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an class=第87章 番外之關于爆炸頭  卑鄙的我??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最懂你的H漫畫平臺,魔女和宅男的最愛,點擊立即進入不一樣的二次元世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魚兒那天說要燙頭發并不僅僅是一時興起,她是真的有這個打算,并且和林質的造型師研究了一下,選中了一款適合自己的發型。

    周末的清晨,聶正均抱著懷里的嬌妻難得沒有早起,這樣涼爽的早晨,就適合耳鬢廝磨,靜靜地感受時光的流逝。

    “爸爸!”一個清脆的聲音在外面響起,伴隨著砸門的節奏。

    聶正均伸手拿過衣服給林質套好,她軟綿綿的縮在被子里,眼睛還閉著。

    打開門,一雙閃亮的眼睛灼熱的盯著他,“爸爸,我想跟你談談!”

    聶正均眉毛一挑,“等我五分鐘?!?br/>
    “好的!”她抱著書點頭,端端正正的站在門外,靜候他的五分鐘。

    聶正均刷牙洗臉換衣服,最后在林質的唇上啄了一口,換得她撩起了被子蓋住了腦袋。

    他輕聲一笑,心滿意足的和女兒“會談”了。

    聶正均是一個很重視孩子想法的父親,談事情就有談事情的態度,書房是最合適不過了。管家給

    他上了一杯清茶,給小魚兒上了一杯牛奶。

    “謝謝爺爺!”小魚兒笑瞇瞇的說。

    管家被她逗樂,又給她上了一盤芒果千層,她的最愛。

    “你先出去吧?!甭櫿f。

    管家笑著離開,貼心的給父女倆帶上門。

    小魚兒坐在爸爸對面的沙發上,腿太短還夠不著地面,一翹一翹的在空中點,,一手端著牛奶一

    手拿著點心,穿著可愛的蓬蓬裙,整個人就像童話里走出來的小公主。

    “你要談什么?”聶正均笑著問。

    “我要燙頭發,我太喜歡那個發型了!”她吞下點心,拍了拍手,用紙巾擦了擦,可以看出來她

    的習慣很好。

    “小孩子不能燙頭發,燙頭發的藥水會影響發育的?!?br/>
    “安迪叔叔說不會,他用的藥水孕婦都可以用呢!”

    聶正均點頭,“那就讓他給孕婦用去吧?!?br/>
    “爸爸!”小魚兒一下子從沙發上跳了下來,蹭蹭兩下就爬上了聶正均的膝頭,動作熟練,跟她

    媽不相上下。

    她摟著聶正均的脖子,開始撒嬌,“我好喜歡卷發呀爸爸~”

    “嗯,喜歡就行了,不一定要變成那樣?!甭櫿鲋暮蟊?,三兩撥千金。

    小魚兒用腦袋去頂聶正均的胸膛,撒潑第一式,“爸爸,你不愛我~”

    聶正均抱著她,“爸爸怎么會不愛你呢?爸爸最愛你呀?!?br/>
    “那媽媽呢?”小魚兒抬頭,目光盈盈的看著爸爸,十分渴望。

    聶正均說:“媽媽第一,小魚兒第二?!?br/>
    小魚兒嘴巴一癟,要哭。

    “其他小朋友的爸爸媽媽都是最愛寶寶的,為什么你們不是!”

    聶正均給她擦眼淚,“媽媽是爸爸最愛的女人,小魚兒是爸爸最愛的女兒,有什么不好嗎?”

    “女人有很多個,可女兒就一個啊......”小魚兒嚎,她的數學不錯,知道女人成千上萬,他爸爸只愛媽媽這一句的含金量,而她呢,爸爸就一個他女兒,肯定是最愛啊......

    聶正均一笑,女兒機靈了也不好騙,他摸了摸她的頭發,說:“真想燙頭發?”

    “想......”她抽了抽鼻子,做出可憐狀。

    “要是答應爸爸三個條件,我就允許?!甭櫿f。

    小魚兒懇切的點頭,抓著爸爸的胳膊,“爸爸快說!”

    “第一,燙了之后不準反悔?!?br/>
    “不反悔?!?br/>
    “第二,不準再在我和媽媽面前提程叔叔?!?br/>
    “為什么?”她的嘴巴張成了一個“○”,她喜歡程叔叔,對她好又會玩很多游戲,比哥哥還厲

    害。

    聶正均面不改色的說:“因為小魚兒提太多次的話我們會認為你想去給你程叔叔當女兒?!?br/>
    小魚兒了然的點頭,“哦......你們吃醋了!好吧,我不提!”

    聶正均:“......”

    “第三呢?爸爸?”小魚兒跪在他的大腿上,急切的問。

    “第三是不準再騙媽媽?!?br/>
    “我沒有騙媽媽呀......”小魚兒神色一受,咬著手指,有些怯怯的。

    “嗯?”

    姜還是老的辣,小魚兒舉手保證,“再也不故意騙媽媽了,我保證!”

    “不要偷換概念?!?br/>
    “什么是偷換概念?”

    不知道什么偷歡概念都已經學會了,知道了還得了?聶正均第一次對女兒太聰明了有些擔憂。

    “不管有沒有意,都不能騙媽媽,知道嗎?”

    小魚兒鄭重的點點頭,覷著聶正均的神色,說:“所以,我可以燙頭發啦?”

    “嗯,下樓讓哥哥帶你去?!?br/>
    “爸爸呢?”小魚兒滑下爸爸的膝頭,牽著他的手往外走。

    爸爸......去向你媽媽解釋啊,傻女兒。

    林質還在睡,露出的白嫩的肌膚,是斑斑點點的紅印。

    聶正均坐在她的床前,俯身下去,清新的氣息噴在她的臉上,熱熱的。

    林質翻身,躲避他的呼吸。聶正均追過去,下巴擱在她的脖頸,輕聲問:“有這么累嗎?”

    因為周一到周五要上班的緣故,所以兩人之間的性/事不多,且十分克制。但一到周五的晚上,

    這種模式就開始被打破。有時候林質甚至覺得自己會死在這張床上,當然,聶正均糾正了她,這叫欲/生/欲/死......

    林質疲憊的睜開眼,眼睛紅通通的,好像還有血絲,“幾點了?”

    一開口,她發現自己的嗓子啞掉了,像是感冒了。

    聶正均把她拉了起來,衣服在她肩頭滑落,他眼睛一亮,湊過去咬了一口。

    林質耷拉著腦袋在,靠在他的肩膀上,瞇著眼,任他胡作非為。

    聶正均不好太過分,咬完后貼心的把衣服撩上去,遮住了那乍泄的春光。

    “九點了,該起來了?!彼f。

    林質靠在他的肩頭,完全沒有力氣,但還記得問一句,“剛才我聽見女兒在敲門,她說什么?”

    “她要去燙頭發,我讓橫橫陪她去?!?br/>
    “什么?”林質瞬間清醒,推開他。

    “再靠一會兒?!睖叵丬浻裨趹沿M能輕易放過,他攬著她的脖子往自己的肩膀上靠。

    林質推他,“你剛才說什么?”

    聶正均說:“我同意她燙頭發了,就這樣?!?br/>
    林質深吸了一口氣,說:“你知道小孩子不能燙頭發的吧?”

    “不會有多大傷害的,而且不是染,還好?!?br/>
    林質悶了一臉的怨氣,盯著他放射毒箭。

    “她喜歡嘗試,我認為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比起來她的同齡人并不會提這樣的要求,你不覺得她很特別嗎?”傻爸爸開始陷入一種“我女兒就是完美無缺”的自我催眠中。

    林質抓起枕頭拍在他的臉上,“不是特別,是淘氣!”

    聶正均笑呵呵的接過枕頭,順便把她一塊兒也摟在懷里,“有很多我們想去做的事情不能肆無忌憚的去做,女兒還小,讓她得償所愿對于我們來說并不是難事?!?br/>
    他耐心的為她解釋,“你小時候是不是也會有想要做的事情,想要拿到手的東西?我們都懂那種渴望,女兒也是。你就當是成全你小時候做的一個夢,讓女兒來為它實現。況且安迪有分寸的,你放心?!?br/>
    林質悶悶的說:“可我小時候不會想要燙頭發啊......”

    聶正均忍不住笑出了聲,他掰過她的臉親吻她的額頭,“相信我,你小時候的有些想法比咱們女兒更嚇人?!?br/>
    林質:“......”

    小魚兒坐在高高的椅子上,晃著腳丫子等安迪來給他抹藥水。她看了一眼后面沙發上的哥哥,他低著頭看手機,也不知道在跟誰聊天。

    “哥哥,你是不是在跟你女朋友聊天???”小魚兒扯了扯脖子上的黑布,覺得有些癢癢。

    十五歲的少年抬頭,俊秀的輪廓,清冷的氣質,坐在那里就像雕像一樣不可侵犯。而周圍若有若無的眼光飄過來,以女性居多。他有聶正均的基因,天生自帶一股凡人勿擾的味道。

    但一開口......

    “小丫頭,想詐我是不是?”他嘴角一勾,“哥哥我沒有女朋友,別好奇了?!?br/>
    小魚兒撇嘴,“可你剛才在看著手機笑?!?br/>
    “刷微博,碰上好笑的段子了?!彼掌鹗謾C走過去,彎腰揉了揉妹妹的頭發。

    小魚兒仰頭,“什么叫段子?”

    “跟你一時半會兒說不清,你長大了就明白了?!?br/>
    小魚兒幽怨的看著他,“怎么才算長大?”

    “嗯......”少年摸了摸下巴,說,“十歲吧,定一個小目標?!?br/>
    安迪拿著藥水走過來,準備動手了。

    “我都迫不及待了!”小魚兒動了動屁股,興奮的把爪子握在一起。

    橫橫:“你這些成語都跟誰學的?”

    “你們呀?!彼龘芰藫芮懊娴念^發,理所當然的說。

    橫橫嘖嘖嘖的搖頭,“看來你以后比哥哥學習好?!?br/>
    “當然!”她挺起小胸脯,十足自信。

    橫橫想的是她這么小就善于學習邏輯強大,以后無論文理科都有前途。小魚兒想的是,哥哥常年

    都是吊車尾的那一類,不知道被爸爸批評了多少次了......還好還好,她向來都是被表揚噠~

    ......

    林質瞪著眼前的小卷發,聶正均在后面攬著她的腰,不讓她沖上前去。

    事實上林質也沒有這么暴躁,她只是懷念那個萌萌的牽著她的手不會亂跑更不會亂提要求的小女

    兒......那個時候她多可愛呀,邁著小腿,總是“媽媽媽媽”的叫,不像現在......

    “媽媽......”小魚兒抖了抖卷發,怯怯的看著她。

    林質整理了一下情緒,走過去,蹲在她的面前??粗◆~兒渴望被贊同的眼光,她心軟了......

    溫柔的親了親她的臉頰,看著她的眼睛一點點被點亮,林質說:“很漂亮,很有個性.....”

    小魚兒不知道什么叫“有個性”,但她知道什么叫漂亮。展開雙臂撲到了林質的懷里,她終于能

    大膽的講述了。

    “媽媽,我跟你說哦,安迪叔叔.......”吧啦吧啦,像是一串炮彈一樣打出來。

    橫橫上前攬著林質的肩膀,低聲說:“她燙成這樣,幼兒園的老師不會批評她嗎?”

    “不會,老師還算開明?!绷仲|說。

    橫橫捏了捏她的肩膀,笑著說:“你不會真的在生氣吧?”

    林質無奈的笑,“你爸太寵著她了?!?br/>
    橫橫笑,“我們家的小公主,又可愛又聰明,誰不寵?”

    就連老太太老爺子都把這丫頭當做掌上明珠,因為她,兩位老人家對林質的氣都消了不少,不再

    為難她,偶爾還跟她聊聊家庭瑣事。

    小魚兒見媽媽和哥哥聊上了,哼了一聲,又掛到了聶正均的脖子上,趴在他的耳邊,像是在說悄

    悄話。

    林質側頭問橫橫:“你中期考試考得怎么樣?有進步嗎?”

    橫橫摸頭,“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又倒數了?”

    “咳咳,有個家長會,你去一下吧?!?br/>
    林質:“不是批判大會吧?”

    “不是,就是很普通的家長會?!睓M橫保證。

    “哦,那你爸可以去呀,他還沒去過呢?!?br/>
    橫橫握緊了林質的手,懇求道:“千萬別!我爸爸那個脾氣你也知道,講究經濟制裁,落到他手里我非得脫層皮不可?!?br/>
    林質挑眉,他立馬表示:“期末考試我保證考進前二十?!?br/>
    “確定?”

    “拿人格保證?!?br/>
    “換一個?!?br/>
    “哦,換什么?”

    “拿信用卡保證,考不進沒收?!?br/>
    “......好吧?!蔽笕?,不過如此。

    聶正均看著兒子和林質在一起嘻嘻哈哈的樣子,比跟自己在一起放松多了......他忍不住親了一

    下女兒的額頭,還好,這丫頭比他哥哥膽子大很多。

    “爸爸?”她講到一半,他的舉動讓她感到莫名其妙。

    “嗯,寶貝繼續?!甭櫿鹚?,溫和的說。

    桌子上的晚餐已經擺好,聶正均把女兒抱上凳子,橫橫牽著林質過來。

    一家四口落座,溫馨的燈光下,他們低聲交流,談論今天的趣事。最大的收獲著莫過于小魚兒,頂著爆炸頭,握著自己的勺子,眉飛色舞的講述今天的經過,包括哥哥疑似有女朋友的事。

    林質看過去,“你有女朋友?”

    橫橫在吃魚,差點被卡到。

    聶正均的目光飄過去,有警告的意味。

    “絕對沒有!”他趕緊保證。

    “有也沒關系,橫橫有分寸的?!绷仲|溫柔的笑著。

    聶正均說:“是嗎?”

    林質說:“這個年齡有喜歡的女孩子很正常呀?!?br/>
    橫橫同情的看了她一眼......

    “哦?那你在這個年齡段喜歡誰?”他云淡風輕的問一句。

    果然.......橫橫在旁邊為林質點一根蠟。

    小魚兒在爸爸媽媽之間來回看,搞不清他們到底在說些什么。

    林質看向餐桌,“哎?今天有魚呀?!?br/>
    ......百度直接搜索: "天晴書院" 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www.tqshuyuan.com = 天晴書院)

免費看片APP    美女直播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福利大放送

chinesevideo国产在线_国产网红黑料吃瓜网站_亚洲一卡2卡3卡4卡5卡乱码_yellow字幕中文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