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an class=第89章 番外之我要一個婚禮  卑鄙的我??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最懂你的H漫畫平臺,魔女和宅男的最愛,點擊立即進入不一樣的二次元世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因為聶正均回答記者問時的神來之筆,林質已經有兩天沒有出家門了,公司的一切事情也由秘書轉述。

    最高興的莫過于小魚兒了。之前在美國的時候能天天和媽媽朝夕相處,現在回來了反而見面的時間少了,她很不滿意。

    “寶貝,再吃一點?”林質舉著勺子喂她,她嗖地一下就側開了臉。

    橫橫在對面悶笑,趴在桌子上用沒使用的勺子戳她的胖臉,她被迫轉過來,小胖手一下子就抓住

    勺子柄,和哥哥進行拔河比賽。

    聶正均從樓上下來,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其樂融融的畫面,不禁駐足觀看了片刻。

    “趴,趴......”小魚兒的嘴巴蠕動,像個小喇叭似的“趴趴”不停。

    聶正均走過來抱起她,在外力的作用下她手一松,所以這場比賽哥哥贏了。

    她雙手搭在聶正均的肩膀上,吧嗒了兩下嘴,林質趁此機會塞了一口蔬菜糊糊進去。

    “吃飽了嗎?”他笑著問女兒,順手摸了摸她挺起來的小肚肚。

    林質放下碗,說:“上班去吧,你不是還有早會?”

    一個安逸的環境會讓男人喪失斗志,他難舍的親了親老婆的臉蛋兒,真想就這么甩手不干了待在

    家里享天倫之樂。

    林質笑著抱過女兒,揮了揮她的爪子,“爸爸再見?!?br/>
    橫橫提著書包站起來,“哥哥要去上學了,小魚兒拜拜!”

    “哥哥要好好學習哦?!绷仲|笑著說。

    陸陸續續的,一個個的離開餐桌,就剩小魚兒和林質了。小魚兒留戀的看了看窗外,蹬著小腿兒想出去。

    保姆拿了一張碎花布鋪在草坪上,林質將她放上去。

    青草的香味......她咧嘴一笑,毫無意外的啃了上去。

    林質快速制止,順便塞了一根磨牙棒在她手里,“寶貝,你怎么什么東西都要吃?”

    小魚兒坐在花布上,穿著白色蓬蓬裙的她一笑就露出了碎米牙,太有損形象了。

    林質上樓辦公,保姆接手照看小魚兒。

    瀏覽了一下網頁,發現她和聶正均的事件熱度還是居高不下,而且隱隱有不好的言論流傳出來了。她是聶家的養女,當時moon和恒興爭奪bp項目的時候她選擇站在哪一方成為人們熱議的焦點,美人和江山,這是自古以來最能煽動大眾情緒的故事了。

    電話響了起來,是琉璃。

    “喂?”

    “聽你有氣無力的樣子,是不是正在為網上那些事兒煩呢?”琉璃問。

    “還好,就是不習慣別人這樣討論我們的生活?!?br/>
    “嗯,不可否認的是聶總把你逼到了一個女性的對立面去了。但是呢的股票漲了好多個

    點,你看見了吧?”

    只要有強大的助力,民眾對一個公司的實力就會懷有良性的期待。作為moon的負責人來說,林質

    不得不感謝他。

    “接下來怎么辦?”

    “什么怎么辦?等風頭過去了沒有那么多記者在公司樓下堵我了,我就回去上班?!?br/>
    “我說的是你和聶總的婚禮,萬眾矚目下,難道不需要一個婚禮來交代嗎?你別忘記了,你倆還沒辦呢!”琉璃扶額,似乎比林質還要操心。

    林質手里的筆掉在了桌子上,她單手撐著腦袋目視前方,似乎是在放空。

    “主管來了,我不跟你說了......”琉璃捂著手機低聲說道,迅速地掛了電話。

    婚禮......

    她站起來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間,不是他和她的臥室,是她之前的房間。書架上的書一本本規矩的蹲在自己的位置,一層不染。林質手腳迅速地從它們中間找一樣東西,一本一本的翻過去,她記得是夾在某張紙里面......

    砰!抽一本書的時候旁邊的一本書掉了下來,剛好砸在她的額角。她沒有時間呼痛,因為那本掉下來的書隨之掉落了一張紙。

    就是這個,林質站了起來。

    那張紙有些泛黃,夾在書里久了,帶著印刷的味道??缮厦媲逦木€條仍在,用鋼筆勾勒的,多

    么明智的決定。

    林質眼睛亮亮的,嘴角揚起從未到達的弧度。將紙張貼在胸口,她像是在和那些輾轉難眠的青春說“嗨”。

    聶正均很晚才回來,帶著微微的酒氣,一進門就尋找那熟悉的倩影。

    “太太在樓上?!绷质逍χ鴱霓D角走出來。

    聶正均快步上樓,不過一日不見,他好似才陷入熱戀的小子,心急如焚的想要見到自己的心愛的

    女孩兒。

    門一推開,她穿著一身輕盈的薄紗坐在床上,濕濕的頭發搭在后背和胸前,浸透了一方□□。

    林質聽到聲音,回頭看來,“回來啦?”

    聶正均渾身一緊,握著門把手的手心微微汗濕,“你穿成這樣做什么?”

    林質低頭,“這不是你給我買的睡衣嗎?”

    是他買的,可他沒想過她會穿吶......

    林質拿起床上的畫,走過去展示在他面前,笑著問:“你看我畫得好不好?”

    她的眼睛里有期待,期待他讀懂自己的畫外音,期待他能一如既往的明白自己......

    聶正均沒有心思賞畫,他將那張薄薄的紙接過,隨手放在一邊。騰出了雙手,他一下子抱起面前的女人。

    林質眼皮一跳,不懂為什么劇情走向變成這樣了。

    “你是在勾引我?!彼煤V定的語氣這樣說。

    林質頷首低頭,看到了一邊被他放下的紙,有些失望。

    他把這樣的沉默理解成了羞澀,門一踢,他抱著她進了浴室。

    被按在浴缸邊沿上奄奄一息的林質想,誘惑也是一門技術活,不知道她算成功還是不成功......

    云消雨散,她縮在被窩里沉沉的睡去。聶正均起身喝水,路過那張被他放下的紙,他停下腳步,重新撿起來。

    不得不說,這是他人生中最值得肯定的無意間的行為。

    畫上畫著一堆男女,新郎新娘。

    聶正均將目光移到床上的人身上去,歉意頓生,他走過去低頭吻醒她。

    “嗯?”她無意識回應,睜開眼睛看他。

    “對不起?!?br/>
    “什么?”她腦袋還沒有清醒過來。

    他雙手撐在她的兩側,低聲說:“我欠你一個盛大的婚禮?!?br/>
    林質突然反應過來,看著他手上拿著的紙,搖頭:“我不想要很盛大的那種......”

    他伸手為她將發絲拂到耳后,耐心而溫柔的問:“那你喜歡什么樣的?”

    林質的手從被窩里伸出來,光/裸的手臂纏上他的脖子,微微一笑,她說:“我想要一個簡單而溫馨的?!?br/>
    “好?!彼豢诖饝?。

    林質觀察他的表情,看到沒有一點點牽強之后才放下心來。

    “寶貝兒,是我疏忽了?!彼麍唐鹚氖?,歉意的落下一吻。

    是他太沉浸于這樣溫暖而甜蜜的氛圍里了,竟然忘記還有一個承諾沒有實現,真是該死。

    “沒有關系,我主動一次也很好呀?!彼χf。

    聶正均掀開被子躺進去,雙手將她抱入懷中,“明天就開始準備好不好?”

    “我要親自設計?!彼旖堑奶鹈坌孤冻鰜?,怕被他笑話,仰著頭親吻他的唇。

    “好......”他翻過身,男上女下的位置,激戰一觸即發。

    她主動糾纏上了他,像是藤蔓纏上了大樹,牢牢地相守,再也不分離。

    ......

    林質說要一個自己設計的婚禮真不是隨口說的,她向徐旭求助,請他回國來暫且代理她的職務。

    “你要出遠門嗎?”徐旭問。

    “不,我要舉辦婚禮?!彼驹诼涞卮扒?,笑得像一朵盛開的芙蓉花。

    君子好成人之美,易誠放行,徐旭第二天就回國接替了她的位置。

    林質著手規劃,她思維縝密行動力強,一般的腦子還真不比不上。

    “在家里辦?”聶正均放下報紙,詫異的看著她。

    林質在本子上勾勾畫畫,頭也不抬的說:“對呀,這是我理想的婚禮?!?br/>
    “不去教堂不去酒店?”

    “我們以后會在教堂和酒店生活嗎?”她反問。

    聶正均啞口無言,“你喜歡就好?!?br/>
    林質說:“外面的草坪就是婚禮的場地,我們可以稍稍布置一下?!?br/>
    “那你的婚紗呢?”聶正均起身坐到她的身邊,看到她的本子上已經密密麻麻記了很多東西了。

    林質抽出一張紙,笑瞇瞇的說:“我已經讓人按照這個樣子開始做了?!?br/>
    聶正均的手環過她的肩膀,靠在沙發后背上,他問:“這是什么時候畫的?”

    林質裝作沒聽到。

    他拿掉她的筆,“不準裝聾作啞?!?br/>
    林質勾了一下耳邊落下的頭發,“咳,高中?!?br/>
    “高中?”聶正均難以置信。

    林質奪回自己的筆,低頭繼續謝謝畫畫,聶正均卻百爪撓心,“你高中不是有男朋友?別說這是你為他和你設計的......”要是那樣的話,他會把她做死在這具沙發上。

    林質耳根子紅透,“唔,不是他。

    聶正均偏過頭看她,紅透的臉蛋兒,似曾相識。

    “你高中就對我......”“別有企圖”四個字還在喉嚨,她一下子就撲了上來。

    林質雙手捂著他的唇,“別說!”

    聶正均連眉毛都在笑,充分詮釋了什么叫“眉飛色舞”。

    林質搬起石頭砸上了自己的腳,看他得意洋洋的樣子,悔得腸子都青了。

    ”唔,看在你對我垂涎已久的份兒上,說吧,你需要我做什么?”他通體舒泰的靠在沙發上,屈尊降貴的說。

    林質說:“你資金贊助就可以了?!?br/>
    聶正均對這個答案不滿意,“其他地方呢?”

    她逃出他的懷抱,站在他面前,說:“不麻煩大少爺了,我自己來就好!”

    聶正均:“......”

    所以這場婚禮,他是配角?

    知道林質要自己動手準備婚禮,琉璃和紹琪都不請自來。

    “很麻煩的,你確定不全托出去?”對婚禮還心有余悸的琉璃說。

    林質攤開了自己的計劃書,說:“別人做的哪有自己做的可心,況且還有這么多人供我調配,夠了?!?br/>
    紹琪問:“那教堂酒店呢?訂好了嗎?”

    “不去那些地方,就在外面的草坪上舉行?!?br/>
    紹琪沉默了一把,琉璃代她上陣,“你是聶太太哎,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了嗎?”

    “別說我大伯也同意了......”

    “嗯,他同意了?!绷仲|點頭。

    琉璃紹琪面面相覷,再無多言。

    “你倆閑的話去外面給我撿樹葉子來,我要用來做成座位名卡?!绷仲|低頭列出邀請名單。

    “新娘子,婚禮沒有你這樣親力親為的哈?!绷鹆嵝训?。

    “新時代女性,我就要一場我自己夢想中的婚禮?!绷仲|頭也不抬,以一種完全不在乎世俗眼光的姿態。

    琉璃和紹琪認命,挎著傭人遞給的小籃子,出去撿樹葉子去。

    林質敲開了書房的門,問:“你有什么好朋友需要邀請嗎?”

    聶正均伸手,林質把本子遞上去。

    他唰唰幾下寫好了名字遞給她,“要是太辛苦就說,別累著?!?br/>
    林質興奮還來不及哪里會累,點了點頭,腳步輕盈的出去了。

    臨近小魚兒的周歲,也快到了他們當時領證的一周年。林質將婚禮定在了女兒周歲的那天,也別

    具紀念意義。

    她寫得一手漂亮的毛筆字,用古時女子最推崇的簪花小楷來寫請柬,一字一句都是自己的心意。

    請的人不多,都是親屬和好友。林質坐在書桌前,挺直脊背,握著毛筆,從日頭鼎盛的時候寫到了夜幕降臨。

    傭人來請她用晚餐她也沒空吃,坐在那里寫不停,絲毫不覺得累。

    “太太說她不餓?!眰蛉讼聛砘卦?,坐在餐桌上的父子兩人對視了一眼。

    “等會兒熬點兒粥上去,她現在不想吃就算了?!甭櫿f。

    “好的?!眰蛉送鶑N房去。

    橫橫笑著說:“她是不是亢奮過頭了?我從來沒有見過她那么活力十足?!?br/>
    聶正均嘴角勾起笑意,“吃你的飯?!?br/>
    等到小魚兒都睡著了,林質還沒有停下的意思。聶正均站在她的身邊看了她十分鐘,她絲毫沒有感覺。

    寫完后,轉過頭看他站在身后,仰著頭笑著問:“你的印章在哪里?”

    “在書房?!?br/>
    她推開他,興致勃勃的就往書房去。聶正均在后面拉著她的手,說:“歇一會兒吧,忙了一天了?!?br/>
    “我不累也不困,你自己先睡吧?!彼龎|著腳在他唇上親了一口,擺脫他的手就往書房去找他的

    印章了。

    聶正均嘆氣,跟在后面。

    林質找了半天也沒發現,正準備出去問他。聶正均按了一下書架旁邊的按鈕,一個暗格彈了出來,里面用檀木盒子放著的,正是他的印章。

    “做工真好?!绷仲|握著印章贊揚道。

    “你也有?!甭櫿贸隽伺赃叺暮凶?,里面靜靜躺著的,是和他的用一塊兒玉石雕刻而成的印章。

    林質驚喜的接過,她準備用舊的,沒想到有意外之喜。

    在漫長的歲月里,不禁是她對他們之間的未來有暢想,他也從未放下過她。

    林質眼角有淚,她握著一對兒雙胞胎似的印章,踮著腳抱上了他的脖子。

    “這樣就哭了?”

    “嗯?!?br/>
    聶正均揉了揉她的頭發,說:“走,一起去蓋上?!?br/>
    “好?!?br/>
    三十多張用宣紙做成的請柬,兩人一同在末尾蓋上象征自己的紅印。

    印章被放在了桌子邊,暗沉的燈光下,兩人擁吻在了一起。

    她對婚禮的在意,不過是對他的在意。百度直接搜索: "天晴書院" 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www.tqshuyuan.com = 天晴書院)

免費看片APP    美女直播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福利大放送

chinesevideo国产在线_国产网红黑料吃瓜网站_亚洲一卡2卡3卡4卡5卡乱码_yellow字幕中文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