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an class=第91章 番外之二胎時代  卑鄙的我??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最懂你的H漫畫平臺,魔女和宅男的最愛,點擊立即進入不一樣的二次元世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自從成為了聶太太,林質既喜又愁。喜的是工作上一反常態的順利,愁的是莫名其妙的多了很多請柬,需要用聶太太這個身份來維護人際關系。

    兩人的蜜月旅行去了新西蘭,一回來就發現女兒居然會喊媽媽了。林質大感失落,認為是錯過了女兒成長的重要時刻,傷心了好久。

    不過好的是那丫頭比較親近媽媽,即使走了將近二十天,她的小手還會朝她拍要讓她抱,終于讓她感到了安慰。

    婚姻本身就是瑣碎和平淡的,兩人都是工作纏身,很多時候見不到清醒的彼此。所以,聶正均正式向易誠提出警告,再不養好身體他們的婚姻質量都要受他影響了。

    可是,這種情況還是持續了四年有余。

    九州城的項目竣工,林質和聶正坤一起去剪彩。沒錯,最后定下的合作伙伴就是恒興,聶*oss算無遺策。

    據說紹琪是帶了男朋友和父母一起吃飯,她媽媽已經過去了,所以聶正坤剪完彩之后也匆匆離開。九州城是林質的心血,耗時了近五年才完成,所以她讓項目經理陪著她,從里到外講述了一遍。

    穿著一身黑色褲裝的她走在前面,旁邊是細心講解的項目經理,后面跟著浩浩蕩蕩的一群人。

    “唔......”林質突然捂嘴。

    “林總?”項目經理停了下來。

    林質揮了揮手,咽了咽口水,有些難受的說:“你繼續?!?br/>
    “是......”

    走到了走廊盡頭的位置,林質撐住笑意,對后面的各位說:“請諸位各自參觀吧,里面有很多值得一看的地方?!?br/>
    大家笑著紛紛散去,林質轉頭朝衛生間走去。

    “林總......”秘書站在門口,不知道該不該進。

    林質撐著盥洗臺,眼睛里含著淚水,不是傷心難過而是生理性的,她十分想吐。

    “幫我預約一下馬醫生?!绷仲|的聲音從里面飄出來。

    秘書正準備進去看了一看,聽了這話立馬外走幾步打電話。

    林質的手放在小腹上,因為忙,她竟然沒有注意已經兩個月沒有來月經了。

    鏡子里的人看起來有些蒼白,下巴尖尖的,好像養回來的肉又瘦沒了。

    下午去了醫院,馬醫生是林質熟悉的醫生,他笑著跟林質打招呼。

    “我這可是婦產科呀,你這是......”馬醫生揶揄的說。

    林質笑了笑,“你不是婦產科我還不來了?!?br/>
    “這么說是有好消息了?”馬醫生驚訝。

    “是不是好消息還需要你來確認一下?!绷仲|笑著回到。

    結果出來,確實是好消息。

    “你最近太瘦了,孩子也需要一個安全舒適的環境生長,我建議你增肥?!瘪R醫生皺著眉頭說。

    林質摸了摸自己的臉,將近一米七,但她只有八十斤重。

    “好?!?br/>
    拿著單子出了醫院,她頭一次早退回了家,秘書站在醫院的門外看她離去,好像明白了點兒什

    么。

    小魚兒在客廳的地毯上趴著拼樂高,小屁股扭來扭去,也不知道到底拼出來沒有。

    聽到傭人的聲音,她坐起來回頭往玄關處看去。

    “媽媽?”她驚訝的盯著林質,“你怎么這么早回來了?”

    林質走過來,摸摸她的額頭,“寶貝還發燒嗎?”

    小魚兒搖搖頭,“沒有了?!?br/>
    林質笑著捧著她的臉蛋兒,左邊右邊依次親了一口,“真乖,肯定是聽話吃了藥對不對?”

    “小姐可厲害了,一碗沖劑,一氣就吞了?!北D吩谂赃呅Φ?。

    小魚兒挺了挺胸脯,神氣的說:“我是誰啊,這點難度,哼~”

    “嗯,爸爸回來肯定會夸寶貝的?!绷仲|揉了揉她的卷毛。

    小魚兒伸手摸摸媽媽的臉蛋兒,皺著秀氣的眉毛,說:“媽媽,你是不是餓了呀?”

    “嗯?”

    “你的臉好白哦?!彼龘牡恼f道,“我餓的時候就會很白,你是不是也餓了?”

    林質笑,“媽媽沒餓,媽媽就是有點兒累了?!?br/>
    “累?”小魚兒嗖地一下站了起來,“累就去睡覺呀!”

    說完,她拉著林質往樓上走去,小卷毛一抖一抖的像只小松獅。

    把林質按在床上,她說:“媽媽你先睡覺,我讓李阿婆給你做點甜湯?!?br/>
    林質鼻子有些塞,她對著女兒招了招手,說:“你過來陪媽媽躺一會兒?!?br/>
    小魚兒蹬掉了鞋子上床,乖巧的依偎在林質的身邊。她是最會看眼色的了,知道林質不舒服所以

    乖乖的不吵不鬧,像個小大人似的忙活。

    “下半年就要上小學了,高興嗎?”她伸手理女兒的頭發,溫柔的說。

    小魚兒眼睛亮亮的,像是璀璨的星光,“可以跟哥哥一個學校嗎?”

    “哥哥讀高中,你讀小學,怎么可能一個學校?”

    小魚兒有些失望,“那小學好嗎?”

    “你喜歡讀書嗎?”林質反問。

    “喜歡?!贝_切的說她不是喜歡讀書,而是喜歡那種成功的感覺。從小班到學前班,她一直是同

    齡人中的佼佼者,基本上是每一項。不是因為她有多愛這些,而是她骨子里有著林質和聶正均的

    勁兒,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才算對得起自己。

    林質真有些困了,她偏頭摸了摸女兒的小臉,“喜歡的話小學就會很有意思......媽媽有些困

    了,晚飯的時候再喊我好不好?”

    “嗯?!苯廾珦潴鶅上?,她目不轉睛的盯著林質的臉龐。

    等到她的呼吸漸漸平穩了,小魚兒掀開被子下床,做賊似的溜出了房間。

    “哥哥.......”她撥通橫橫的電話。

    “怎么了?”

    “媽媽好像生病了?!?br/>
    “生病了?那趕快打電話叫醫生啊?!?br/>
    “好像又不是生病,她不燙啊?!毙◆~兒苦惱的說。

    橫橫無語,“到底生病了沒,你說清楚?!?br/>
    “媽媽看起來很累,今天很早就回來了,現在在床上睡覺?!彼貌欢ㄖ饕?,只好如實相告。

    橫橫看了一下表,才下午三點,不像是林質的作風。

    “我來給爸爸打電話,你不用擔心,自己玩兒去吧?!睓M橫說。

    小魚兒撇了撇嘴掛了電話,為什么要交給爸爸來處理?她才是媽媽的貼心小棉襖啊。

    “小姐你要做什么?”李嬸兒就去趟花園,一回來看見小魚兒搭著小板凳站在流理臺面前。

    “李阿婆,我要給媽媽熬粥!”她嚴肅了一張小臉,十分鄭重的說,仿佛不是要熬一鍋粥,倒是

    像要用□□炸毀一座城市。

    李嬸兒:“......”

    聶正均接到兒子的電話,暫停了會議。

    林質躺在床上睡得正香,手機在她的耳邊一直震動個不停,她無可奈何的接了起來,“喂?”

    聽著這慵懶的聲音,她似乎真的是睡著了?

    “老婆,你沒事吧?”

    林質唔了一聲,“沒事,我就是有點兒困?!?br/>
    聶正均感到奇怪,困?因為困就提前下班回家了?怎么看怎么都不是她的風格啊。

    “晚上想吃什么,咱們出去吃?”

    “唔,你先忙吧,我要再睡一會兒?!彼悦院恼f完,掛了電話。

    聶正均看了一眼手機,陳秘書跟在后面出來。

    “你去查一下她今天去什么地方了?!?br/>
    “誰?太太嗎?”陳秘書有些懵。

    聶正均看了他一眼,他立馬腳步一轉離開。廢話,難道還有其他女人?陳秘書想抽自己兩巴掌。

    這一覺睡得實在是很舒服,林質伸了個懶腰看向窗外,好像已經天黑了?

    “醒了?”

    林質坐起身來,朝聲音的源頭看去。

    他坐在沙發上,手上拿著文件,面前也堆了一摞。

    “你怎么把辦公室搬回家來了?”她笑著問。

    聶正均走過去,光線太暗,以至于林質沒有看到他微顫的手指。

    “今天怎么回事?”他低頭親了一口她的唇,聲音低啞的問道。

    林質摟上了他的脖子,“有一個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先聽哪個?”

    “壞的?!?br/>
    “唔......我從下周開始辭職,所以你要擔負起養家的責任了?!彼橇艘幌滤南掳?,腦袋蹭

    了蹭他的脖頸。

    “好的呢?”他目光放在被子擋住的那一截,眼睛里閃爍著不明的光亮。

    她低聲笑了起來,像是琴弦撥動的響聲,極其好聽。

    “我是不是又要當爸爸了?”他摟著她,心跳極快。

    “你怎么知道?”林質抬頭看他,詫異。

    即使早已確認,但從她的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仍然令他激動難耐。

    “真的?”他一把把她從被子里抱了出來,面上有掩飾不住的喜悅,“寶貝,你說真的?”

    林質偏頭,“騙你有什么好處?”

    聶正均把他按在懷里,他將近五十歲了,雖然旁人都說看起來只有四十出頭,但他知道,他已經

    四十八了。懷里的妻子才三十歲,像朵逐漸綻放的玫瑰,隨著時間散發出迷人的香味,越來越

    美。有時候他都費解,放著旗鼓相當的青年才俊不要,她為什么偏偏愛上了自己?

    “皎皎......”他長嘆一聲,低頭吻上她的發頂。

    “你怎么了?”

    聶正均說:“我已經不年輕了,還和孩子有這樣的緣分......”

    林質一笑,聰慧如她怎么能不懂他的潛臺詞。她嬌憨的躲在他的懷里,低聲說:“難道非要我說

    你那方面很厲害才行?”

    他失笑,眼角的皺紋像是蕩漾出來的波濤,一圈圈散開,“我很厲害?嗯?”

    一聲意味不明的暗示,她松了口氣,知道他被自己帶偏。跪在床上,她捧著他的臉,居高臨下的說:“再厲害都不行了,我有軟甲護身了?!彼牧伺淖约旱亩亲?,笑意盎然。

    他喜不自勝,嘴角的笑意怎么也壓不下去,干脆放任自己痛快的笑出了聲。

    路過臥室的傭人不禁奇怪,先生這是怎么了?

    晚上吃飯的時候大家終于都得到了答案,太太懷了二胎,所有的規格要提升一個檔次,所有危險

    的物品通通要隔絕,特別是廚房。

    “你愛吃什么讓傭人做,別去廚房碰刀?!彼拇笫直е男∈?,溫情款款的說。

    林質點頭,她對生孩子的記憶也淺了,具體的注意事項還要傭人們來提示。

    小魚兒坐在自己的專屬椅子上,左右看了看,沒人搭理她。

    “媽媽......”她要哭不哭的喊了一聲,眼淚要往下掉。

    聶正均把她抱了起來,“乖乖,怎么了?”

    “我熬了一鍋粥,熬壞了......”她嘴巴一撇,放聲大哭。

    對于手工、語言、跳舞以及藝術類門門優秀的聶瑾瑜小朋友來說,這簡直是一個不能容忍的事

    情。一貫優秀的人,是不能承認自己某一方面失敗的。

    聶正均搞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心疼得不得了。

    “沒關系,寶貝還小,做到這個地步已經很了不起了?!彼托牡膭裎?,是一個慈祥的父親。

    林質坐在餐桌旁喝湯,心明鏡兒似的。小公主這是受冷落了,必須得早點關注度才行。

    “媽媽都不安慰我......”她癟著嘴,注意到林質在安然的喝湯。

    “聶瑾瑜小朋友,適可而止哦?!绷仲|笑著放下勺子。

    嘶......聶瑾瑜不怕爸爸,但她怕媽媽,特別是收了笑臉的媽媽。

    她躲進了爸爸的懷里,小身子背對著她,鴕鳥的姿態十足。

    “媽媽謝謝你給我熬的湯,以后會有進步的?!?br/>
    打個一巴掌給個甜棗,這招林質跟某人學了個十成十。

    “嗯?!毙◆~兒埋頭在爸爸的懷里,輕聲答了一聲。

    聶正均撫著女兒的爆炸頭,笑意不經意的爬上了眉梢。

    晚上睡覺之前,林質在衛生間里把吃的東西全吐了。這種陣仗比之前懷小魚兒的時候嚇人,聶正

    均的腳像是釘在旁邊的地磚上似的,一動不動。

    她漱了口,發現他的身子還是僵直的。

    “放輕松,這很正常?!彼铝伺乃募绨?,笑著說。

    “這次怎么這么嚴重?”聶正均一顆心揪到了嗓子眼,不上不下的,難受得很。

    林質聳肩,“可能是一個調皮的兒子,你要有心理準備哦?!?br/>
    她就是隨口一說,并沒有任何依據。但巧的是四個月去產檢的時候,醫生確認了就是男孩兒。

    林質:“......”

    男孩兒?會像橫橫那樣嗎?她不自覺的笑了起來。

    橫橫撐著傘護著她走下臺階,“爸爸什么時候回來?”

    “明天就回來?!?br/>
    “你告訴他這次是個弟弟了嗎?”十七歲的少年眉眼俊朗,一手撐著傘一手護著她,紳士又帥

    氣。

    “忘了......”林質頓了一下,停下腳步。

    橫橫仰頭看天,無語。

    聶正均回來知道是個兒子之后并沒有太大反應,只是鉆進書房里的摸著書桌上林質和橫橫的合

    照,那是他三四歲的時候的模樣,還一團稚氣。

    “爸爸?”橫橫敲門進來。

    聶正均收了手坐在椅子上,“嗯,怎么了?”

    橫橫一笑,“我能怎么了,給您道聲恭喜唄!中年得子,身體不錯嘛!”他沒有正形的揶揄他老

    爸,因為林質在中間的調和,父子之間已經不那么嚴肅,橫橫也不再對他爸怕得要死了。

    聶正均卻沒有笑,他問:“你怨過我嗎?“

    橫橫驚訝,“怨您做什么?”

    從小魚兒出生了他才知道,真正做個父親應該是什么樣兒的。不僅是讓他物質上豐裕,更重要的

    是對他人格的養成。

    “對你而言,我是個失敗的父親?!彼拿佳壑g有些愧疚。

    橫橫走過去,坐在他的對面,“爸爸......”父子倆從未這樣靜下來面對面的交流,以至于他有

    些尷尬。微微撓頭,他說,“從我記事起我就明白,你不是一般的男人,這一點我理解你。你對不對得起我媽媽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對我而說是一個榜樣,是我至今還看做的一座無法翻越的大山。就算是一般的爸爸也不可能對兒子細心如媽媽那樣,整天噓寒問暖吧?所幸的是我有質質,你做了一件很明智的事情,將她帶入了我們家?!?br/>
    “臭小子,什么叫你有她?!甭櫿?。

    橫橫輕哼了一聲,對他爸的占有欲表示無語。但眉眼一低,他又不好意思的說:“她對我而言像

    媽媽像朋友,像姐姐......你所有沒有給到我的東西,她都給我了,你不要覺得遺憾或者是愧疚?!?br/>
    林質的手放在門上,還未敲下去。光線從沒有關好的門縫中滲透了出來,她伸手往臉上一摸,全

    是淚水。

    父子倆進行了友好的談話,聶正均終于紓解了心結,橫橫終于得到了他想要的東西——財政自

    由。

    “男子漢有所為有所不為,這不用我再提醒你吧?”聶正均站在兒子的面前,嘴角一勾。

    橫橫插著兜回視爸爸,自信的說:“這一點還是等你小兒子出生了你留著教導他吧?!彼呀涢L大,不再是那個整天捶床恨爸爸不回來吃飯的小男孩兒了。

    倆男人相視而笑,終于有些默契了。

    橫橫拉開門,看到淚流滿面的林質被嚇得倒退一步。

    “怎么了?”聶正均看他蹣跚的腳步。

    “你別哭??!我沒撞著你吧?”橫橫嚇了半死,握著她的肩膀仔細察看。

    林質伸手抱住他,有驕傲自豪有失落低沉,有為他鼓掌吶喊也有為他不再需要自己而難過。

    “橫橫......”

    “哎,我老爸過來了,你確定不先放手嗎?”橫橫笑著護著她。

    林質搖搖頭,淚水靜靜地流淌下來,擦不干也流不完。

    “你到底怎么了?就算我剛才把你夸成一朵花,你也不至于這么感動吧?”

    “貧嘴......”

    聶正均走過來,看到依偎在長子懷里的妻子淚水泛濫,他真是五味雜陳。

    “你老公在旁邊,你還是讓他哄哄吧,我卷子還沒做完呢!”橫橫抱著一個燙手山芋,想扔又不

    敢扔。

    林質抬起頭,眼睛里蓄滿了淚水,鼻頭泛紅,膚色白得幾乎要發光,哭得可謂是梨花帶雨,是個

    男子漢都受不了。

    “不會是又想吃肯德基了吧?那玩意兒吃多了不好?!睓M橫猜測。

    林質捶了一下他的胸膛,“亂說什么!”

    “那你哭什么嗎!”

    “我哭你長大了不行嗎?”她放開他,帶著哭腔一說,鼻子就一酸。

    聶正均見此機會趕緊摟過她的腰,心疼的擦了擦她的眼淚,橫橫趁機溜走。

    把人抱回了臥室,他蹲在她的膝前,“怎么了?”

    林質搖頭,擦干了眼淚,她說:“可能是孕期太敏感了,沒事兒?!?br/>
    “舍不得孩子們長大?”他笑著握著她的雙手。

    已經快五十的人了,卻還溫柔的蹲在她的面前猜測她的心事,心疼她的難受和落寞。林質覺得,

    可能老天格外眷顧她,即使沒有父母,他卻能護著她一路長大。

    “老公.......”她伸手還上他的脖子,“我想生好多好多孩子,一個長大了還有下一個,我永

    遠都可以照顧得了他們,愛護得了他們.......”

    “傻丫頭?!彼p笑,寵溺又無奈,“孩子總是要長大的,我們總是要老的,你能護他們一輩

    子?”

    “那怎么辦呀......”她挺著肚子,像迷路的小女孩兒,可憐又可愛。

    “把我們的智慧傳承下去,讓他們像我們一樣認識這個世界,靠自己的能力去感受甚至是改變世

    界?!彼焓譃樗脺I,“在父母溺愛下的孩子就像躲在雄鷹翅膀下的小鷹,永遠也飛不高飛不遠,這是你想要的嗎?”

    林質使勁兒搖頭。

    “就是了?!彼焓謱⑺霊牙?,愛憐的親了親她的臉頰,“孩子會長大離開我們......我和

    你卻是要走到白頭的,皎皎,不要害怕?!?br/>
    她抽了抽鼻子,“我不怕,有你我就不怕?!?br/>
    聶正均低頭尋找她的唇,安撫的吻上去,像是春天最和煦的風,冬天最溫暖的陽光......

    “老公......”她抓著他的袖子,眼神迷茫。

    他溫柔的將她護在懷中,親昵的蹭著她的鼻尖,“乖,一切都交給我?!?br/>
    即使道路坎坷途徑風雨,別怕,我在你前面。百度直接搜索: "天晴書院" 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www.tqshuyuan.com = 天晴書院)

免費看片APP    美女直播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福利大放送

chinesevideo国产在线_国产网红黑料吃瓜网站_亚洲一卡2卡3卡4卡5卡乱码_yellow字幕中文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