??????/></a><span class=1070、又是一年的夏天(正文結束)  我真沒想重生啊蕭容魚??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最懂你的H漫畫平臺,魔女和宅男的最愛,點擊立即進入不一樣的二次元世界??!

    一秒記住【天晴書院=www.tqshuyuan.com】,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正文 1070、又是一年的夏天(正文結束)

    蕭容魚回國了,并且和沈幼楚相視一笑,這就說明兩人已經放下了所有恩怨。

    既然她們都是這種態度,“小魚黨”和“沈黨”兩幫人也只會化干戈為玉帛,至于后面“陳子衿和陳子佩回到各自母親身邊”這件事,那也不是很困難了。

    這肯定需要一個適應的過程,畢竟在陳子衿的眼里,沈幼楚才是媽媽,而陳子佩也只熟悉蕭容魚身上的味道,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沈幼楚和蕭容魚都會互相配合,爭取讓兩個寶寶盡早的習慣。

    看起來似乎是一個皆大歡喜的結局,事實上并非如此,因為陳漢升的苦日子才剛剛開始。

    “放下恩怨”和“原諒壞男人”并不能混為一談,陳漢升那些行為多惡劣啊,這一年多的時間里,沈憨憨和小魚兒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淚,現在怎么可能輕易的接受陳漢升呢。

    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換寶寶”的初衷只是為了小姐妹倆能夠一起成長,現在已經實現了這個目的,至于更過分的奢想,陳漢升心里也有著充分的逼數。

    畢竟“虐妻一時爽,追妻火葬場”,當初白月光和寶藏有多難過,現在挽回就有多難,這個過程也許要一年,也可能是三年,甚至可能五年或者更多······

    不過陳漢升有著充分的耐心,誰讓寶貝閨女都有了,既然這是細水長流的任務,他就打算先解決眼前的事情,比如說“奶茶店侵權的二審官司”。

    蕭容魚是8月5日回國的,她也像之前說過的那樣,主動介入了司法程序,有幾次陳漢升下班后來到金陵御庭園或者金基唐城的別墅,發現沈幼楚和蕭容魚都不在家。

    “又去邊詩詩那邊了嗎?”

    陳漢升問著親媽梁美娟。

    “是啊?!?br/>
    梁太后有些不能理解:“這兩個丫頭也是,明明別墅那么大的地方,還要去別人家里討論問題?!?br/>
    “還把寶寶都帶走了!”

    梁太后又悶悶的加上一句。

    “嘿嘿~”

    陳漢升干笑兩聲:“邊詩詩也是律師嘛,官司也要參考她的意見,我也過去看看吧?!?br/>
    “爸,晚上少看會電視,早點休息?!?br/>
    臨出門前,陳漢升又和老陳打個招呼。

    “知道了?!?br/>
    陳兆軍淡淡的應了一聲,他正在修葺院子里的綠植,神情專注而悠閑,也沒怎么搭理自家兒子。

    等到陳漢升開車離開后,老陳放下手里的剪刀,又喝了兩口泡好的茶水,這才緩緩的說道:“以后小魚兒和小沈去哪里、做什么、帶不帶寶寶,你就不要摻和了,老年人就得有老年人的心態?!?br/>
    “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梁太后很納悶,她看事情不如丈夫通透。

    “也不是不對······”

    老陳從客廳里搬過來兩把椅子,一把自己坐下,一把讓梁太后坐下。

    此時正值夕陽西下,候鳥成群的飛過天空,氤氳的霞光落在這對相濡以沫幾十年的夫妻身上,美的像一幅畫,暖的像一首詩,果真是最美夕陽紅。

    “自從機場那一次接機以后,小魚兒和小沈有沒有在公開場合見過面了?”

    老陳耐心的問著妻子。

    “好像······”

    梁美娟仔細的回憶一下:“好像是沒有了?!?br/>
    “這就對了嘛?!?br/>
    陳兆軍說道:“我估計啊,這也是兩人一種心照不宣的默契,如果像你說的那樣回家討論,到底回哪個家呢?如果是小魚兒來金陵御庭園,以她的脾氣會不會不自在?如果小沈去金基唐城,會不會有一種喧賓奪主的感覺?”

    梁美娟怔了怔,若有所思。

    “所以啊?!?br/>
    陳兆軍總結道:“我覺得私底下見面,梓博家里挺合適的?!?br/>
    老陳很注意細節,他不說“邊詩詩家里”,而是說“王梓博家里”,因為邊詩詩是小魚黨,王梓博可是鐵桿的陳黨啊。

    “原來是這樣?!?br/>
    梁太后終于明白了,隨即她又想起另一個關鍵問題:“照你這么說,接機那天我們一大家子在酒店吃飯的場景,其實也是最后一次了?”

    “怎么?”

    陳兆軍瞟了一眼妻子:“你還指望逢年過節的時候,兩個兒媳婦能夠團聚呀?”

    “嗯!”

    梁太后使勁的點點頭,憨直到有些可愛。

    “你也要考慮考慮她們的脾氣嘛?!?br/>
    陳兆軍嘆了口氣說道:“小魚兒那么驕傲,小沈又是外柔內韌,私底下見面會有很多次,但是公開團聚真的很為難她們了······”

    梁太后一下子很沮喪,她還計劃著2008年春節的時候全家人一起歡聚呢。

    陳兆軍注意到妻子的反應,握住她的手掌,輕輕拍著安慰道:“但是!兩個寶寶來往是沒有限制的,你應該也發現了,前天陳子佩被小魚兒留在金基唐城那邊過夜了,昨天陳子衿也被小沈抱回金陵御庭園了······”

    說到這里老陳頓了頓,用一種既無可奈何,又有些苦中作樂的語氣說道:“你兒子太能折騰了,所以咱們家的家庭關系有些復雜,能有目前這個局面我已經很滿足了,你就當陳子衿和陳子佩分別多了一個媽媽吧,這樣想想是不是就容易接受一點了?!?br/>
    梁太后沉默半晌,最后也是幽幽的說道:“希望這個狗東西以后能夠少折騰點吧?!?br/>
    “這個你不必擔心?!?br/>
    老陳說道:“我觀察他也是有些怕了,以后折騰肯定少不了,但是應該都在事業上了吧?!?br/>
    ······

    所謂知子莫若父,老陳猜的一點沒有錯,除了那件官司以外,陳漢升現在的工作重心都是“果殼三代手機發布會”和“果殼網絡公司香港上市”這兩件公事,根本沒有太多其他的心思。

    尤其來到邊詩詩家里后,他也終于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畫面:

    淡雅溫馨的臥室里,沈幼楚和蕭容魚面對面的坐著,一人手里拿著一份資料,小魚兒脆生生的說著話,沈憨憨安靜的聽著,邊詩詩和胡林語站在旁邊,時不時發表一下意見。

    遠處的床鋪上,陳子衿和陳子佩正在撥弄著玩具,兩個寶寶都穿的很清涼,胖乎乎的小胳膊小腿就裸露在外面,粉嫩嫩的真想咬上一口。

    小姐妹倆相處的很融洽,姐姐現在也不啃妹妹的臉蛋了,妹妹那個軟糯的性格也不會和姐姐搶玩具,兩個寶寶一邊玩耍,一邊“喔,啊,噢”的好像在聊天。

    大人們聽不懂,但是小姐妹倆交流的很愉快。

    “我猜······”

    胡林語分析道:“她們估計在商量著,今晚要舉行一場比賽,看看誰更能熬夜?!?br/>
    “那我就要下注陳子衿了!”

    邊詩詩湊趣的說道:“我可是被她鬧騰過的,真是一整晚都合不上眼?!?br/>
    沈幼楚和蕭容魚都沒有說話,她們只是放下卷宗資料,愛憐的看著兩個女兒。

    這樣的場景很治愈,可惜陳漢升出現后立刻就被打破了,他現在的身份就是比較尷尬。

    當然陳漢升本人是不會在意的,反正只要自己不尷尬,那尷尬的就是別人,他還大大咧咧的和邊詩詩點頭致意:“梓博沒下班嗎?”

    “應該也快回來了?!?br/>
    邊詩詩看了看時間說道。

    “記得讓他多買點菜啊?!?br/>
    陳漢升理直氣壯的說道:“我還沒吃飯呢,再說大家討論了一整天,總不能餓肚子吧?!?br/>
    沈幼楚和蕭容魚都沒有回應,胡林語撇撇嘴也不想搭理,不過邊詩詩是女主人,她是躲不過去的,只能開口說道:“放心吧陳董,少不了您的晚飯?!?br/>
    “這就好,我今天想吃茄子煲,別忘記整一盤啊?!?br/>
    陳漢升還笑嘻嘻的點個菜,這才大步走向兩個寶貝閨女,大聲說道:“有沒有想爸爸啊······”

    “我真是服了!”

    胡林語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有時候不得不佩服陳漢升的心理素質,普通人碰到這種局面,估計都是躲著不敢現身吧,偏偏陳漢升就要強行融入進來,還要努力創造一種溫馨和諧的相處氛圍。

    不過······

    倒也真的挺溫馨的。

    只見陳漢升抱起小姐妹倆,把臉伸到她們中間說道:“來!親爸爸一下!”

    “啵~”

    陳子衿知道這是爸爸,湊過去用小嘴巴親了一下,陳漢升心里甜絲絲的,也“mua”的親了一下大女兒,逗得活潑的小小魚兒咯咯直笑。

    陳子佩也知道這是爸爸,但是她注意力還在玩具身上,仍然低頭揪著玩具娃娃。

    “我家的憨寶寶~”

    陳漢升笑著啃了一口陳子佩的臉蛋,這時她好像才反應過來,嘟著小嘴看向爸爸,好像在奇怪他為什么要咬自己。

    接下來,在外面呼風喚雨的“果殼陳”,任由兩個閨女扯耳朵、吐口水、還要無怨無悔的換著尿不濕,誰都能看得出來,陳漢升真的很愛她們呀。

    每到這個時候,沈幼楚和蕭容魚的眼神就特別的溫柔。

    ······

    6點半左右的時候,王梓博下班回來了,手里果然拎著一些冷菜熱菜,他是個好男人,基本上有時間就會做飯,舍不得累到邊詩詩。

    不過今天陳漢升過來了,邊詩詩把王梓博推出廚房,笑著說道:“你還是陪陪陳董吧,不然他回港城以后,指不定要在王叔和陸姨面前亂嚼舌頭,把我描述成一個好吃懶做的女人了?!?br/>
    王梓博這才取下圍裙走出來,其實他比陳漢升還要壯實,穿著圍裙顯得圓墩墩的有些滑稽,所以陳漢升揶揄道:“你就和狗熊似的?!?br/>
    “嘿嘿~”

    王梓博也不惱火,坐到陳漢升身邊,問著“果3”發布的具體日子。

    沒過一會陣陣飯香飄了出來,讓人不禁胃口大開;電視里播放《新聞聯播》,主持人好像那么多年都沒什么變化;客廳里兩個多年死黨在閑聊,熱鬧而放松······

    如果用一句話來形容,那就是家人閑坐,燈火可親。

    臥室里子衿和陳子佩玩累以后都睡著了,胡林語也在廚房里幫忙,蕭容魚和沈幼楚原來正商量著官司,不知道什么時候都停下來了,只是默默注視著陳子衿和陳子佩。

    兩個寶寶是那么的可愛,也是那么的親昵,頭靠著頭,肩挨著肩,仿佛在傳遞著一個無法更改的事實——哪怕她們一個在南極,一個在北極,也是有著血緣關系的姐妹。

    “睡著的時候,還是能看出一些像的地方?!?br/>
    蕭容魚突然說話了。

    “嗯~”

    沈幼楚微微頷首,陳子衿和陳子佩五官都是隨著媽媽的,但是把她們擺在一起,總又有些莫名其妙的相似。

    “我這兩天經常有這樣一個錯覺?!?br/>
    蕭容魚幽幽的說道:“回國以后好像突然不生他的氣了,盡管還不想搭理他?!?br/>
    這個“他”,自然就是指陳漢升了。

    “其實······”

    沈幼楚不會撒謊,既然對方吐露了心境,她也是慢吞吞的說道:“其實我見到陳子佩的時候,就有這種感覺了?!?br/>
    聊到了這個話題,臥室里又逐漸沒了聲音,只有兩個寶寶睡熟時的呼吸聲。

    半晌后,蕭容魚抬起頭:“你以后會原諒他嗎?”

    “······我不清楚?!?br/>
    沈幼楚有些迷惘:“大三的時候,他讓我答應一個條件,不管他以后做了什么事,我都要原諒他······”

    “你答應了?”

    蕭容魚問道,原來那個時候小陳就知道有些事不可避免,所以早早就開始布置了。

    “答應了~”

    沈幼楚垂著脖頸,磕了磕圓潤的下巴。

    “你······”

    蕭容魚剛想說“你怎么這么傻呀”,如果換成了自己,肯定會提前說明某些原則問題是不能被原諒的。

    可是又轉念一想,其實兩人差不多都一樣傻,只不過沈幼楚是直接被誆騙,陳漢升對待自己時就換了一個招數。

    深夜堆雪人、為了放煙花被保安室抓起來、能夠記一輩子的二十歲生日宴會、還有生活中所有點點滴滴的快樂······

    蕭容魚突然發現,其實這些就相當于陳漢升的“存款”啊,不論自己多么的生氣,只要想起這些往事,突然就恨不起來了。

    “哎~”

    蕭容魚不想再深究了,反正有女萬事足,尤其還有兩個閨女。

    “寶寶既然睡著了,那就不要折騰了?!?br/>
    蕭容魚跳過那個話題,和沈幼楚商量著說道:“今晚陳子佩就留在金基唐城吧,我想她了?!?br/>
    “喔?”

    沈幼楚差點沒跟上蕭容魚的思維,她愣了一下,然后柔柔的反駁道:“她前天才跟著你睡覺的~”

    “那我也想她了嘛?!?br/>
    蕭容魚撫摸著兩個寶寶的臉蛋,心情瞬間好了起來:“今晚兩個寶寶都歸我吧,下次再讓她們跟你?!?br/>
    “那,那······”

    沈幼楚想說些什么,可是外面傳來邊詩詩叫喚的聲音:“小魚兒,幼楚,吃飯嘍!”

    “那好吧?!?br/>
    沈幼楚只能答應下來,不喜歡爭論的沈憨憨,在這種時候總是有些“吃虧”,但是她也會盡力爭取,爭取讓兩個女兒都跟著自己回去。

    這種橋段以后大概會經常發生,哪怕陳子衿和陳子佩逐漸的長大。

    ······

    在王梓博家里吃完飯的第二天,陳漢升知道了二審官司即將開庭,他也不再啰嗦,直接找到了建鄴市中級人民法院的相關領導,表示自己投資了“遇見奶茶店”。

    現在這家奶茶店是果殼電子的合作伙伴,所以不希望看到再有不法分子惡意侵占自己的合法權益了。

    中國的確是“官本位”的國家,正常來說應該是“官>商”,不過如果是陳漢升這種在區域內、行業內乃至全國都有影響力的企業家,那就不一樣了。

    所以,盡管領導們心里在有些嘀咕,果殼電子明明是靠著mp4和手機起家的,投資一家奶茶店做什么?為了果殼的員工可以免費喝奶茶嗎?

    盡管那家盜版的“遇見你奶茶店”背后有些錯綜復雜的關系,最后領導們還是答應了陳漢升的訴求。

    陳漢升的訴求暴力而簡單,對方先道歉、再賠錢、最后坐牢,如果建鄴的司法系統不能滿足的話,他放話就要去首都的司法部伸冤了。

    這點破事如果鬧到那種層次,基本上碰過這個案子的經手人員都要遭殃,所以為了顧全大局,只能把那個牛逼哄哄的老板送去吃皇糧了。

    在這個過程中,有人各種托關系都求到了聶小雨那邊了,聲稱愿意付出一切代價,只為了獲得一個和陳董談話的機會。

    小秘書一聽很高興:“你能幫我找到eva初代機的等身手辦嗎,找到的話,我就安排一個你和老板吃飯的機會?!?br/>
    emmm······

    對方走的時候,腦袋還是懵逼的,送禮送了一輩子,哪有人不要錢不要房不要金,居然要什么eva的初代機,那玩意能吃嗎?

    當然了,這一切都是在背后悄然發生的,表面上所有程序都很正常,在二審官司開庭之前,沈幼楚和蕭容魚幾乎每天都要碰面。

    ······

    解決了這件事以后,陳漢升注意力就全部放在8月18日的手機發布會上面了。

    這次發布會的規模遠超前兩次,一是果殼電子現在的影響力越來越,還有各種媒體的宣傳。

    二是因為那首《青花瓷》,現在沒有太多的音樂播放平臺,千千靜音已經被果殼云收購了,酷狗音樂和酷我音樂也沒有什么聽眾,所以目前最有公信力的音樂榜單只有兩個,一個是果殼云自制的“原創音樂排行榜”,一個是光線傳媒的“音樂風云榜”。

    自從《青花瓷》上線以后,幾乎都是雄踞這兩個榜單的第一名,可見有多火熱。

    這首歌就是果殼三代手機宣傳vlog的背景音樂,所以聽到《青花瓷》,立刻就能聯想到“果3”的青花款手機,這是非常成功的一次雙贏捆綁。

    最后一點原因,果殼手機的發布會一直都是有說道的,網上都流傳著這樣一句話:你可以不買果殼手機,但是發布會一定不要錯過。

    因為陳董實在是個很有性格的boss,他把產品發布會當成了相聲舞臺,手撕三星、調侃友商、也喜歡和粉絲互動,還有一個愛國的人設······

    雖然現在很多企業家都學習了陳漢升,同樣是老板親自上陣召開產品發布會,但是除了小米的鄭觀媞以外,其他人效果都很一般。

    簡單來說,就是沒那種味!

    媞哥有效果,因為她本身就是美女老板,屬于自帶話題的那種。

    ······

    很快就到了8月18日,依然是“老地方”金陵國際展覽中心,發布會是上午9點才開始,不過7點沒到,展覽中心外面已經是人山人海了。

    有布置會場的果殼電子員工,有陸續到來的媒體記者,還有那些瘋狂的粉絲,粉絲可以分成三部分,一部分是殼粉,一部分是周杰倫的歌迷,還有一部分既是“殼粉”又是“歌迷”,而且雙料粉絲的人數還是挺多的。

    8點左右陳漢升到達會場,適應展廳的投影儀和音響,他的出現受到了所有人的歡迎,到處都是興奮的呼喊聲。

    記者們都在感慨,“果殼陳”的國民認可度真是太高了,他大概是身家幾十億巨富中最接地氣的那個人了,這樣當然是有百利而無一害了,“果3”預售的30萬臺手機早早被搶購一空,這就是市場認可的證明。

    當然陳漢升也沒有讓大家失望,8點一刻的時候,展廳的大門突然打開了。

    “檢票了哦,大家拿好自己的門票,依次排隊······”

    穿著紅色短袖襯衫,印著果殼logo的員工拿著喇叭到處提醒。

    “小姐姐,不是8點半才開始檢票的嗎?”

    立刻有粉絲疑惑的問道。

    “對,按照計劃是8點半檢票?!?br/>
    果殼員工笑吟吟的說道:“不過陳董看到外面太陽有些曬,所以檢查了話筒以后,立刻就讓我們喊大家進來吹空調了?!?br/>
    “原來是這樣啊······”

    其實也就是提前了15分鐘而已,但是粉絲們都有一種被尊重的自豪感,陳董那么忙,但是他仍然能夠注意到這些細節,說明心里是有我們的。

    記者也是看在眼里,果殼對于媒體朋友向來非常大方,所以正好可以把這件小事寫進報道,趁機幫著陳董說點好話。

    展廳里共有1200個座位,最前面幾排椅子都是留給政界領導和商界友人的,在也是約定俗成的規矩,從8點40  開始,那些在電視上才能看到的人物依次出現。

    小米董事長鄭觀媞進入展廳的時候,也是引起了一陣轟動。

    鄭閨蜜的穿著很商務,一套裁剪合適的修身白色小西裝和長褲,微微燙過的棕色長發披在肩膀上,看起來有些慵懶,但是長長睫毛下時而深邃,時而銳利的眼神,似乎是“霸道女總裁”從小說里走了出來。

    不巧的是,鄭觀媞好像和孔靜撞衫了,孔御姐也是一身白的搭配,唯一不同的是,孔靜下半身穿著過膝短裙,小腿上裹著肉色的絲襪,緊緊繃繃的勾勒出一條圓潤光滑的曲線。

    鄭觀媞大概也察覺到了,不過她和孔靜很熟悉,笑著坐到孔御姐的身邊,兩人輕松的交談著。

    9點的時候發布會正式開始,陳漢升在無數燈光和目光的聚集下,對著ppt侃侃而談。

    首先還是介紹果殼三代手機的各種性能,其實坐在展廳里的觀眾粉絲,基本上都對“果3”的配置倒背如流,國產手機的性價比之王嘛,而且還是無可爭議的那種。

    大家最感興趣的內容有兩點:一是手機的價格,二是“并蒂蓮花”這個主題的意義。

    陳漢升也知道大家的心思,所以每當涉及這兩個敏感話題時,他就故意跳過不談,讓聽眾們抓耳撓腮又沒有其他辦法。

    鄭觀媞抿嘴笑著,這個人真是夠壞的,不過話又說回來,自己在建鄴這邊將近六年了,最快樂的回憶就是和這個渣男閨蜜一起吃路邊攤。

    鄭閨蜜沒有被陳漢升吊起胃口,不過粉絲們逐漸忍不了了,就在他們準備舉手強行提問的時候,陳漢升突然看了一下時間:“沒注意都10點了啊,我要喝口水休息一下,把舞臺交給別人20分鐘?!?br/>
    “啥?”

    “時間這么寶貴還要中場休息?”

    “發布會上誰還能代替陳董???”

    ······

    粉絲們不滿的喊著,可是陳漢升依然“固執”的離開了,大家只能氣餒的互相抱怨,甚至準備發個qq空間吐槽一下。

    “陳董是不是飄了呀,直接把我們甩下了,再這樣下去的話,我就······”

    粉絲這句話還沒編輯好發出去,耳邊突然傳來兩句歌聲:

    “素胚勾勒出青花筆鋒濃轉淡,瓶身描繪的牡丹一如你初妝······”

    與此同時,舞臺上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

    “臥槽,周杰倫!”

    “周杰倫居然都被請來了!媽的!果殼盡搞一些騷東西,還悄摸的不告訴我們!”

    “這張門票是我加價300塊錢收來的,沒想到還能聽到周杰倫的真人演唱會,其實老子是賺了??!”

    ······

    剛才還在發牢騷的粉絲們,心情瞬間愉快起來,周杰倫唱了兩首歌,一首《青花瓷》,一首《晴天》,手機發布會的氛圍似乎達到了高潮。

    “陳董永遠的神,我愿意當他一輩子的舔狗!”

    粉絲刪掉了剛才的內容,換成這句話當成日志發了出去,順便附上一張周杰倫唱歌時的照片,可以想象一定會收獲很多朋友的羨慕。

    當陳漢升再次出現的時候,下面的觀眾還是余韻未消,好不容易按捺下情緒準備繼續聽“陳氏相聲”,陳漢升居然又添了一把火,他直接公布了果殼三代機的價格。

    3388元!

    當ppt巨幕上出現這個數字以后,粉絲們幸福得快要暈過去了,這可是260萬像素的攝像頭、自動對焦、氙氣補光燈、超大內存容量,記憶棒擴展、同時支持wma、rm、mp4等格式、超薄大屏機身、雙卡雙待的手機??!

    怎么才3388?

    是不是做ppt  的下屬不小心,把“5”寫成了“3”?

    不說是3588,哪怕是5388,那也比諾基亞和摩托羅拉便宜呀,這何止是性價比之王,簡直就是王中王!

    “不用懷疑,就是3388?!?br/>
    直到陳漢升親口確認了這個消息,會場里又是一陣陣頂掉屋頂的歡呼聲,陳漢升笑瞇瞇的看著,有些粉絲連續受到兩次刺激,臉蛋都漲得通紅。

    “再給你吃個大瓜······”

    陳漢升笑瞇瞇的想著。

    等到展廳里氣氛稍微平復的時候,陳漢升握著話筒咳嗽一聲,眼神掃遍全場,這才不緊不慢的說道:“關于三代手機‘并蒂蓮花’的主題,其實代表著我的兩個女兒?!?br/>
    觀眾們開始還沉浸在剛才亢奮的情緒里,心說原來“并蒂蓮花”是這個意思啊,后來慢慢的一咀嚼,人當場就傻掉了。

    “我是不是聽錯了?”

    “陳董有孩子了?”

    “還是兩個?”

    “尼瑪,我是不是沒睡醒啊,剛才是周杰倫,現在果殼陳又冒出了兩個女兒······”

    剛才還人聲鼎沸的展廳里,無緣無故的就沉寂下來了,只有記者們在“咔擦,咔擦”的拍著照片,陳漢升知道這需要一個消化的時間,所以他也不著急的等著。

    鄭閨蜜雖然知道陳漢升并不打算瞞著這件事,但是也沒想到渣男會大大方方的公布真相。

    看了看身邊的孔靜,她似乎并不驚訝,說不定也是早就知道了。

    “這是一個大新聞,再有輿論的推波助瀾,果殼的三代手機的單月銷量,說不定真能打破諾基亞和摩托羅拉在國內的統治?!?br/>
    鄭觀媞和孔靜低聲說道。

    “這是必然的呀,陳董說遲早有這么一天的,我們都很相信他?!?br/>
    孔靜回答的很堅定。

    鄭觀媞點點頭,她有些羨慕下屬與老板之間的這種信任,不過想想也正常,孔靜畢竟是跟著陳漢升打天下的元老之一。

    “如果影響力持續到11月,等到果殼網絡在香港上市的時候,開盤價應該都會提高一點?!?br/>
    鄭觀媞開個玩笑:“以靜姐在果殼的股份,年底胡潤再排那些榜單,你的名字就要赫然在列了?!?br/>
    “其實······”

    孔靜淺淺一笑,笑容里蘊藏著她這個年紀的風情和成熟:“這段時間,我愈發覺得名利是人生中的一大困擾?!?br/>
    “你作為果殼電子的董事,這些困擾是避免不了······”

    聰明的鄭閨蜜剛說了一半,她突然意識到了什么:“靜姐要離開果殼?”

    “有這個想法了?!?br/>
    孔靜沒有否認。

    鄭觀媞頓時怔住了,孔靜是個成熟的企業管理者,她既然這樣說了,聽起來好像是沒有做好準備,其實已經是打定主意要離開了。

    “那······”

    鄭觀媞有些為陳漢升擔心,不過她剛要開口的時候,展廳里那些終于反應的觀眾們,驟然喧嘩起來,對陳漢升有女兒這件事議論紛紛。

    鄭觀媞也沒有強行追問,她只是皺眉看著前方,聽著陳漢升回答粉絲們的八卦。

    這是必須要回答的,如果不能滿足一下觀眾們的好奇心,陳漢升估計都不能離開展廳。

    “陳董!”

    率先站起來的是一位記者,他也問出了大家都想知道的問題:“孩子的母親是誰?”

    “這個保密?!?br/>
    陳漢升回答的也是毫不拖泥帶水,而且沒有商量的可能性。

    “咦~”

    觀眾們發出一陣噓聲,不過除了這個問題以外,還有其他東西都可以挖掘。

    “陳董?!?br/>
    又有一個小個子女生獲得機會,她站起來就急匆匆的問道:“并蒂蓮花的意思,您的兩個女兒是雙胞胎嗎?”

    “是的?!?br/>
    陳漢升承認了,他不能說兩個小姐妹相差11天,那樣就暴露了她們母親不是同一個人。

    “寶寶現在多大了?”

    這是粉絲的第三個問題。

    “十一個月左右?!?br/>
    陳漢升說話時想起了小小魚兒和小小憨包,臉上不自覺的溫柔起來,他的表情投影在大屏幕上面,大家都能感受得到那種寵溺的感覺。

    “有了小棉襖以后,就連囂張跋扈的陳董都變得慈眉善目了?!?br/>
    這是大家共同的想法。

    “陳董~”

    第四個粉絲站起來,笑著問道:“看得出您很疼女兒,其實我們也很想見見寶寶呀,以后會有機會嗎?”

    “會的!”

    陳漢升肯定的說道:“我只要有時間,每天都會接送她們上學放學,不想錯過她們任何成長經歷,新聞上應該能夠看到照片?!?br/>
    “啪啪啪······”

    不知道誰起個頭,下面的觀眾突然都鼓起掌來,這是為了父愛。

    “陳董一看就是個女兒奴?!?br/>
    有觀眾笑著說道:“以后有人欺負您女兒了,您會怎么處理?”

    “我會用ak掃過去?!?br/>
    陳漢升半真半假的回道。

    “太暴力了!別忘記您都當爸爸了!”

    立刻有觀眾抗議一下。

    “那我可以換成粉色的ak?!?br/>
    陳漢升挑挑眉毛說道。

    “哈哈哈······”

    展廳里頓時哄堂大笑,“果殼陳有孩子”這個消息乍聽起來真是駭人聽聞,但是冷靜的想一想,這就是理所應當的呀。

    陳漢升是企業家,又不是明星,所以根本無所顧忌,他主動公開這件事,只是希望大家以后看到兩個孩子,不要大驚小怪。

    ······

    隨著三代手機主題的揭曉,這場手機發布會也逐漸的落下尾聲,所有參會者都是收獲巨多,回去可以和朋友吹噓一整天了。

    “靜姐怎么過來的?”

    這個時候,鄭觀媞才重新和孔靜說話。

    “搭著公司的車?!?br/>
    孔靜指了指停車場。

    “我準備回江陵?!?br/>
    鄭觀媞問道:“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可以呀?!?br/>
    孔靜沒有推辭。

    現在正是散場的時候,所以外面有些擁擠,等到鄭觀媞的專車拐上環城高速以后,車廂里瞬間安靜下來。

    女司機專注的握著方向盤,好像聽不到后排的任何對話。

    “靜姐離開果殼以后,打算去哪里發展呢?”

    這種時候就沒必要試探了,所以鄭觀媞語氣誠懇的詢問。

    “去建鄴一所大學教書?!?br/>
    孔靜也沒有隱瞞,她和鄭觀媞也不是認識第一天了,很信任這位隔壁女總裁的素質和品德。

    “原來是大學教書······”

    鄭觀媞略微松一口氣,她還在擔心孔靜去果殼競爭對手的公司。

    “是啊?!?br/>
    孔靜看著窗外,憧憬的說道:“我一直都很喜歡象牙塔的環境,以前從深通快遞辭職的時候,還想著去大學里當個顛勺的廚娘呢?!?br/>
    鄭觀媞轉頭打量著孔靜,這真是一個勇敢的女人,她不僅敢于追求自己的理想,也敢于放棄世俗中的名利,大概過三十歲的女人就應該有這樣的沉淀,把美麗煉成自信,把年齡化為寬容,把時間凝成內斂,把經歷寫成一本書······

    “靜姐教書的水平肯定很高了?!?br/>
    鄭觀媞真心夸贊道:“有機會我也會去聽課的?!?br/>
    “我哪有資格教你啊?!?br/>
    孔靜笑著說道:“但是你過來了,我一定泡好熱茶候著?!?br/>
    “好呀~”

    鄭閨蜜彎著眼睛,開心的答應下來。

    快到果殼電子廠門口的時候,鄭觀媞才想起來問道:“靜姐,你要離開的事情,陳漢升知道嗎?”

    “他應該是知道的?!?br/>
    孔靜想了想說道:“畢竟陳董的人脈在建鄴很深,但是他從沒找我談過?!?br/>
    “那他的態度已經很明顯了,不會阻止你離開?!?br/>
    鄭觀媞心里想著,不過這樣也好,大家似乎都得到想要的東西。

    “渣男公開了兩個孩子,孔靜去了夢寐以求的大學校園,我呢······”

    鄭觀媞看著孔靜下車后的背影,自己多收獲了一個朋友。

    ······

    18號的發布會結束以后,“果殼陳有雙胞胎女兒”的消息也傳了出來,不出意外引起了很大轟動,但是對手機銷量沒有一點負面影響。

    說到底,陳漢升本質上就是一名商業大佬,他的私生活不值得太過關注,這種配置的手機才3388元,傻子才不買!

    現在正是準大學生即將開學的日子,在各種因素的綜合下,果殼第一次以微弱優勢超過了諾基亞和摩托羅拉,成為國內市場的新王者。

    11月份,果殼電子在香港成功上市,初始發售了5億股,開盤就達到了32元/股,這已經超過了騰訊在港股的單價了,下午的定盤價是42.3元/股,根據陳漢升擁有的股權來看,他身家估值已經超過百億了。

    只不過今年是房地產大年,據說有個房地產女老板身家已經超過千億了,所以有些經濟專家惋惜的評論,果殼這次只是把網絡子公司送進港股,如果陳董愿意把實體電子廠也運作上市的話,富豪榜的名次大概要更高。

    “你們他媽的懂個屁!”

    陳漢升看到這類報道后,心里嗤笑一聲,老子的錢一分一厘都是自己的,可是哪個房地產老板敢這樣拍胸脯的裝逼?

    ······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又是一年的夏天。

    在中央商場的大廈里,一個二十出頭的大學女生,牽著兩個走路都有些不太穩的小娃娃,從各個店鋪柜臺門口悠哉的路過。

    她們三個人穿的衣服很相似,都是短袖白襯衫加灰色小馬褲,再配著一雙運動鞋,雖然是親子裝,但是沒有人會認為這是母女三人。

    因為女生的白襯衫背后明明白白寫著四個大字:我是姑姑。

    左邊孩子背后也寫著四個字:我是姐姐;

    右邊那個孩子的背后,自然是“我是妹妹”了。

    這就好像雙胞胎出去玩耍,擔心別人會認錯了一樣,可是這對小姐妹明明很好辨認呀。

    姐姐是個開朗活潑的性子,雖然說話還不是很利索,但是她總喜歡纏著姑姑交流,笑起來的時候,臉頰兩側會出現很明顯的小梨渦;

    妹妹就要文靜很多,小胖手緊緊牽著姑姑的手指,好像是有些怕生,不過她有一雙烏漆漆的桃花眼,盡管看上去有些憨憨的。

    再后面還跟著一對五十多歲的夫婦,他們手里各推著一輛嬰兒車,眼神一直放在小姐倆身上,應該是寶寶的爺爺和奶奶。

    這不用說,肯定是陳兆軍、梁美娟、陳嵐、陳子衿和陳子佩五口人了,老陳兩口子是享受著天倫之樂,陳嵐則是兌現著以前的諾言——帶著兩個小侄女到處逛街。

    陳子衿和陳子佩還不到兩周歲,雖然能走路但是也容易累,所以現在還離不開嬰兒車。

    “姑姑~”

    經過一樓肯德基的時候,陳子衿突然停下了腳步,仰頭看著陳嵐。

    “又想吃圣代?”

    陳嵐馬上明白了,陳子衿繼承了小魚兒嫂子的容貌,沒想到連口味都繼承下來了,超級喜歡吃甜食。

    “想次~”

    陳子衿還是小奶音,“吃”和“次”混淆不清。

    “我也想吃,就怕你爺爺奶奶不同意?!?br/>
    陳嵐咽了咽口水,又低頭問著陳子佩:“妹妹呢,想不想吃甜食?”

    陳子佩的反應有些慢,她睜著圓乎乎的小桃花眼,看了一會姑姑和姐姐,才小小聲的說道:“想~”

    “既然大家都是吃貨,那姑姑就想個辦法,可是如果被罵了,那你們也不能讓姑姑一個人擔責任······”

    陳嵐正在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語,突然“咚”的一下,自己后腦勺被敲了一下,同時還有個聲音說道:“貓貓祟祟的阿嵐,又尋思什么壞主意呢?”

    陳嵐本來捂著腦袋很生氣,可是聽到聲音后,她一臉驚喜的轉過身:“璇嫂子,你怎么回來了······我懂了,你們也放暑假了!”

    來人正是羅璇,她比起去年的這個時候,頭發長了很多,眼神也更加平和了,不過皮膚還是那樣的白皙。

    “璇嫂子在香港讀的是心理學,看來真是有用呀?!?br/>
    陳嵐暗暗的想著,她看起來都沒有那種冷冷的偏執感了。

    “子衿子佩,這是······額······這是······”

    不過介紹的時候,陳嵐突然卡殼了,因為她不知道怎么介紹羅璇,最后才吭哧吭哧的說道:“這是你們的璇阿姨?!?br/>
    “璇阿姨~”

    陳子衿禮貌的叫道,陳子佩呆呆的看著羅璇,有些不好意思叫出口。

    羅璇似乎并不在意這些稱呼,她輕輕的蹲下身子,端詳了陳子衿和陳子佩許久,說出一句讓陳嵐膽戰心驚的話。

    “小丫頭,你們知道嗎?阿姨可喜歡你們的爸爸了?!?br/>
    ······

    (正文完。)

    百度直接搜索: "天晴書院" 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www.tqshuyuan.com = 天晴書院)

免費看片APP    美女直播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福利大放送

chinesevideo国产在线_国产网红黑料吃瓜网站_亚洲一卡2卡3卡4卡5卡乱码_yellow字幕中文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