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an class=第88章 番外之隱婚大白于天下  卑鄙的我??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最懂你的H漫畫平臺,魔女和宅男的最愛,點擊立即進入不一樣的二次元世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林質帶著小魚兒在美國住了大半年,這段時間里易誠的病情反反復復,光手術都動了四次,要吃的藥要做的術后恢復,更是在一定程度上考驗著病人和親屬的心臟耐受值。

    直到主治醫生徹底宣布易誠可以出院了,林質才定了回程的機票。

    而這個時候,小魚兒已經快要一歲了。

    穿著嫩黃色的小裙子在爬爬毯上滾來滾去,真像一只擱淺在岸邊的小魚,翻著肚皮蹬腿兒,根本不在意屋子里還有兩位男士在場,而她這樣的舉動又是多么的不淑女。

    “東西都收拾好了?”易誠手里握著一只細長的手杖,雙手搭在上面,真像民國時期家里穿著長袍的老爺。

    林質說:“都收拾好了,后天就走?!?br/>
    “他......不來接你們母女倆?”易誠揣度著她的心情,小心翼翼的問。因為林質在美國陪了他這么長時間,他擔心會讓他們夫妻之間造成隔閡。平心而論,聶正均實在是一個太有魅力的男人,他的身份地位決定了他面臨的外部誘惑會遠超于平常男人,而易誠很擔心他這個單純的侄女能不能拴住他。

    林質輕笑,“他在歐洲出差,來不了。況且我和保姆也能行,不用興師動眾?!?br/>
    易誠緩緩的嘆了一口氣,望著窗外綠成一片的梧桐,悠悠做聲,“他很適合你,可堪良配?!辈粌H是因為他優秀,更因為她喜歡。

    “您終于承認了?”林質面帶微笑,瘦削的臉龐擋不住那雙眸子里的光亮,反而更襯出了神采奕奕。

    “不承認不行,孩子都這么大了?!币渍\努努嘴,看向一邊撅著屁股啃毯子的小魚兒。

    林質上前幾步把她抱了起來,她懵懵懂懂的看著媽媽,嘴角還掛著晶瑩的口水,似乎是在疑惑正在進食怎么被打擾了?

    “不愛衛生,真不乖?!绷仲|用手絹擦她的口水,摸了摸她癟癟的肚子,笑著問,“小魚兒餓了呀?”

    她胖胖的屁股在林質的大腿上扭了幾下,“噢噢噢”的叫了幾聲,沖著對面的易誠。

    “來外公抱,讓媽媽去給你沖奶粉?!币渍\伸手。

    林質猶豫,易誠拍了拍手,小魚兒笑得更歡了,抖著腿移動著肥肥的屁股就要往那兒去。

    “放心,抱她我還是可以的?!币渍\笑著接過小魚兒。

    林質說:“那你小心著點兒,實在不行的話把她放到地上讓她自己爬?!?br/>
    易誠低頭逗小魚兒,“看看你媽媽,真是狠心,我們小魚兒這么漂亮怎么能忍心放在地上爬呢?

    又不是小狗......”

    林質:“......”她還不是擔心他的身體?

    她起身沖奶粉,不想理這對“忘年交”。

    林質走的時候跟易誠訂好了協議,最多五年她便要卸下moon的重任,五年時間內他一定要好好休養,不然她真的會甩手走人的。易誠連連答應,目光放在小魚兒的身上移不開。

    林質帶著女兒登上飛機,踏上了回國的旅程。

    深夜兩點,首都機場,下了飛機林質有些咳嗽,可能是在飛機上著涼的緣故。她把小魚兒交給保姆,自己推著箱子跟在后面。

    走過一個轉角,她戴著黑色的鴨舌帽低頭捂嘴咳嗽,并沒有看到坐在那里等候的人。小魚兒被他接過,懷里的女兒睡得一臉愜意,紅撲撲的小臉證明她比媽媽要能干一些,絕不會在飛機上睡一覺就感冒了。

    林質察覺到周圍氣壓的變化,抬頭便看到了在保鏢簇擁下的他。白色的襯衣黑色西褲,外套隨意的被搭在一邊,卷起袖邊,他低頭察看睡著的女兒。

    “你怎么來了?”她聲音嘶啞,有些疲憊的澀意。保鏢接過她的箱子,她得以上前一家人團聚。

    男人伸手摸了摸她的臉蛋兒,“提前結束那邊的事情回來了,剛好比你們早到一個小時。嗓子怎么了?”

    “有點兒癢,沒事?!?br/>
    林質伸手和他十指相扣,夫妻倆已經有兩個月沒見了,他和她都忙,即使他曾來往于美國和b市之間,但那也是杯水車薪,止不了渴。

    兩人牽手往外走去,沒有甜膩的相擁場景,沒有一訴衷情的動人畫面,只是他抱著女兒牽著她,如果不是后面一群保鏢尾隨,真像平常的一家人。爸爸負責抱女兒,媽媽負責跟著爸爸,多好。

    黑色的賓利滑入車流,在夜色的掩護下回了家。

    小魚兒睡得不知不覺,換過了好多睡覺的地方都沒有打擾到她,直到被放進熟悉的小床,她蹬了蹬腿,居然無意識的露出了一個微笑。

    聶正均坐在她的床前,用指頭觸摸她的小臉,滑溜溜的,可見營養很是不錯。

    回了臥室,林質從浴室里出來了,穿著單薄的睡衣勾勒出她瘦削高挑的身形,撐著桌子的一角咳個不停。

    聶正均手里拿著藥端著水放在她的面前,她一抬頭,沒了帽子的遮掩他才發現她已經瘦成了這樣。

    他伸手掐上她的腰肢......那么瘦,完全不是走的時候的尺寸。

    林質卻一反常態,熱情的擁住了他。

    “怎么了?”他發現他的嗓音也啞掉了。

    林質墊著腳抱著他的肩膀,她說:“在美國我們都沒有好好說過話......”

    “你想說什么?”

    “......我想你?!?br/>
    聶正均環住她的腰,將她勒向自己,“我不是在這里嗎?”

    林質莞爾一笑,“我是說給在美國的自己聽的,我想你,哥哥......”

    聶正均鼻子一酸,他沒有想哭,只有滿滿的心疼。

    “不是信誓旦旦的會照顧好自己?你就是這樣照顧我老婆的?”他粗聲粗氣的質問。

    林質推開他,雙手掛在他脖子上,目光在他嚴厲的臉龐上掃了一個來回,她說:“我盡力了,但她一直在心底想你,日思夜想,熬成這樣了......”

    聶正均再也忍不住了,他低頭朝她紅潤的嘴唇吻過去,摩擦、撕咬,他一貫的路數。她墊著腳尖仰著頭,閉上眼睛回吻。

    她只知道,這一刻她是他的小女人,她需要這樣的親密,需要他灼熱的溫度來燙平她最后的一縷思念。

    “......我好像感冒了?!贝烬X相依的時候,她笑著這樣說。

    他伸手褪去了她身上的睡袍,隨著她的曲線滑落,他抱著她走向大床......

    “我可以分擔一部分病毒......”他雙手撐在床上,目光炙熱,像是要吞噬一切的巖漿,不管不顧的朝她洶涌而來。

    她仰頭悶哼一聲,高高的脖頸揚起,像是引頸就戮的天鵝,美麗而脆肉。

    “......太好了?!彼]著眼,輕聲呢喃,點燃了最熱烈的一絲戰火。

    ......

    睡到半夜,聶正均發現懷里的人溫度燙得驚人,一摸,額頭滾燙,呼吸粗重,她發燒了。

    結束完一場酣暢淋漓的性/愛后在醫院醒來是如何感受?林質沉默。

    她的頭發齊肩長了,柔順的搭在瘦弱的肩膀上,低眉順眼。身上穿著空空蕩蕩的病號服越發顯得稚嫩,像是剛剛走出校門的高中生。

    聶正均推門進來,有那么片刻他覺得剛才推開的那扇門是“時光門”,他倒回了十年前......

    “哥哥,我的習題冊在哪里?”病床上蒼白的小臉仰著頭問他。

    男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頭也不抬的說:“做題做到發高燒,你是第一個?!?br/>
    女孩兒垂下頭,“我才做完的,你別給我扔了......”

    男人抬起頭,英俊威嚴,“燒了?!?br/>
    她震驚的看著他,口齒不清,“燒、燒了?”

    “嗯?!彼皖^看電腦。

    女孩兒躺在病床上,眼睛空洞,思緒放空。

    “林質?!迸赃叺哪腥撕傲艘宦?。

    “在......”她弱弱的回應。

    一本習題冊飛上她藍白相間的被子,端端正正的出現在她的面前。

    “下次再沒日沒夜的做題把自己搞到醫院來,你知道我會怎么做?!彼哪抗饩奂谒男∧?br/>
    上,沒有忽視那興奮的紅暈。

    女孩兒連連點頭,“不會了,不會了?!?br/>
    ......

    現在回想起來,他好像一直在無原則的退讓自己的底線,在她面前,好像任何那跟叫“聶正均的紅線”的東西一直是彈性的,可以任意伸縮的。

    “你別這樣看著我?!绷仲|縮了縮肩膀,被做到醫院也不是她可以控制的啊,她都說了感冒了......不、不是技術的問題啊。

    聶正均拍了拍她的腦袋,無奈又寵溺。

    林質察覺到他的心情還不錯,伸手握上他的手,仰頭,“我什么時候可以出院?”

    “完全好的時候?!?br/>
    “感冒的周期是七天,我吃點藥就好了......”

    “你昨晚發燒三十九度,知道嗎?”聶正均托了一把椅子坐在她的面前。

    林質咳了一聲,“正常?!?br/>
    “正常?”他揚起眉毛,驚疑。

    “說明表皮的溫度終于跟上了我的內在溫度......”她執起他的手,一雙眼睛溫柔似水,“我一直是以這種溫度在愛你呀......”

    要命了。

    有愛情的滋潤,林質這場感冒并沒有持續多久。只是病一好馬上又要投入工作,剛剛進入你儂我儂架勢的兩人,心癢難耐。臥室的大床都快塌了也無法訴清相思的衷腸,反射弧極長的某倆人,現在才有了婚姻的感覺。

    只是有一個煩惱,小魚兒很久沒有見過爸爸了,她,忘記了......

    林質抱著女兒結結巴巴的解釋,“不、不是我沒有在她面前提你啊,是她記性太差了......”

    剛剛被女兒拒絕的聶正均,深吸了一口氣,蹲在小魚兒的面前,“再給你一次機會?!?br/>
    “她聽不懂啦?!绷仲|好心的說。

    聶正均抬頭,眼睛里的寒意讓林質抖了三抖,他一笑,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我說的是你?!?br/>
    林質:“......”

    “女兒還小我不怪她,你呢?”

    林質苦不堪言,自作孽不可活,早知道她就把聶正均的照片掛在女兒的胸前了,有時間拿來啃一啃,她那么愛啃來啃去的,說不定早就記得了。

    “哥......”

    “乖,我相信你?!彼⑽⒁恍?,瘆人得很。

    要讓女兒喜歡上爸爸分幾步呢?林質不清楚,這不是她擅長的領域。

    “傻呀!讓小魚兒和爸爸多交流就行了??!”琉璃這樣說。

    “可是他很忙呀,沒有時間跟小魚兒玩兒?!?br/>
    “那倒也是,我們家潤潤開始也排斥林峰,最后還是我上班了情況才好轉?!?br/>
    “怎么好轉?”林質眼睛一亮。

    “我上班的時候潤潤經常被林峰帶到公司去呀,他辦公室寬敞,潤潤玩兒起來也是撒了歡似的瘋?!?br/>
    林質福至心靈,跑去跟聶正均匯報。

    “帶到公司去?”他伸手撫摸她的腰線,似乎是在揣摩。

    林質瞪大了眼睛,心里想:辦法我提供了,有用沒用看你自己了。

    聶正均看著她一副“再也不關我事”的樣子就來氣,伸手擰了一把她的腰,她低聲呼痛。

    “痛痛痛......”

    聶正均捏了一把她的臉蛋兒,“嬌氣,我根本就沒使勁兒?!?br/>
    林質撩起衣服給指給他看,上面一團烏青,不是剛剛擰出來的是,是在昨晚的床上......

    他咳了一聲,愧疚的說:“下次我輕點兒?!?br/>
    每次都這樣說,后來興致一來還是控制不了力度。林質在心里暗暗嘀咕,面上順從的點了點頭,不讓他看出來。

    “好吧,你說的辦法我姑且一試?!甭櫿f。

    林質點頭,“買個大一點的爬爬毯,她最喜歡爬來爬去的了?!?br/>
    想起女兒的特殊愛好,正經如他也不免失笑。到底是隨了誰,那么愛啃愛爬,仿佛一刻都停不下來。

    聶正均開始帶著小魚兒上班溝通感情,林質的工作也步入正軌,她負責的九州城項目正式對外發出融資邀請。

    林質忙得昏天暗地,紹琪還要來向她輸送八卦。

    “伯娘~”她扭著小蠻腰進了林質的辦公室,一聽這稱呼,林質差點堵住自己的耳朵。

    “你正常一點?!?br/>
    紹琪垮下了肩膀,走了幾步癱在沙發上,這樣端著一天了,她也很累。

    “恒興總部的最新八卦資訊,要不要聽?”她翹起二郎腿笑著看向埋頭工作的林質。

    “你在我這里還能兼顧到那邊的八卦,工作能力不錯呀?!?br/>
    紹琪撇嘴,“我好歹也是聶家大小姐,不能有點兒旁門左道的消息來源呀!”

    林質說:“歇完了就快點兒出去工作,我付你工資可不是讓你來當閑人的?!?br/>
    “伯娘~”她哼哼唧唧的喊了一聲。

    林質頭大如斗,投降:“大小姐,你想說什么快點兒說?!?br/>
    “你什么時候和我大伯地上戀情化了呀?”她撐在膝蓋上,笑瞇瞇的問。

    林質筆下一頓,“什么?”

    “你都愿意讓小魚兒出現在公眾的面前了,難道還不是愿意讓大家知道你聶家少奶奶的身份了?”

    總裁抱著一個軟萌的小嬰兒進了辦公室,這個消息之于恒興的人,無異于普京再婚奧巴馬離婚,

    敘利亞和美國和解,朝鮮表示再也不研究核武器了......

    林質錯愕,然后拿了電話撥了過去。

    紹琪心情頗好的扭腰離開,達到了傳遞消息的目的,她自然就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你怎么不提醒我!”林質懊惱的對著那邊的人說道。

    “你技術性失誤,作為和你站在對立方的人,我感到很高興?!蹦沁叺娜诵Φ弥镜靡鉂M。

    林質說:“所以你是一早就反應過來了?”

    “嗯哼?!?br/>
    “今晚你睡沙發吧?!绷滔乱痪浜菰?,林質使勁兒掛了電話。

    小魚兒仰頭,一臉呆萌的看著笑得很詭異的爸爸:嗚嗚嗚,好可怕,媽媽......

    聶正均抱起被嚇哭的女兒,拍了拍她的肉屁股,“沒良心的小家伙,爸爸都不認了?!?br/>
    小魚兒:爸爸是什么好吃的?可以啃嗎?

    林質比聶正均先回家,換了一身棉布休閑的衣裳坐在沙發上,隨手翻著書,重點等某人回來算賬。

    因為帶著小魚兒沒有辦法應酬,所以聶正均早早的就回了家??粗谏嘲l上等著找他麻煩的愛妻,他在心里發笑。

    小魚兒在爸爸的臂彎中睡著了,畢竟啃了一下午的樂高和桌子腿兒也很累人,需要休息休息了。

    “我們談談?!绷仲|看了他一眼放下書,攻氣十足的率先上了樓。

    聶正均摸了摸下巴,照這樣的劇本發展下去,或許今晚可以解鎖新姿勢?

    一進門,某人就先給他來了一個連環十三拳外加佛山無影腳。

    “你知道這種行為是以卵擊石,對我沒有任何殺傷力吧?”聶正均握著她的雙手舉起來,皺著眉說道。

    “知道?!绷仲|瞪著他。要是真的傷到他了,她還不樂意了呢!

    聶正均微微一笑,扛起她走向大床。

    “喂、喂......你不是搞反了對象啊......”林質驚恐的大叫。

    聶正均伏在她的上方,邪惡一笑,捏著她的下巴逼著直視他,“老婆,保持這種對我的怒氣,我們可以來點兒十/九/禁......”

    林質的三觀在這一晚,裂了。

    兇狠起來的男人就像是一匹狼,她就像是不停在狼嘴下防抗的獵物,她越反抗他越興奮。兩人在床上就像是在進行一場戰爭,你攻我躲,你強我弱,勢均力敵......林質本來不想配合他的,但他的攻勢是在太熱烈太具有侵奪性,本能被喚醒,她紅著眼睛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徹底宣告了這一場以性/愛為手段的戰爭的伊始。

    醒來以后,她覺得自己是瘋了,居然會和他配合得如此默契。

    他的呼吸噴在她的后背,密密麻麻的雞皮疙瘩起來。她想,自己骨子里真的是跟他一樣的人,無論怎么用盡偽裝,在彼此的眼里總能爆發出最真實的一面。

    她翻過身凝視他的臉龐,好神奇,一場激烈的性/愛,她竟然認同了自己和他是一類人。

    “怎么了?”他張開眼,低頭咬在她的鎖骨上。

    “我不生氣了?!彼f。

    “哦?是因為我技術太好取悅你了?”他悶笑著說。

    林質瞪他,他投降,“好好好,你說?!?br/>
    她伸手環過他的腰,兩人嚴絲合縫的貼合上,她說:“我得承認,我是你的妻子,我們很合拍?!?br/>
    “在床上......唔......”后半部分被她的手擋回了喉嚨里。

    她雙頰飛上了緋紅的云霞,目光像是要滴水的溫柔,“嗯,這個也是,但不是重點?!?br/>
    他忍不住悶笑,愉悅又動人。

    她氣餒的放下手,算了,即使不和他說清楚他們仍舊會熱烈的相愛,何必再說出來被他嘲笑?

    “皎皎......”他的手穿入她黑色的發絲,這樣溫柔纏綿的舉動由他做來,別樣的挑動人心,“你終于不怕我了?!?br/>
    林質噗嗤一笑,像是夏天最涼爽的一縷清風,徐徐而來,吹入人心。

    ————————————————————-正經的分割線——————————————-

    小魚兒對跟爸爸一起上班很感興趣,一個新環境,肯定有很多地方值得啃啃啃......鑒于女兒正在長牙齒,需要磨牙,林質給她買了很多磨牙餅干,不然他辦公室的桌子腿兒早晚會被這丫頭啃缺一塊兒。

    “寶貝,跟媽媽說再見?!甭櫿е畠鹤M車里,林質站在外面揮手。

    小魚兒打了一個呵欠,懶洋洋的被爸爸捏著爪子揮了揮,下巴搭在爸爸的肩膀上,呵欠一打,滿

    眼的淚水。

    “小樣兒......”林質仍不住笑。

    聶正均穩穩地抱住她,拍拍她的背,她的腦袋在他頸窩處蹭了蹭,癢癢的。

    “晚上見?!绷仲|低頭親吻他的臉龐。

    聶正均眉毛一跳,很懂嘛。

    林質坐上另外一輛車,也開始了忙碌的上班生活。

    以為今天只是很多個平常日子里的一個,卻不想下午的時候就出了一件大事。九州城項目開工伊始,塔吊工人因為暑熱,在攀爬的過程中不慎掉下來,當場死亡。

    雖說項目承包給了施工方,但在媒體監督如此廣泛的現在,開發商moon也卷入了事件當中。

    生命無常,林質在難受的當口也不忘自己的職責,關于后續處理媒體看的是他們的態度,這樣偶發*件并不會對企業名譽造成多大的影響,到時候對家屬的補償和對公眾的交代才是重點。

    “馬上召開新聞發布會?!绷仲|說。這樣的事情越延遲越可能醞釀出風險,而在這個關頭她和moon承受不起任何閃失。

    下面的人問:“林總,誰來做這個報告?”

    “我來?!彼拖骂^整理文件,沉聲說道。

    第一次暴露在媒體面前,林質是膽怯的。數十臺攝像機會對準她,有無數記者會等著追問她,她站在落地窗前俯視這個城市,不知道自己是否有這樣的勇氣。

    電話響了起來,是手機。

    “喂?”林質聲音低沉,前所未有的沉默。

    聶正均在那頭聽到消息后就趕緊打電話過來,他了解她,最讓她心中難受的不是公司的名譽以及如何被媒體描寫,最難過的,應該是那個從未謀面但兢兢業業的工人。

    “照顧好他的親屬,這是你可以幫他做的,不要難過,我和女兒會擔心的?!?br/>
    林質沉默了半響,蹲下身來,捂著嘴,眼眶里蓄積了眼淚。

    “這樣的事情怪不了誰,你也無能為力。皎皎,盡力處理后續,讓他的家人能夠平靜接受,這才是重點?!?br/>
    斷斷續續的哭聲從電話的另一邊穿透過來,他的心狠狠一緊。

    今天,注定是她生命中不能忘記的一天,她懂得了什么叫世事無常。也許那個工人今早還興高采烈的出工,等著一天結束去接孩子放學,等著攢足錢給老婆買衣服首飾,等著給妻子兒女創造一個更好的生活環境??涩F在,什么都沒了,命沒了,家破了,這個世上又有一個孩子失去了父親。

    晚上六點關于此次做出回應的新聞發布會。

    “問題我都篩選過了,您看一下,心里有數就行?!泵貢谂赃呎f道。

    林質掃了一眼,說:“謝謝,我知道了?!?br/>
    時間一到,她穿著一身黑色西裝,面色沉重的出現在會場。閃光燈對著她嚓嚓的閃個不停,她沒有皺眉沒有停頓,向著臺上走去。

    秘書準備的發言稿她沒用,她不想過分公式化這件事情。

    而她一出場,女性記者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這不就是傳說中男人的理想型么,高挑美麗,有錢有能力......她們要問什么問題來著,好像忘了?

    而男性記者不約而同的咽了一下口水,好溫柔好有氣質的年輕總裁啊,端莊秀麗,舉止大方,宜家宜室......他們一定要搶著前面問,爭取留個好印象才行啊啊啊啊啊。

    看完直播,聶正均關掉電視,問身邊的人,“新灘的項目招標會什么時候進行?”

    “預定的是下周二?!?br/>
    “提前到明天?!?br/>
    “......是?!奔词购闷?,陳秘書也沒有詢問。老板的風格,他略有領教,老板寵妻的路數,他好像更有了解。

    橫橫來公司一塊兒等林質回家,看到了新聞報道,他貼心的從學校趕來。

    “今天不是周末呀?怎么這么早回來了?”林質笑著挽著他的胳膊,兩人一塊兒下電梯。

    “今天是我們老師生日,放一天假?!彼冻鰸嵃椎难例X,笑得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樣子。

    “胡說?!?br/>
    “好吧,是我擔心你,請了一節課的假?!睓M橫看向她,笑意甚濃。

    林質長吁了一口氣,笑了笑,“輪到你擔心我了,看來你也長大了?!?br/>
    “我早就長大了好不?”他牽著她的手走出電梯,“是你一直把我當小孩兒而已?!?br/>
    林質聳肩一笑,心情放松了不少。

    今天的新聞發布會與她預想中的有些出入,她一直認為記者們是文字工作者,說起話來應該婉轉迂回一點,但沒想到這些記者跟打了雞血似的,亢奮又語速極快,她差點下不來臺。好在最后時間有限,她提前離場交給公關部來繼續,不然她真的有可能成為第一個被為難在臺上的公司負責人。

    而讓記者們放過她的一個關鍵因素她卻沒有猜到。去了這么多場公關發布會,她是第一個脫稿回應的總裁,記者們是無事也要掘地三尺的人,這次放過她,大概也是因為她的真性情。

    睡覺之前林質幫聶正均接了一個電話,他在浴室里,她便幫他接了起來。

    “太太?”

    “嗯,是我,你找他有很重要的事嗎?”

    陳秘書答道:“明天的媒體見面會已經安排好了,請您轉述給老板?!?br/>
    “好的,麻煩你了?!?br/>
    “不麻煩,再見?!?br/>
    “嗯,再見?!?br/>
    林質掛了電話坐在床邊,聶正均擦著頭發走出來,她晃了晃手機,“陳秘書說媒體見面會安排好了,讓我給你說一聲?!?br/>
    “嗯?!?br/>
    林質偏頭,“什么媒體見面會?”

    “關于新灘的招標?!毖院喴赓W,他一貫的風格。

    “要開始了?”林質眼睛一亮,“那是不是合作伙伴可以報名了?”

    他走過來刮了刮她的鼻子,說:“這么想摻和???”

    林質目光懇切的點頭,“特別想?!?br/>
    “想也不給你開后門?!彼@過她,伸手拿起了手機。

    林質:“......”

    晚上睡覺,林質模模糊糊的感覺到他在親吻自己的后頸,濕熱的舌頭游移,她悶哼了兩聲。他湊上前來,抵在她的耳邊說了一句話,林質睡意太深沒有聽清,之后想來可能是“我會保護你”之類的。

    恒興的媒體見面會,一部分是發布招標公告,一部分是對新灘的建設做一個簡單的說明。而大家都沒有想到的是,這個“簡單的說明”居然由恒興的*oss——聶正均來做。

    在場的人受寵若驚,參與的媒體都興奮的將鏡頭對準了他。*oss不常出現在媒體上,但一旦出現,必定會掀起一番浪潮。無論是金融界還是媒體界,聚焦的目光都會在他的身上。

    ppt介紹完畢,進行自由問答環節。對于聶正均,記者們向來是推崇有、敬畏有、害怕有,所以整個氛圍是和諧而良好的,直到一個瘦瘦高高的男生站起來......

    “請問聶總,作為moon曾經的競爭對手,你對昨天他們做出的回應怎么看?”

    全程死一般的寂靜,不少前輩向這小子投去了敬畏的眼神,初生牛犢不怕虎啊,兄弟,這可能是你作為記者最后一個能留下的畫面了。

    助手看向聶正均,只要他一個眼神示意他馬上能喊停,悄無聲息的化解這個局勢。

    他微微抬手,問了一句:“這位記者朋友,請教一下你的姓名?!?br/>
    “敝姓袁,袁飛?!蹦猩斪∷哪抗鈮毫?,迎難而上。

    聶正均點頭,“很好?!蹦抗庖粧呷珗?,不少人都悄悄咪咪的低下了頭,他接著說,“作為moon的同行以及曾經的對手,我對此次他們遭遇的突發事情表示同情,對他們迅速處理問題的行動表示贊賞,同時,對遇難者表示遺憾,希望親屬能夠節哀。另一方面,作為林質女士的先生,我對她的行為表示認可,也很心疼?!?br/>
    全程嘩然,在接下來的三秒之內,閃光燈更加熱烈了,無數的手舉了起來表示有很多問題要問。

    “袁飛先生,你還有什么問題嗎?”聶正均問。

    袁飛也很震驚,他結結巴巴的開口,“請問,您和moon總裁林質的關系是......”

    “夫妻?!痹谒€未問完時,聶正均先一步回答。

    如果這是一部電影,導演切到了慢鏡頭,那觀眾都可以看到,在場那么多的人,面部表情卻只有一個——難以置信。

    聶正均想要達到的目的已經完成了,匆匆下臺,保鏢護送他離開會場。只是苦了公關部的發言人,面對記者的□□短炮和喪失的理智,他有苦難言。

    總裁隱婚了,為什么受傷的是他......

    消息鋪天蓋地的蔓延開來,無論是傳統媒體還是新媒體,財經版和社會版的頭條都是關于b市商界大佬聶正均的隱婚事件,隱婚不可怕啊,誰關心有錢人娶了哪個老婆?可怕的是老婆也是上市公司的總裁,年輕漂亮啊。如果這樣還不可怕的話,那這個上市公司還曾經公開叫板過恒興呢?那這個老婆曾經和他以兄妹相稱呢?

    這個世界,凌亂了。

    同樣有這樣想法的就是女主角了,莫名其妙被各種電話轟炸,她有幸在電視重播上看到自己的老公是如何捅破了他們隱婚的真相的......雖然老公力max,很迷人很性感,但這種被算計的感覺是怎么回事?

    兩人對坐,一人在頭一人在尾,長長的餐桌,火光四射。

    小魚兒被哥哥抱上了樓,是非之地,不能久留啊。

    林質抱胸翹著腿,直視對面的男人。保持這樣的定格的畫面兩分鐘之后,她拉開凳子起身。

    聶正均看她一步一步的走來,心里也有點兒沒底,畢竟這曾是雙方都達成的約定,他貿然自私的撕毀,好像確實過分了一點。

    “老婆,家暴的話......我明天還有兩個會?!彼粗哌^來,半開玩笑的說。

    林質走到他的面前,雙手一伸,捧起他的臉親吻下去。

    柳暗花明又一村......他腦海里居然冒出了這樣一句詩。

    “獎勵你的?!彼恍?,微微養回一點肉的臉龐艷光四射。

    聶正均心跳加速,“獎勵?不是懲罰?”

    “按照你的身家地位,公開承認我的身份我覺得十分榮幸吶?!彼刈诓妥郎?,嘴角含笑。

    好了,他確認這是諷刺。

    “最近有沒有喜歡的衣服首飾?鞋?包包?”他雙手搭在她的腰上,仰頭笑著問。

    林質晃了晃食指,“這招對我沒有?!?br/>
    “那你喜歡什么,我可以送給你?!?br/>
    林質微微抬起下巴,學著他以前拒絕她的樣子,“對不起,我不受賄?!?br/>
    傲嬌、可愛、性感、溫柔、恬靜、熱烈......所有自相矛盾的贊揚女性的褒義詞他統統可以明目張膽的用在她的身上。

    不好意思,聶正均的女人,就是這么優秀。

    她不知道他的腦子里已經沸騰開來,翹著腿,她瞇起眼睛,“你不是又在打什么壞主意吧?”

    他伸手,順著她的腳踝一直往上摸,沿著優美的腿部線條,“老婆,要不要來點兒熱暴力?”

    “比如?”

    “用你出色的技巧,在床上讓我欲/生/欲/死?!彼斨粡埻捞斐勺屓送吮苋岬哪?,一本

    正經的建議道。

    林質:“......”

    這到底是不要臉還是二皮臉?她真的很難定義。百度直接搜索: "天晴書院" 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www.tqshuyuan.com = 天晴書院)

免費看片APP    美女直播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福利大放送

chinesevideo国产在线_国产网红黑料吃瓜网站_亚洲一卡2卡3卡4卡5卡乱码_yellow字幕中文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