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an class=1、婚禮和婚戒  我真沒想重生啊蕭容魚??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最懂你的H漫畫平臺,魔女和宅男的最愛,點擊立即進入不一樣的二次元世界??!

    一秒記住【天晴書院=www.tqshuyuan.com】,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正文 1、婚禮和婚戒

    2008年10月1日,港城東方大酒店。

    初秋的港城不比建鄴,空氣中已經有了絲絲涼意,早晚都要穿著一件長袖御寒,不過酒店很熱鬧,因為很多宴席都放在這個難得的長假里。

    東方大酒店只是三星檔次,港城目前為止還沒有五星級的酒店,不過對于這個小地方來說,三星也足夠了,基本可以滿足企業會議、政府培訓、老百姓紅白喜事等日常需求。

    東方大酒店的經理叫賈云水,一個40多歲、精干又略顯油滑的中年人,他今天從上午忙到晚上,然后又熱情的站在門口迎來送往。

    “吳總,咱們可是有些日子沒見了,今天是過來出份子嗎?”

    “廖科長,恭喜你家老二結婚啊,聽說這個兒媳婦還是建鄴師范的高材生,現在新海中學當化學老師了,我家姑娘化學一直就是弱項?!?br/>
    “張姐,今天你可是大壽星,我以前就說過,你就是多子多福的面相,瞧瞧子女多孝順啊?!?br/>
    ······

    隨著時間的推移,酒店的客人也越來越少了,火燒云染著天邊的晚霞,熱烈中又帶著一絲無法言明的悲涼,賈云水揉了揉已經有些僵硬的臉頰,心想在小城市賺點錢可真是不容易,到處都是人情往來。

    “那個,你等等······”

    這時,賈云水看到幾個服務員經過,立刻換上一副嚴肅的面孔,把她們喊過來問道:“1號宴會廳的衛生打掃干凈沒有?”

    “已經打掃好了?!?br/>
    一個服務員回答道。

    “只是打掃好了?”

    賈云水似乎不太滿意,又繼續問道:“有沒有再檢查一遍,我的要求是確保每張桌面上都不能有一丁點油漬,每個話筒音響能夠即開即用,還有那些裝飾用的氣球,全部都要擺放好······”

    賈云水啰嗦了很多,最后強調道:“再重申一次,明天有位身份很尊貴的客人到場,我們一定拿出最積極的態度!”

    “得有多尊貴啊······”

    一個和賈云水沾親帶故的小服務員很好奇,忍不住問道:“叔,上次的市政府會議,港城市長都過來了,你都沒有這么緊張?!?br/>
    “嘿嘿~,你懂什么?!?br/>
    賈云水笑了笑,自己又不是公務員,對市領導只要尊重就行了,不過,如果給明天那位尊貴的客人留下好印象,說不定就是自己事業轉折的契機。

    想到這里,他干脆也顧不上吃晚飯,專門前往一號宴會廳進行檢查,在經過門口的時候,他又抬眼看了一下高高掛起的橫幅:

    恭喜王梓博先生和邊詩詩小姐喜結良緣,祝白頭到老,永結同心!

    橫幅旁邊還有一張新郎和新娘的復古婚紗照,新娘子化著彩妝,穿著紅色的鳳披衣冠,笑容甜美而幸福;

    至于新郎官,他臉上也是發自內心的歡喜,不過似乎是太緊張了,屁股都沒有擺正,不自覺的向外扭出一個弧度。

    賈云水在百度搜尋過“王梓博”和“邊詩詩”的名字,“邊詩詩”倒是有很多介紹,就職于建鄴一家很有名的律所,“王梓博”壓根沒聽過。

    不過這些也不重要,賈云水也沒想拍這對新婚小夫妻的馬屁,他的目標另有其人。

    因為上個月月初,自己突然接到一個電話:

    “東方大酒店的負責人嗎?我是陳漢升,我要預訂一個宴會廳,就安排在國慶假期里······”

    聽筒里,一個男人的聲音年輕而直接,而且說著港城的方言。

    “國慶假期?”

    賈云水聽了,下意識的說道:“不好意思,我們的宴會廳已經被預定滿了······”

    賈云水覺得“陳漢升”這個名字很耳熟,只是倉促間想不起來,或者說壓根沒有往那處想。

    “不怕,我相信你們能夠協調好的?!?br/>
    對面的那個人笑著打斷。

    “這個口氣,好像領導似的······”

    賈云水皺了皺眉頭,不過他是開酒店的,來來往往接觸很多三教九流,所以耐性還算可以,縱然心頭不太舒服,也只是沉聲說道:“協調是沒問題,價格大概不便宜的······”

    “小事!”

    對方仿佛根本沒把“價格”放在心上,只是叮囑道:“不過各方面一定要用心,這也是我親自打電話的目的,后面還會有專人跟蹤的?!?br/>
    說完以后,這個人居然直接掛掉了電話,賈云水聽著“嘟嘟嘟”的盲音,他都沒反應過來。

    后面還有專人跟蹤?

    不僅口氣大,架子也挺大??!

    “他是身家上億的老板嗎?”

    賈云水搖搖頭,以為自己是遇到愛吹牛的醉漢了,不過正準備收起手機的時候,他突然愣了一下。

    賈云水手機是果殼三代的“青花款”,果殼電子去年8月底發布的樣式,可以說是至今為止銷量最多、品控最好、口碑最硬,性價比最高的國產手機了。

    等等!

    陳漢升?

    “想起來了······”

    賈云水突然抖了一下,難道打電話的“陳漢升”,就是那個建鄴的“果殼陳”?

    “應該只是重名吧······”

    賈云水仍然覺得不可能,如果真是陳漢升,那就有點像國際玩笑了。

    這人是果殼電子的創始人和董事長,在2007年的胡潤財富榜上,陳漢升以180億資產估值進入前十的榜單,還是推動國內電子制造行業進步的大佬,在江浙滬長三角一帶擁有極大影響力,江湖人送綽號“果殼陳”。

    “如果陳董這類人要辦什么宴會,應該在建鄴或者滬城某個大酒店吧······”

    賈云水正默默嘀咕的時候,公司財務突然走了過來:“賈總,剛才收到一筆轉賬,20萬?!?br/>
    “什么?”

    賈云水愣了一下,趕緊問道:“轉賬的公司叫什么呢?”

    “落款是果殼電子集團總經理辦公室,我還正想問呢,咱們什么時候和果殼有業務聯系了······”

    財務也很疑惑,再看到賈云水臉色已經發白了。

    “操!居然是真的!真是活著的果殼陳?”

    賈云水震驚之余,商人的思維讓他瞬間明白,這可是和巨無霸果殼電子牽線搭橋的好機會。

    在財務“看傻子”一樣的眼神里,老板賈云水在走廊上突然興奮的又蹦又跳,好不容易平息下來以后,掏出手機回撥剛才那個電話。

    “喂,陳董嘛,那個,我是東方的小賈呀······”

    ······

    故事就是這樣的,賈云水和“果殼陳”有了聯系,而且他很小心,生怕有人搶走了這個珍貴的資源,所以一直藏著捂著,誰也沒有告訴。

    賈云水很清楚,自己都40多了,正常來說這輩子都應該在港城的,其實這樣也不錯了,港城節奏慢,景色也算湊合,生活很是舒適。

    可是!

    如果有機會,誰不想在建鄴這種省會城市闖蕩一下呢,以前是沒有平臺可以借助,現在機會就在眼前啊。

    賈云水是這樣打算的,先把陳董交代的事情圓滿辦好,等到婚宴結束以后,再把20萬原封不動的打還回去。

    20萬算個球啊,陳董隨便介紹一點資源,自己就能在建鄴立足了。

    賈云水可是知道的,以前港城有個綽號叫“長矛”的小混混,現在建鄴1916酒吧街開了全市最大的酒吧,據說他依靠的就是“果殼陳”,這在港城的混混圈都不是秘密了。

    “我就算再沒水平,還能比一個小混混差?”

    所以,賈云水也算是不爭饅頭爭口氣,發狠要把這次婚宴辦好。

    不過,就在賈云水反復檢查一號宴會廳的時候,新郎官王梓博的港城家中,又是另一番樣子。

    ······

    王梓博家里的老房子靠近路口,夜晚有裝著水泥的大車路過時,感覺床頭都在晃動,房租墻表被雨水長久侵蝕過了,看起來有些破舊。

    不過現在由于辦喜事的原因,外墻又被粉刷了一遍,上銹的鐵門也換成了防盜門,上面還貼著亮眼的“喜”字。

    門口也“不合時宜”的停著許多豪車,比如保時捷、路虎、奔馳、寶馬等高級品牌。

    小院里面雖然面積不大,但是到處都透著喜慶,尤其是最大的那一間臥室,衣櫥、床頭柜、玻璃窗都是張燈結彩的,這明顯就是婚房了,新郎王梓博、新娘邊詩詩,還有很多人都在這間臥室里熱鬧的聊著天。

    王梓博和邊詩詩話不多,反而是三個中年婦女一直在討論婚禮的準備工作。

    一個是王梓博的母親陸玉珍,不過她兩鬢都有了白發,說明以前的生活比較辛苦,現在兒子結婚,終于算是苦盡甘來了。

    一個是邊詩詩母親,她性格很爽快,普通話夾雜著湘南的方言,是個很招人喜歡的丈母娘。

    最后那個中年婦女也是五十出頭的樣子,眼角有些皺紋,不過頭發是烏黑一片,臉色也是健康的紅潤,她的穿著很樸素,唯一亮點就是手腕上的玉鐲了,冰晶糯種的上好材料,還飄著一些點綴的雪花。

    如果有識貨的行家,應該明白這個玉鐲在港城換套別墅大概是沒問題的。

    同時,她還是個熱心腸的人,對待婚禮好像比新郎新娘的母親還要用心。

    “梓博啊······”

    她又扭頭說道:“明天你要早點去接詩詩啊,你們很多事情要準備的?!?br/>
    “梁姨,我知道了?!?br/>
    王梓博認真的點頭,表示自己記住了。

    “嗯~”

    中年婦女微微頷首,要是自家兒子也像王梓博這樣聽話就好了。

    不用說了,這個中年婦女就是梁美娟,陳兆軍的老婆,老陳家的實際掌權人,世界上唯一敢當面罵陳漢升“狗東西”的偉大女性。

    “也不用太早起?!?br/>
    邊詩詩媽媽大概是心疼女婿了,笑著說道:“小王明天肯定要喝很多酒,可以多睡會的,總之我們就在附近的賓館里住著?!?br/>
    “還是穩妥一點好,親家?!?br/>
    陸玉珍也說道:“你們家已經犧牲很多了,這次婚禮不能出一點岔子的?!?br/>
    邊詩詩母親這次沒再勸阻,笑呵呵的應下,其實按照中國的民間風俗,應該是結婚的當天,王梓博去邊詩詩家里把她接過來,這才是真正的“過門”。

    不過邊詩詩老家是湘南的,來回有幾千公里,所以兩家人商量以后,又咨詢了陳兆軍和梁美娟的意見,綜合考慮之下簡化了這個流程。

    現在是這樣安排的,邊詩詩一家人先來到港城,不過在婚禮舉行之前,晚上不在王梓博家里過夜,暫時住在附近的賓館,婚后再住進來。

    不過相對的,王梓博也不用奔波幾千公里了,只要去賓館接過來就行,這也算是正常操作了,現在很多跨省小夫妻結婚時,基本都是這樣安排的。

    當然這總歸是簡化了禮節,所以陸玉珍一直覺得虧欠邊詩詩家里,不過邊詩詩父母覺得這樣挺好的,王梓博父母都是老實人,這次又欠了人情,以后閨女嫁過來,婆媳之間應該不會有矛盾的。

    三個中年婦女各有各的“小心思”,不過王梓博是最激動的,他一邊應付著長輩,一邊悄悄的看著邊詩詩。

    明天以后,這個姑娘就要成為自己合法又合乎禮儀的妻子了,雖然自己不夠帥,嘴巴也很笨,事業也不是那么的成功,但是她仍然義無反顧的嫁給了自己······

    王梓博心里很感動,可惜新娘子沒注意到丈夫的目光,她正和身邊的閨蜜竊竊私語。

    詩詩同學本身就很好看了,但是這個閨蜜容貌更甚,她有著一張古典精致的瓜子臉,雪白的皮膚吹彈可破,筆直的長發束成了高馬尾,青春感十足,仿佛一個活潑的甜美少女。

    并且,每當她笑起來的時候,臉頰兩側就有淺淺的梨渦出現,長而媚的眼神就好像迷人的月牙兒,這個時候的氣質,又有點絕美少婦的意思了。

    像少女,那是因為性格和心態;像少婦,那是因為她做了母親。

    邊詩詩的朋友有很多,不過在她結婚時陪在身邊,而且還是這樣漂亮的,那就只能是蕭容魚了。

    邊詩詩和蕭容魚相識于大學,因為愛好一致而結識,因為興趣相同而投緣,兩人從校園里互相扶持進入了職場,還一起經歷很多事情,這種感情已經轉變成親人關系了。

    曾經,邊詩詩為了讓蕭容魚能夠趕上自己領證的時間,硬是把原本的“2007年5月20日”延遲到“2008年5月20日”,只是在領完證以后,婚禮定在了國慶節而已。

    “小魚兒,孫教授身體怎么樣了?”

    邊詩詩低著頭,正和蕭容魚竊竊私語。

    “沒什么大問題,她就是最近熬夜編撰材料,所以血壓有些升高?!?br/>
    蕭容魚搖搖頭說道:“不然老太太肯定過來參加你的婚禮?!?br/>
    “是呀?!?br/>
    邊詩詩也有些遺憾,本來孫壁妤教授已經答應要來港城的,結果因為過度勞累住院了。

    好在回建鄴以后,肯定還要再宴請一次的,那時不僅有孫教授,還有王梓博公司里的下屬同事、還有容升律所里的高雯師姐和栗娜師姐,當然也不能忘記因為工作繁忙,不能過來的好朋友,比如聶小雨和胡林語等人······

    “老太太心氣高,脾氣也硬,所以不能立刻終止她手里正在做的事情?!?br/>
    蕭容魚和邊詩詩商量著說道:“我打算幫著她一起把材料編好,然后再勸著老太太注意身體,她如果實在想做事,那就多幫我照顧下兩個閨女吧?!?br/>
    蕭容魚說“兩個閨女”的時候,語氣無比自然,邊詩詩也沒有任何驚訝,明顯是早就適應了。

    “那你今晚陪我住賓館那邊,寶寶是沈幼楚帶著了······”

    邊詩詩扭頭看向床褥,上面坐著兩個可愛的寶寶,正是陳子衿和陳子佩。

    “嗯,沈幼楚在爸爸媽媽那邊住著?!?br/>
    蕭容魚點點頭,這里的“爸爸媽媽”自然是指陳兆軍和梁美娟了。

    “唔······”

    邊詩詩幽幽的嘆了口氣,自從小魚兒回國以后,陳漢升的“修羅場”可以算是結束了,只不過現在的相處方式著實有些奇怪。

    一方面,不管是蕭容魚,還是沈幼楚,她們都把陳子衿和陳子佩當成了親閨女,也都稱呼陳兆軍和梁太后為“爸爸媽媽”;

    另一方面,她們又都沒有原諒陳漢升。

    而且,蕭容魚和沈幼楚之間還有一個默契,她們私底下經常見面,但是在公眾場合,兩人基本不會同時出現。

    今晚就是蕭容魚過來,沈幼楚在海寧小區那邊,倒是明天那場婚禮,應該是兩人難得同時出現的場景了。

    “不管怎么說,寶寶總歸多了個媽媽吧?!?br/>
    看著陳子衿和陳子佩,邊詩詩心情又好了起來,因為她們太惹人喜歡了。

    小姐妹倆都是兩歲了,尤其是陳子佩,她昨天才剛過完周歲的生日,她們都穿著一樣的衣服,留著一樣的小短發,就連胳膊上的小套袖,都能看出來都是從同一件襯衫上裁剪下來制成的,就好像雙胞胎似的。

    可是呢,她們長得又不一樣,陳子衿要更加活潑,而且每當遇到高興的事情,她的嘴角就露出兩個甜甜的小梨渦,好像蕭容魚的“縮小版”。

    陳子佩性格要安靜很多,除非有人逗她的時候,她才會睜著一雙亮晶晶的小桃花眼,滿是迷茫抬起下巴。

    大人們在商討著婚事,小姐妹倆也沒有閑著,她們手里拿著一張卡通貼紙,聚精會神貼在一個年輕男人的胳膊上。

    男人的兩只胳膊已經被貼滿了,橫七豎八都是一些“米老鼠、唐老鴨、美少女戰士”的頭像,看上去頗為好笑,有些還直接黏在汗毛上,一會拽下來的時候估計都會有些疼。

    但是男人一點都不在乎,甚至還往前挪挪身體,盡量伸長胳膊,讓兩個寶寶貼的更舒服一點。

    “有時候真的不敢相信,我居然生了這么可愛的兩小只······”

    男人嘴角上揚,笑容里有一股掩飾不住的囂張,不過眼神里又都是寵溺,尤其注視著陳子衿和陳子佩那胖乎乎的小短腿,還有開心扭動的小jio,再硬的心都會變得柔軟無比。

    這就是陳子衿和陳子佩的親爹陳漢升,大名鼎鼎的“果殼陳”,幫著預定酒店的也是他。

    “閨女,你這沒貼好啊?!?br/>
    陳漢升看到大閨女陳子衿,不小心把兩張卡通頭像貼重復了,準備撕下來準備重新貼好。

    “不要~不要~”

    可是小公主不樂意了,擺著胖乎乎的小手說道:“我寄幾貼,不要爸爸貼?!?br/>
    兩歲的寶寶說話還不是很清楚,嘴巴里就好像含著一塊糖似的,聽起來有些漏風的感覺,小奶音還把“自己”說成了“寄幾”。

    不過這狗男人也是賤,他明明那么愛閨女,可總也忍不住想去逗逗她們。

    “你寄幾不會貼,爸爸幫你?!?br/>
    陳漢升故意不答應,不過陳子衿是個聰明的寶寶,她通過長期觀察,知道家里有誰能制住爸爸,馬上轉向奶奶。

    “奶奶,奶奶······”

    陳子衿馬上看向梁美娟,小奶聲委屈的“求救”。

    兩個孫女就是梁美娟的心尖尖,她們不小心打個噴,梁太后都要焦慮的睡不著覺,所以她立刻走了過來,不客氣的罵道:“陳漢升你幾歲了啊,還要不要點臉,自己閨女的東西都搶著玩?”

    “我這是為了培養她們的動手能力?!?br/>
    狗男人振振有詞的反駁。

    “呵呵~”

    梁太后沒說什么,總是冷笑一聲。

    “媽!”

    狗男人嘟囔著說道:“你可能不知道,在我們年輕人的世界里,‘呵呵’這個詞語是表達不友好的意思?!?br/>
    “我知道的?!?br/>
    沒想到梁太后更加干脆:“我就是這個意思?!?br/>
    “額······”

    陳漢升訕訕一笑,他不敢和親媽嘰嘰歪歪,馬上把鍋甩到妹妹身上:“這一定是陳嵐告訴你的吧,她人呢,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阿寧你去把她找出來······”

    小阿寧抿嘴笑著,她是沈幼楚的妹妹,不過也是王梓博親手從山里帶出來的小姑娘,感情自然不一般。

    其實話又說回來,“小魚黨”和“幼楚黨”之間,就算是針鋒相對的時候,也一直都有交集的。

    等到奶奶教訓了“惡人爸爸”,陳子衿繼續開心的玩起了貼紙,陳子佩都沒有意識到剛才發生了什么,嘟著小胖臉左顧右盼,看看旁邊的姐姐、壞笑的爸爸、慈祥的奶奶、當然還有漂亮的“媽媽”。

    “渴不渴呀?要不要喝水水?”

    媽媽蕭容魚走過來,手里拿著兩個顏色不同的奶瓶,小姐妹倆一人一個。

    “不要~”

    小姐妹倆都搖頭,她們晚上吃了水果。

    蕭容魚也不勉強,只是坐到床沿上,整理一下大女兒陳子衿的袖套,又把小女兒陳子佩的頭發重新扎好,在這個過程中,她對陳漢升都是熟視無睹的。

    盡管蕭容魚能夠察覺到,這個男人一直在注視著自己。

    “一會就要回家睡覺覺了噢,明天還要參加梓博伯伯和詩詩姨姨的婚禮呢?!?br/>
    蕭容魚一邊說,一邊俯下身子,在小姐妹倆粉嫩嫩的臉蛋上,各自吻了一下。

    筆直的發尾垂下來,蹭到了男人手臂上,感覺有些癢,陳漢升突然很想抓住這一瞬間的繞指柔情,可是蕭容魚似乎有所察覺,狗男人剛剛伸出爪子,她就警惕的直起了腰,重新回到邊詩詩身邊。

    陳漢升撲了個空,只能假裝抓了抓胳膊。

    邊詩詩一直觀察著這邊的動靜,看到陳漢升再次被不留情的拒絕,邊詩詩既有些好笑,又有些同情。

    “現在是不是覺得,有女萬事足了?”

    邊詩詩側過頭,對著蕭容魚說道。

    “不僅僅是滿足,還是雙倍滿足?!?br/>
    蕭容魚抿著嘴,甜甜的回道。

    ······

    陳子衿和陳子佩年紀太小,睡覺都是很準時的,晚上9點多的時候,她們就開始打哈欠了。

    “寶寶困了,美娟你帶著她們先回去吧?!?br/>
    小姐妹倆是大家的焦點,再說事情也基本定好了,所以陸玉珍催著梁太后先回去。

    “那行,我看也沒什么遺漏了?!?br/>
    梁美娟也不堅持,今晚是這樣安排的,邊詩詩一家人在附近賓館休息,蕭容魚準備陪著邊詩詩,陳嵐喜歡湊熱鬧,嚷嚷著也要跟過去。

    王梓博在家里,他還要準備的事情很多。

    陳漢升一家人回海寧小區,明天他也得搭搭手。

    “走嘍!回家睡覺!”

    陳漢升張開懷抱,準備把兩個閨女抱上車。

    妹妹陳子佩乖乖的過來,這是屬于爸爸的懷抱,溫暖且安全,所以她就和幾個月大時候一樣,小胳膊習慣的摟著陳漢升脖子,并且把臉蛋枕在爸爸寬厚的肩膀上。

    姐姐陳子衿也剛要迎上去,可是她又突然想起來,爸爸剛才好像搶自己的貼紙了,所以小手往身后一背,似乎是不想搭理這個壞爸爸了。

    但是又并非完全不搭理,小肩膀時不時轉動一下,似乎在傳遞這樣一個信息:

    我生氣了,爸爸快哄我!

    大人們都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邊詩詩湊過去和蕭容魚調侃道:“這傲嬌的小模樣,實在太像你了?!?br/>
    “哪有,我從來不會耍小性子的?!?br/>
    蕭容魚昂著下巴說道,只是這個傲嬌的神態,分明就是一模一樣嘛。

    陳漢升和蕭容魚談了這么多年戀愛,應付的招呼不要太多,最簡單的辦法就是“來硬的”,他直接托著陳子衿的小屁股,強行把她抱了起來。

    到底還是親生父女,被陳漢升抱進懷里的時候,陳子衿馬上就不生氣了,也和妹妹一樣摟著爸爸的脖子,沒多久就一磕一磕的打盹了。

    就在大家開開心心準備出去的時候,邊媽媽突然想起一件事,她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小盒子,遞給邊詩詩說道:“這個戒指還是你們保存著吧,明天我可能要忙其他的事,別到時忘記給你了?!?br/>
    這是王梓博買給邊詩詩的婚戒,雖然只是不到一克拉的小碎鉆,不過也是晶瑩剔透的璀璨,既代表著浪漫,也代表著承諾。

    不過詩詩同學好像“不太喜歡”,因為她很少拿出來欣賞,甚至都先放在母親那邊。

    現在邊媽媽拿出了婚戒,邊詩詩臉色突然變了一下,她一邊假裝不在意的收下盒子,一邊悄悄打量著身邊的小魚兒。

    還好,好朋友臉色沒什么變化,蕭容魚仿佛都沒有聽到剛剛的對話,平靜的走在前面,只有高馬尾依然在傲嬌的左右搖擺。

    “哎~”

    看著這個倔強的背影,邊詩詩實在太心疼了,兩人這么多年的朋友,她自然知道小魚兒多么的憧憬浪漫,也是多么的憧憬這一枚鉆戒呀。

    可是······

    現在兩個閨女都這么大了,而且還有沈幼楚的存在,婚禮是不可能了,以至于小魚兒纖細柔美的手指上,至今仍然是光禿禿的。

    當然了,沈幼楚那邊也是一樣的,真是太可惜了這兩個好姑娘了。

    “渣男!”

    邊詩詩突然很生氣,因為他好像都沒有意識到這回事,仍然和王梓博在說一些不著調的廢話。

    外面的堂屋里坐著陳兆軍、王梓博的父親,還有邊詩詩的父親,三個五十多歲的老男人正在喝茶。

    其實他們也想待在臥室里,不過那地方太小,而且他們又是“老父親”的身份,所以干脆在外面閑聊。

    老王和老邊都是老實的性格,他們大概會冷場,不過有老陳這個區府前辦公室主任,這就要融洽多了。

    一行人邊寒暄邊走到大門口,王梓博趁著混亂的時候,悄悄把陳漢升拽到一邊:“小陳,你明天真不當我伴郎???”

    “你不廢話嘛?!?br/>
    陳漢升懷里有兩個熟睡的閨女,罵人的聲音都很?。骸坝媚愕拇竽X袋想一想,小魚兒當邊詩詩的伴娘,我要是再當你的伴郎,沈幼楚心里會怎么想?”

    “也是噢?!?br/>
    王梓博摸摸大腦袋,他只是有些不得勁,自己結婚,發小卻不能當伴郎。

    不過對于陳漢升說的情況,他也是非常理解的,看來“一碗水端平”的準則,小陳不管何時都在堅守著。

    “還有,另外一個消息?!?br/>
    王梓博這次說話前,特意東張西望了一會,確認安全以后,才開口道:“羅師妹給我發信息了,祝我新婚快樂,還說她自己就不過來了,免得三個女人一臺戲,把明天的婚禮給搞砸了,看來小師妹在香港讀的心理學,性子真是改了不少啊?!?br/>
    “啊······”

    不過陳漢升聽了,皮笑肉不笑的咧咧嘴:“變是變了一點,又沒完全變,其實我挺后悔她專修了這門功課,以前羅璇雖然偏執,但是我還能猜到她下一步要做什么,現在越來越看不透了,還挺心慌的?!?br/>
    “心慌啥?!?br/>
    王梓博笑著說道:“小師妹是絕對不會傷害你的?!?br/>
    “這我能確定,關鍵是······”

    陳漢升頓了頓說道:“在小小魚兒和小小憨包讀幼兒園之前,我是沒打算再要寶寶的?!?br/>
    說完,陳漢升抱著女兒上車離開了,王梓博原地愣了一會,這才明白死黨的意思。

    小陳目前沒打算再要寶寶,但羅師妹應該不是這個意思吧。

    ······

    回去的路上,老陳開著車,梁美娟坐著副駕駛,陳漢升抱著小姐妹倆坐在后面,旁邊是乖巧懂事的小阿寧。

    興許是剛才討論太多的緣故,大家現在都沒有開口的欲望,黑漆漆的車廂里也比較安靜,梁太后經常轉過身,握著兩個寶貝孫女的小腳,眼角的魚尾紋里都是慈愛。

    “明天老蕭和呂玉清也會去酒店的吧?!?br/>
    這時,正在開車的陳兆軍突然問了一句。

    “去的?!?br/>
    梁太后隨口回道:“老呂本來還讓詩詩住到她家里呢,只是不太符合規矩,所以還是住賓館了?!?br/>
    “嗯~”

    陳兆軍點點頭,沒有再說什么。

    其實,如果僅僅是王梓博結婚,蕭宏偉和呂玉清多半不會參加的,因為他們家和王梓博家來往并不太多。

    不過新娘子是邊詩詩,這就不一樣了。

    “修羅場”前期的時候,邊詩詩這邊安撫小魚兒,那邊協助呂玉清照顧陳子衿,有陣子黑眼圈熬出來了,蕭宏偉和呂玉清心里都是很感激的。

    港城市區很小,老陳一家人都沒聊幾句,轎車已經到了海寧小區樓下了。

    “也不知道幼楚晚上吃了什么?!?br/>
    下車以后,梁美娟抬頭看了看三樓的窗戶。

    “小沈都這么大的人了,又是在自己家里,你就不要胡亂擔心了?!?br/>
    老陳笑了笑說道。

    “關心孩子有錯嗎?”

    梁太后白了一眼丈夫,理直氣壯的說道:“我不僅關心幼楚,一會上樓后,我還要和小魚兒打個電話呢,詢問一下那邊的賓館怎么樣,叮囑她早點休息呢?!?br/>
    “隨你隨你?!?br/>
    陳兆軍搖了搖頭,梁太后看著憨憨的,有時候腦袋也不太靈光,但是她對兩個兒媳婦都是打心眼的好,所以別看沈幼楚和蕭容魚都不搭理陳漢升,但是婆媳之間的關系很融洽。

    “噠噠噠~”

    幾個人輕輕的踩著樓梯,動靜都很小,到了門口以后,梁美娟掏出鑰匙打開防盜門,一抹暖暖又溫馨的燈光,從客廳里倏忽的揮灑出來。

    “爸~,媽~”

    一個高挑婉約的身影聽到動靜,從廚房走了過來。

    “昂!”

    梁美娟高興的應道,這是自己另一個兒媳婦沈幼楚。

    不過進門以后,梁美娟左右看了看突然愣了一下,因為客廳的地面非常干凈,桌椅也是被擦過一遍的樣子。

    自從陳兆軍和梁美娟去建鄴照顧孫女以后,這套老房子就很少住人了,只有對門的夏阿姨抽空過來給植物澆澆水,檢查一下門窗煤氣什么的。

    前兩天陳兆軍他們回來的時候,也只是先整理了臥室,客廳和廚房還沒來及細致清潔。

    眼前的沈幼楚也是把柔順的青絲扎成一個丸子頭,這樣更適合做事,光潔的額頭上覆蓋著一層細汗,瓷白的皮膚蘊著淡淡的紅暈,燈光下那雙澄澈的桃花眼好像覆著一層水霧,又仿佛藏著日月晴雨。

    這是另一種絕美少婦的氣質,繾綣而溫柔,凝視沈幼楚的時候,總覺得這應該是珍藏多年畫卷里走出的人。

    “幼楚,你一個人打掃衛生了?”

    梁美娟問道。

    “在家沒什么事······”

    沈幼楚小小聲應了一下,她和陳漢升的閨女都兩歲了,不過說話還是這樣細聲細語,永遠的不急不躁。

    “你這孩子······”

    梁美娟有些唏噓,家里雖然面積不大,但是打掃的這么干凈,說明沈幼楚下午就開始動手了,那個時候自己應該正和陸玉珍說說笑笑了吧。

    “好了好了,把抹布放下來了吧,早點洗澡休息?!?br/>
    梁美娟準備奪下兒媳婦手里的抹布,不過沈幼楚向后退了一步,輕聲說道:“有灰塵的?!?br/>
    “有灰塵怕什么······”

    梁美娟嗔怪一句,然后整個人突然怔住了。

    這個片段好熟悉啊,在曾經的某時某刻,好像也發生過。

    對了!

    梁太后想起來了,自己第一次見到沈幼楚,就是某個晚上和丈夫去財大f棟101的創業基地,發現了這個蹲在地上默默擦桌子的川渝小妮子。

    那時,已經是六年前了吧,原來一晃這么久了呀。

    那時,自己也想牽起這個小妮子的手,她也低著頭說“有灰塵”。

    那時,這個川渝小妮子還是叫自己“阿姨”呢,現在已經叫“媽媽”了。

    那時,自己好像還說了一句話······

    梁美娟轉頭看向陳兆軍,發現這個相濡三十年的丈夫,表情同樣有些動容。

    “老陳?!?br/>
    梁美娟突然說道:“好俊俏的閨女呀?!?br/>
    “嗬嗬嗬~”

    一向穩重的陳主任,居然也是爽朗的笑起來,因為當初妻子見到小沈的樣貌后,就是冒出這樣一句話。

    沈幼楚那邊呢,她在婆婆梁美娟的提醒之下,大概也想起了這段回憶,垂下愈發暈紅的臉頰,先把所有人拖鞋拿出來,然后去衛生間準備給閨女洗澡。

    不過,當時的陳漢升并不在場,他完全不知道怎么一回事,疑惑的問著梁太后:“媽,什么叫‘好俊俏的姑娘’啊,你怎么不夸夸我‘好俊俏的小伙’呢?”

    “你有病吧?”

    梁太后瞪了一眼兒子,卷起袖子把兩個孫女接到懷里,打算一起幫著洗澡。

    等到親媽離開以后,被嫌棄的陳漢升才敢低聲反駁:“你有藥??!”

    ······

    一般情況下,陳子衿和陳子佩睡著以后,很少會把她們叫醒,不過今天在王梓博家里,因為兩個寶寶肉嘟嘟的很可愛,很多人都過來打招呼,所以還是洗一下,干干凈凈的休息。

    小姐妹倆被拍醒后,本來有些起床氣,抿著小嘴巴都很不高興,不過因為媽媽和奶奶都在身邊,很快就被哄好了。

    “嘩啦啦~,嘩啦啦~”

    衛生間里水聲不斷,還有陳子衿和陳子佩用口齒不清的小奶音,她們經常說一些大人們需要很認真才能聽得懂的“嬰語”。

    陳漢升在外面打了個電話,聽完下屬們的工作匯報,然后也推門走進了衛生間。

    兩個閨女坐在同一個水盆里,嬰兒肥的小肚子和小短腿都浸在水下,看上去就好像雪蓮藕似的,水面上散落著一些小玩具,小姐妹倆抓著它們玩耍,任由奶奶和媽媽撩水澆在自己身上。

    “你把門關起來,別讓冷氣進來!”

    梁美娟看到陳漢升佇立在門口,進又不進,退又不退的,忍不住皺眉罵道。

    “這才10月初,哪里那么容易感冒?!?br/>
    陳漢升說歸說,不過還是關起了門,然后蹲到水盆邊上,盯著兩個閨女看了又看,真是一輩子都看不夠的感覺。

    “媽媽~”

    小小魚兒記憶力不錯,還記得陳漢升搶貼紙的事情,馬上就和沈幼楚告狀:“爸爸······嗯······爸爸,搶我貼紙······”

    兩歲的寶寶已經知道很多事情了,但是因為詞匯量不夠,說話才經常斷斷續續的,或者需要組織一會語言,才能勉強表達出來。

    沈幼楚聽到大閨女的“告狀”,看了一眼陳漢升。

    陳漢升聳聳肩膀,自己就是喜歡逗閨女,控制不住的。

    沈幼楚沒和陳漢升計較,只是低頭繼續給兩個閨女洗澡,并且溫柔的轉移話題:“在陸奶奶的家里,姐姐晚飯吃了什么呀?”

    “次了(吃)土豆、雞右(肉)、小白呆(菜)······”

    小朋友的注意力總是很好吸引的,陳子衿回應著媽媽,雖然“嬰語”讓人聽了忍俊不禁。

    不過沈幼楚一點都不覺得無聊,她耐心聽著女兒把話說完,然后又問著陳子佩:“妹妹呢,今天看到了什么東西呀?”

    陳子佩本來專注的玩著皮球,聽到媽媽的話,她想了一下,慢吞吞的說道:“看到了鴨鴨、突突(兔兔)、居居(豬豬)······”

    聽著母女三人的對話,陳漢升舍不得打斷,這真是生命中最美好的日子。

    也許幾年后,陳子衿和陳子佩開始懂事了,她們或許會對“兩個媽媽”產生疑惑,但是不管怎么說,她們就是親姐妹。

    ······

    第二天10月2日,王梓博和邊詩詩的婚禮當日,陳漢升也是早早的前往酒店,東方大酒店的經理賈云水已經等候多時了。

    賈經理很有語言藝術,他不會直接赤裸裸的表功,而是會不經意的體現出,自己對果殼電子的向往、對陳漢升的崇拜、還有對這次婚宴的用心。

    陳漢升笑瞇瞇的聽著,所有馬屁全部照單全收,他知道賈經理這類人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能夠給予這樣一個平臺。

    不過,等到婚宴結束以后再說。

    “那個······”

    陳漢升看完宴會廳,心里基本滿意,轉頭問著賈經理:“新郎新娘都到了吧?!?br/>
    “到了,到了?!?br/>
    賈云水連忙應道:“他們正在化妝間,我帶您過去······”

    化妝間里人還不少,除了王梓博和邊詩詩以外,還有兩家的父母,蕭容魚正在幫著邊詩詩化妝。

    “小陳?!?br/>
    王梓博走過來,不過臉色緊繃繃的。

    “緊張?”

    陳漢升馬上猜到原因。

    “很緊張!”

    在發小面前,王梓博也沒有撒謊裝逼的必要。

    “至于嘛······”

    陳漢升嗤笑一聲:“你們這對奸夫**,都他媽的同居一年多了,而且證也領了,你居然還緊張起來了?!?br/>
    “草!”

    王梓博不滿的錘了一下陳漢升,這狗東西嘴里吐不出一句好話。

    陳漢升也沒啥興趣安慰王梓博,在他看來這就是矯情,沒過多久,陳兆軍、梁太后,沈幼楚帶著兩個寶寶也都過來了。

    化妝間里人比較多,王梓博的七大姑八大姨都想看一眼親娘子,所以蕭容魚暫時抽身離開,走到了沈幼楚面前。

    “昨天寶寶都睡的怎么樣?”

    繁雜喧囂的角落里,蕭容魚語氣輕松的和沈幼楚聊天,好像是兩個朋友在交流。

    “都很乖?!?br/>
    沈幼楚輕聲說道:“早飯都吃了不少?!?br/>
    “那就好?!?br/>
    蕭容魚笑了笑:“今天婚宴結束后,晚上我把她們帶回去休息吧,我媽早上還抱怨呢,昨天一天沒見到寶寶,她做夢都夢到了?!?br/>
    “嗯~”

    沈幼楚點點頭,她們私底下經常見面,也會“爭搶”小姐妹倆的“過夜權”,不過在這種公開場合,這還是第一次。

    “我今天是伴娘,還有些事要做,不過去忙之前······”

    蕭容魚蹲下身子,指著自己臉頰,俏皮的說道:“姐姐親媽媽一下?!?br/>
    “mua!”

    陳子衿是個活潑的寶寶,馬上開心的親了一下。

    “妹妹也親媽媽一下?!?br/>
    蕭容魚又湊到陳子佩面前。

    陳子佩的反應不如姐姐,她稍微呆了一下,但是卻伸出小胖手抱住蕭容魚的脖子,在媽媽臉上印了一下。

    陳子佩在6個月到10個月大的時候,全部都是蕭容魚在喂奶和照顧,小小魚兒在國內也是和沈幼楚“相依為命”,母女四人的感情紐帶是切不斷的,這些也是化解蕭容魚和沈幼楚“修羅場”的基礎。

    “真好~”

    得到兩個閨女的香吻,蕭容魚滿足的笑了起來,站起來和沈幼楚說道:“那你先照顧著,一會我爸媽也過來了?!?br/>
    這里的“爸媽”就是指老蕭和呂玉清了,蕭容魚離開后,酒店這邊越來越多的客人過來了,基本都是王梓博家里的親戚。

    就這樣亂糟糟的直到中午11點,司儀拿起話筒“喂喂喂”的幾聲后,終于預示著這場婚禮正式開始。

    其實整個流程沒啥稀奇,無非就是新郎新娘入場,雙方父母講話,司儀再逗逗新郎和新娘,詢問一些他們戀愛中的有趣往事,最后是雙方交換戒指了。

    陳兆軍和蕭宏偉他們自然是坐在一桌上,陳子衿坐在外婆的腿上,陳子佩坐在奶奶的腿上,寶寶們的表情都很疑惑,大概是不明白梓博伯伯和詩詩阿姨,為什么要穿著那么奇奇怪怪的衣服。

    陳漢升也在這桌上,他雙手抱胸斜靠椅子,聽著王梓博在臺上真情流露。

    “我一直都不會說話,也不會表達感情,能夠娶到我老婆這樣的女生,以前,以前真是想都沒想過······”

    王梓博結結巴巴的半天,也不知道說些什么,黝黑的面龐因為緊張通紅一片。

    “總之,總之我很感激她,我會一輩子對她好的,永永遠遠都對她好······”

    王梓博本來就不擅長在公眾面前講話,更別說表達愛意了,不過這些吭吭哧哧說出來的甜言蜜語,詩詩同學已經眼眶泛紅了。

    妻子最了解自己的丈夫,王梓博既然這樣說,那他就一定會做到的。

    司儀大概也看出來了,新郎官是個老實人,所以也不打算繼續為難他,正準備說幾句喜慶話跳過這階段的時候,王梓博突然注意到正前方,母親陸玉珍頭上的白發。

    陸玉珍和梁美娟差不多的年紀,不過看著要顯老的多了,更別說和呂玉清比較了,也不知怎么,王梓博想起了自己成長這二十多年來的經歷。

    “我······”

    王梓博重新又拿起了話筒:“我還想感謝我的父親和母親······”

    陸玉珍顯然沒想到,兒子還會有這樣一番舉動,有些驚訝的轉過頭。

    “我的,我的爸爸媽媽非常平凡,他們沒有正式工作,以前我讀書的時候,他們推著小車在街上賣咸菜養活我······”

    “以前,我總是嫌棄他們很土,嫌棄他們沒有文化,嫌棄他們不能給我創造更好的條件······”

    “其實現在想一想,我的母親都沒涂過口紅,也沒有用過什么化妝品,有一次她還問我,在肯德基里吃一頓需要多少錢······”

    “但是,我讀書的學費從來沒有遲到過,一次也沒有,我只用了一聲‘爸爸媽媽’為理由,向他們無盡的索??;他們也因為這一聲稱呼,不求回報的為我無限付出······”

    “爸,媽······”

    王梓博哽咽住了,陸玉珍早已是泣不成聲。

    今天兒子結婚,她本來情緒就不太穩定,現在兒子當眾說出這樣一番話,陸玉珍覺得這些年吃過的那些苦,算得了什么??!

    熱熱鬧鬧的宴會廳里也是慢慢安靜下來,陳子衿和陳子佩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看到媽媽沈幼楚在抹在眼淚,小姐妹倆嘴巴一撇,都開始一抽一抽的掉金豆子。

    “哎呦,心肝寶貝······”

    小小魚兒和小小憨包一哭,本來也沉浸在氣氛里的梁美娟和呂玉清都坐不住了,呂玉清還皺著眉頭說道:“梓博這孩子怎么回事,結婚的日子就不要說這些事情了,以后好好孝順玉珍就好了嘛?!?br/>
    東方大酒店的經理賈云水也在宴會廳里,不過他不是為了新郎和新娘,而是把目光牢牢鎖定在“果殼陳”身上。

    此時他也發現這一桌有些異常,想了一會以后,朝著臺上的司儀打個手勢,示意趕緊控場。

    陳漢升以前就大方承認過,自己有兩個女兒,賈云水猜測應該就是這對寶寶了,不然陳董怎么起身把她們接到懷里了,一顛一顛的哄著。

    “果殼的公主,斷不能在東方大酒店里哭的!”

    賈云水心里想著,司儀也看懂了經理的手勢,不易察覺的拿起另一個話筒,清了清嗓子說道:“從新郎王先生這段發自肺腑的言語中,說明他是個孝順、感恩、踏實的好男人,這是現代社會最缺少的品質啊······”

    司儀口才還是不錯的,他把王梓博、邊詩詩、陸玉珍一頓夸,然后再抖幾個包袱,宴會廳的氣氛又逐漸熱鬧起來了。

    陳漢升在下面聽了一會,抱起兩個閨女說道:“我帶她們出去走走,逛一圈再回來?!?br/>
    梁美娟呂玉清都沒說什么,孫女(外孫女)出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忘記剛才的事情也好。

    陳漢升帶著小姐妹倆出去后,沒過多久,司儀就主持最后一步流程了——新郎新娘交換戒指。

    “等到戴上戒指,詩詩就算是嫁出去了?!?br/>
    蕭容魚是伴娘的身份,剛才把邊詩詩送到臺上后,因為擔心可能會有其他情況,所以沒有回到家人那一桌,只是在臺下近處找了張椅子隨便坐一下。

    她剛才也是被王梓博那番話感動了,毋庸置疑,詩詩和梓博結婚后,一定會是個美滿的家庭。

    王梓博已經拿出了婚戒,臺下親戚全部哄鬧起來了,正在這個時候,蕭容魚突然感覺到有個“小東西”撲到了自己腿上。

    定睛一看,居然是自己的大女兒陳子衿。

    蕭容魚愣了一下,寶寶不是和沈幼楚在一起嗎,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寶寶,誰把你帶過來的呀?!?br/>
    蕭容魚問著陳子衿。

    “爸爸~”

    陳子衿脆生生的說著,同時豎起小手指,指了指身后。

    蕭容魚扭頭看去,果然發現了陳漢升的背影。

    “妹妹呢?”

    蕭容魚以為陳漢升有事,所以把閨女放在自己這邊了。

    “那里~”

    聰明的陳子衿又指了指沈幼楚的方向,蕭容魚站起來,看到陳子佩正在沈幼楚的懷里。

    “莫名其妙······”

    蕭容魚不知道陳漢升的意圖,總覺得不太正常,不過現在是婚禮的最后一步了,蕭容魚也沒有去追究,她把閨女抱在腿上,等待著邊詩詩無名指被套上戒指的場景。

    昨晚的那顆鉆戒又拿出來了,不過在白日里閃動著更耀眼的光芒,看著一臉幸福的邊詩詩,蕭容魚既為好朋友感到高興,又有些黯淡的羨慕。

    曾經,自己也多希望小陳給自己戴上一枚戒指呀。

    “不過還好,我有兩個女兒······”

    想起小姐妹倆,蕭容魚又覺得特別安慰,不過在腿上的陳子衿并不老實,她小身子扭動了半天,居然從懷里掏出一個紅色的小盒子。

    外形上看,似乎和臺上那個婚戒的盒子非常相似。

    “這是什么呀?”

    蕭容魚心里一跳,她想到了什么。

    “爸爸讓我給你的,他說,嗯,他說······”

    陳子衿歪著小腦袋,回憶陳漢升剛才的叮囑。

    “吧嗒~”

    蕭容魚輕輕打開了盒子,里面也是一枚鉆戒。

    這枚戒指很特殊,它的鉆石面被精心雕琢成月牙兒的形狀,鑲嵌在白金的戒托上,流光溢彩,美輪美奐。

    這枚戒指,明顯是刻意設計出來的,只屬于某一個人。

    蕭容魚心里清楚,自己在陳漢升的心里是“白月光”,而沈幼楚是“寶藏”,因為果殼二代手機就是這個主題。

    “爸爸說·······”

    這時,陳子衿終于想起來了,抓過這枚昂貴的戒指,掙扎著握住媽媽的手腕,奶聲奶氣的說道:“他讓我給媽媽戴上!”

    此時,司儀正充滿深情的說道:“請新郎為新娘戴上婚戒!”

    “好!”

    “趕快戴上!”

    “戴上以后,你們就會永遠的幸福下去了!”

    ······

    親屬們都在吶喊吼叫,大家都覺得很激動。

    臺上,王梓博顫動著牽起邊詩詩,緩緩的舉起那枚戒指。

    臺下,陳子衿也舉起“月牙兒鉆戒”,努力的為媽媽戴上。

    不過,她不懂應該是哪根手指,笨拙的想套在食指上。

    “寶寶,應該是無名指呀······”

    蕭容魚開口說話時,一直在努力吸著鼻子。

    陳子衿沒有察覺,仍然奮力撥弄著這枚昂貴、又有著特殊意義的鉆戒,不過媽媽很體貼,最后她主動把無名指伸過來,這下就輕松的戴了上去。

    “啪啪啪~”

    整座宴會廳里掌聲雷動,原來臺上的邊詩詩也被戴上了婚戒。

    蕭容魚也打算跟著鼓掌,突然她想到了什么,擦擦眼淚轉過頭,直接找到了沈幼楚的位置。

    恰好,沈幼楚也正看向自己這邊,而且她的左手無名指上,突然也多了一枚鉆戒。

    這是一枚被雕琢成星星樣式的藍色鉆戒,宛如藏在星空里的寶藏。

    兩人相視很久,最后,蕭容魚“撲哧~”笑了起來,不遠處的沈幼楚,噙著淚水的桃花眼里也有笑容。

    男人太狡猾了,他怕我們拒絕,居然讓女兒幫忙戴戒指。

    可是最終,我們也都戴上了啊。

    一枚白月光,一枚寶藏。

    圓滿。

    ······

    (抱歉等這么久,當然這不是最后一章番外,順祝今天生日的橘子,早日找到女朋友?。?br/>
    百度直接搜索: "天晴書院" 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www.tqshuyuan.com = 天晴書院)

免費看片APP    美女直播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福利大放送

chinesevideo国产在线_国产网红黑料吃瓜网站_亚洲一卡2卡3卡4卡5卡乱码_yellow字幕中文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