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an class=第92章 番外之弟弟叫大白鯊  卑鄙的我??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最懂你的H漫畫平臺,魔女和宅男的最愛,點擊立即進入不一樣的二次元世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魚兒在六歲的時候光榮的成為了一名小學生,背著小書包開始踏上求學之路。

    第一天,她興致勃勃的回來告訴林質:“我那些同學都好有意思哦,她們都太可愛啦!”

    林質沒有引起重視,她以為小魚兒交到了好朋友,為她高興了一番。

    第二天,小魚兒收羅了她爸爸從世界各地給她帶回來的糖果,興沖沖的要拿去跟小朋友分。

    第三天,林質接到了班主任老師的電話。

    “......聶瑾瑜同學好像有點過分喜歡女生了,她拿糖果去分給女生們,讓她們一人親自己一

    口......”老師有些艱難的說道。

    林質正懷著小二,食欲不振又精神不好,聽了老師的話像是打了一針強心劑一樣,立馬重視了起來。

    這天,她親自坐在校門外的車子上等小魚兒放學。

    “媽媽?”小魚兒拉開車門,看到里面坐著的人一臉驚訝,快手快腳的爬上去之后,她問,“媽

    媽,你怎么來接我了?”

    林質拿出手絹給她擦擦汗,笑著說:“我們今天去琉璃阿姨家做客好不好?”

    “去看小潤潤?”她咧著嘴笑,一派天真期待。

    潤潤比她還大一點,但因為長了一副秀氣的模樣被小魚兒親切的稱呼為“小潤潤”,揪揪小臉捏

    捏胳膊,玩兒得不要太高興。

    琉璃熱情開朗,和小魚兒倒像是親生母女,一個干媽一個干女兒,喊得不亦樂乎。

    “干媽!”小魚兒飛奔進屋,完全忽視了開門的干爹。

    林質跟在后面換鞋,說:“你今天這么早就下班了?”

    林峰笑著說:“知道你們要來,特地去超市買了菜備好了?!?br/>
    琉璃從書房出來,抱住小卷毛,親熱的蹭了蹭,“有沒有想干媽呀?”

    “想,特別想!”小魚兒笑瞇瞇的說。

    潤潤聽到動靜走出來,還沒看清楚到底是誰侵占了自己的地盤,一個飛撲,她被從琉璃懷里蹬下

    來的小魚兒撲倒在地。

    “唔......”他一聲悶哼,大概被撞得不輕。

    小魚兒按著他的胳膊,左臉右臉依次親了一下,“啵!啵!小潤潤~”

    林潤推不開她,瞪著眼睛看她作孽。

    林質在后面輕咳:“聶瑾瑜?!?br/>
    小魚兒飛快地拉著潤潤一起爬起來,“貼心”的幫潤潤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塵。

    琉璃失笑,看向林質,“你這女兒倒不像你生的,說是我生的還有幾分可信度?!?br/>
    小魚兒的眼珠子咕嚕嚕的轉了幾圈,拉著潤潤溜進了書房。

    林峰去廚房處理食材,琉璃和林質在客廳喝茶。

    “喜歡女生?”琉璃驚訝。

    林質點頭:“她好像更喜歡女生玩兒,保護她們,分開她們糖果,跟男孩子倒是玩兒不到一塊兒?!?br/>
    琉璃笑道:“這個年紀的小妹妹就是喜歡跟同齡人玩兒啊,如果現在就有男女性別意識了還得

    了?她喜歡跟誰玩兒就跟誰玩兒,老師還要干涉?”

    “她每天帶著糖果和點心上學,誰親她她就給她誰吃......”

    “噗.....”琉璃一口茶水噴出來,呈弧線狀。

    林質搖頭,“不知道從哪里學來的,我聽著別扭死了?!?br/>
    “別以后是少女殺手吧?”琉璃眨了眨眼。

    林質看過去,她正襟危坐,“開玩笑的,你看她和潤潤不是玩兒得挺好?”

    “他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潤潤脾氣那么好,她當然愿意跟他玩兒了?!?br/>
    琉璃點頭,“照這樣發展下去,我家潤潤估計以后要入贅你們家了?!?br/>
    林質:“......”

    “你看我做什么?好買賣呀,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培養潤潤做一只米蟲?!绷鹆Ч笮?,似乎

    是非常得意自己的設想。

    林質脫力,攤上個這么個媽,潤潤上輩子是得罪了誰???

    書房里。

    “聶瑾瑜,你別咬我胳膊?!睗櫇櫟芍鴪A溜溜的眼睛,慢條斯理的說。

    小魚兒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說:“我們班上的女生都沒有你嫩,還是你皮膚好?!?br/>
    潤潤疊好了城堡的最后一塊兒,放穩后,她說:“小心沒有朋友愿意跟你玩兒?!?br/>
    “怎么會?我天天帶好多好吃的呢,她們可喜歡我了!”

    潤潤白白嫩嫩的盤腿坐在那里,他說:“用物質換來的朋友不是真朋友,你別被騙了?!?br/>
    “什么是物質?”小魚兒停下“非禮”潤潤的爪子,歪著腦袋問。

    “糖果、點心、水果......一切你能吃能用的東西?!睗櫇櫟皖^,長長的睫毛撲簌下來,就像童

    話里的小王子。

    小魚兒愣了一下,問:“那你是我的真朋友嗎?”

    潤潤抬頭,一張吸取了琉璃和林峰所有長相優點的小男孩兒,不動聲色的瞥了一眼,說:“你覺

    得呢?”

    小魚兒往后一倒,癱在地上。

    “完了,你肯定覺得我是一個物質的女生?!彼荒樕鸁o可戀的倒下,活像是被打了一槍。

    潤潤爬過去,跪在她的旁邊,腦袋伸到她的上方,說:“不要用物質來收買人,這樣是不好

    的?!?br/>
    小魚兒懶洋洋的看著他,“你聽誰說的?”

    潤潤爬起來,從書架上抽取一本書癱在她的面前,用手指點了點其中的一頁,說:“書中自有黃

    金屋,你以后就明白了?!?br/>
    小魚兒:“......”

    被一個常年受自己壓迫的小面團教育一番是什么感受?小魚兒水靈靈的眼睛里,釋放出對知識的渴求。

    還沒等林質正式拜訪老師,老師先給她帶來了好消息,聶瑾瑜小朋友“改過自新”,再也不用糖果賄賂小女生了。

    林質感到奇怪,問小魚兒,“你最近怎么不從家里帶糖果點心去學校了?”

    “唔.....不想吃了?!彼皖^做作業,頭也不抬的說。

    “你前一段時間還帶很多?!绷仲|指出。

    小魚兒轉過頭,嚴肅的說:“媽媽,你在這里嚴重影響我做作業?!?br/>
    林質攤手,“好,這個問題我們下次再聊?!?br/>
    門一關,小魚兒趕緊從書桌下面摸出手機,對著電話那頭的人說:“聽見了吧,我都照著你說的

    做了?!?br/>
    “嗯?!?br/>
    “嗯?”

    電話那頭是一個穿著深藍色針織衫的小男孩兒,端端正正的坐在書桌上,面前是電腦,他正在打

    字,“還有事兒嗎?”

    小魚兒搖頭,“木有了?!?br/>
    “拜拜?!彼挥煞终f的掛了電話。

    小魚兒瞪圓了眼睛,感受到了被冷落的失意。

    回到房間,聶正均正打完了一個電話,看到身懷六甲的老婆進來,趕忙上前摟著她坐下。

    “腳疼不疼?我給你揉揉?”他溫柔的說。

    林質搖頭,“今天還好,不用揉了?!?br/>
    “女兒的事情解決了?”他笑著問道。

    林質困惑的說:“去了一趟琉璃家就不這樣了?!?br/>
    聶正均說:“林潤那個小男生以后肯定能成大器,端看他現在的言行舉止就知道日后定不簡單?!?br/>
    林質笑,“他就是太老成了,害琉璃一直沒有養孩子的真實感?!?br/>
    聶正均大笑,撫著林質的肚子,說:“還是咱們這樣好,有兒有女,兒女都讓人頭疼?!?br/>
    林質戳他的胸膛,“是你在頭疼嗎?”

    “我看著你頭疼我心疼?!彼ブ氖钟H吻了一口,眼睛里都是笑意。

    林質失語,論唇舌來說,她好像確實還欠一點道行。

    日子就這樣像乘著流水一樣的小船向前劃去,當小魚兒拿到小學生涯第一個期末考試第一名的獎

    狀的時候,她期待已久的弟弟也在這個雪夜降生了。

    因為這小子太胖,醫生不得不在林質的下面割了一刀,麻醉過后痛得她幾乎昏死過去。

    聶正均抱著這個胖乎乎的小子,不知道是該哭該是該笑,該親親他還是該揍他的屁股,以報他欺

    負自己愛妻之仇。

    林質在半夜醒過來,一偏頭就看見窗外凝結的雪花,像是一夜間白頭的少年,難擋青春綠意。

    “醒了?”聶正均從門外進來,看到她亮幽幽的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

    林質看他,“你怎么還沒睡?”

    “大概是太興奮了,睡不著?!彼嗔巳嗝碱^,有些自嘲的說。

    林質伸手,他握住她的手坐下,執起她的手吻了一下,“你辛苦了?!?br/>
    林質搖頭,為喜歡的人生兒育女,她覺得更像是在報答自己。

    “還疼不疼?”

    “有一點點點?!?br/>
    聶正均伸手想按嗎啡,林質攔住他,“不用了,這樣麻麻的痛挺好的?!?br/>
    “挺好?”他有些失笑,伸手撫上她的額頭,“不是痛傻了吧?”

    “我們又有一個孩子了,我高興?!?br/>
    聶正均彎腰凝視她,“是真的高興?”

    “不然呢?”

    他說:“不要為了我勉強自己,那樣我會覺得難過?!?br/>
    林質握著他的手,和他十指相扣,“你覺得是勉強嗎?我覺得是幸福?!?br/>
    聶正均眼眶發熱,他低頭吻上她冰冷的唇,用盡溫柔。

    清早,小魚兒在床上跟林質膩歪,強烈要求林質采用她給弟弟取的小名。

    “我的名字是哥哥取的,那弟弟的名字應該我來??!”她腆著肚子跪在床上,叉著腰鼓著臉蛋

    兒。

    橫橫坐在一邊看書,還有幾個月就要高考了,他隨時隨地都在突擊。

    “哥哥,你說是不是?”小魚兒轉頭尋求同盟。

    橫橫嗯嗯嗯的點頭,不知道聽沒聽進去。

    林質苦笑,“可大白鯊也太......”

    “多么威風??!”小魚兒自我感覺良好,小臉蛋兒迎著光,似乎沉浸在自己后面跟著小跟班的舒

    爽中。

    聶正均推門進來,“在說什么?”

    “在說弟弟的小名!”小魚兒踴躍的回答。

    “哦?叫什么?”

    “大白鯊!”

    林質:(●—●)

    聶正均難得楞住了,“叫什么?”

    “大白鯊?”小魚兒肩膀垮下來,氣勢有點弱了。

    聶正均點點頭,“很好?!?br/>
    林質詫異的看著他,小魚兒在旁邊樂滋滋的掰指頭,“我叫小魚兒,我弟弟是大白鯊,我們要稱

    霸海洋世界!”

    聶正均走過來將小魚兒抱了下來,讓她自己穿好鞋子,說:“心愿達成了,現在該做什么?”

    保姆在門口等著,小魚兒一蹦一蹦的走出去,對著林質和聶正均揮揮手,“我去上鋼琴課了,白

    白!”

    林質一臉難盡的盯著聶正均,問:“大白鯊?”

    “她要叫隨她吧,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兒?!彼S意的說。

    林質看了一眼旁邊小床上睡得一臉呆萌相的小兒子,怎么也不能把這萌萌的小娃和兇狠的大白鯊

    聯系在一起。

    之前林質和聶正均是處于隱婚狀態,所以小魚兒的滿月就低調的在家里舉行了。但這次意義有些

    不一樣,這是她們對外宣稱后第一次公開以夫妻身份宴客,有特殊的意義。

    老太太親自把關,根本用不上林質操心,她只要照顧好嗷嗷待哺的小兒即可。

    “怎么在哭?”老太太一邊吩咐著傭人擬單子一邊心疼的問小孫子的狀況。

    “可能是尿醒了?!绷仲|笑著走過去,摸了摸他的尿不濕,果然很重。

    老太太走過去,笑瞇瞇的彎腰,“乖孫,不哭不哭?!?br/>
    小胖子有一個優勢,就是會無意間賣萌。歪歪腦袋,嘬嘬手指,偶爾給個無意識的笑容,因為顏值在線所以惹得大家都很喜愛他。

    林質穿著寬大的棉麻衣裳,因為正在哺乳期所以胖了不少,正在迅速逼近一百大關。她自己到沒覺得什么,就是聶正均有時候伸手摸摸,軟綿綿的,比以前手感好了不少。他私下囑咐李嬸兒多

    做她喜歡的菜色,爭取保持這個體重。林質不知道,她只覺得自己好像紅潤了不少,這個冬天好

    像連手腳都不再冰冷了。

    小兒子取名叫聶紹琛,琛是珍寶,和哥哥的珩字相對。

    “紹琛像爸爸,這個模樣像是刻出來的,以后肯定俊?!崩咸Φ檬执认?,伸手握了握他的

    胖爪子。

    “像正均嗎?”林質眼睛亮亮的。

    老太太點頭,笑著說:“正均生下來也胖,抱出去總愛有人逗他,一逗他就惱?!?br/>
    林質想象不出那樣的畫面,抿唇低笑。

    “太太,該喝湯了?!崩顙饍憾酥≈褟膹N房出來。

    林質一副苦相,雖然李嬸兒變著法兒的做不同的湯,但她還是喝膩了。

    “要喝,快去?!崩咸济回Q。

    林質乖乖的坐在餐桌旁,想捏著鼻子一氣灌下去。

    “今天最后一盅呢,您慢慢喝?!崩顙饍盒χf道。

    謝天謝地,林質雙手合十,認命的喝了起來。

    第二天是滿月宴,陸陸續續的有衣裳送來,林質一件件試過去,發現以前能穿的型號現在都穿不了了,只能增大一碼。

    林質站在穿衣鏡面前深吸一口氣,覺得她是好不容易套進去的。

    “生了小少爺您的身材倒是好了?!眰蛉肆嘀棺有χf道。

    “好了?”

    “是啊?!眰蛉诵χ男厣厦槿?,混熟了的人,大家相處的氣氛也比較輕松。

    林質紅著臉低頭,“換一件吧,這件太緊了?!?br/>
    聶正均親自去盯著布置了宴會廳,晚間回來的時候林質已經試完衣服了,彎腰在逗小兒子。

    “你看,他睡著了還會笑?!甭牭絼屿o,林質不用回頭就知道是他回來了。

    聶正均從身后環住她的腰,看著小床上的小兒子,感嘆道:“他好胖?!?br/>
    “媽媽說你小時候也這樣胖?!绷仲|笑瞇瞇的回擊他。

    “是嗎?”他不信,揚眉。

    林質早有準備,抽出下午放在這里的相冊,翻到熟悉的一頁,點了點說:“證據在這里,你仔細

    瞧瞧?!?br/>
    你是一本厚厚的相冊,幾乎記錄了聶正均的整個成長過程。只不過他成年后的照片就少了,除了

    每年必有的全家福以外幾乎沒有照片了。

    聶正均一聲輕笑,“還真有?”

    林質笑著伸手撫過照片,“跟兒子真像?!?br/>
    聶正均拿過相冊,往后翻,翻到一夜頓了下來,攤在了林質的面前。

    那是一張色彩十分鮮明的照片,上面的小女孩扎著馬尾穿著果綠色的裙子,皺著秀氣的眉毛伸腳

    踢草坪上的足球。藍藍的天空,云朵被照得像是貼上去的棉花糖,草坪上的小女孩像是在出身,根本沒有注意到鏡頭。

    “這是我?”林質詫異的問道。

    “你不是看了一下午,沒往后翻?”聶正均摸摸她的頭發。

    光顧著看前面的他,她竟然沒有注意到后面有她的出境。

    “這是你七歲的時候,比現在的小魚兒大一點兒?!甭櫿鶕е?,兩人依偎在床邊。

    林質仔細瞧了瞧照片,得出結論,“我小時候真嚴肅?!?br/>
    “不愛笑又不愛哭,經常愛發呆?!?br/>
    “大概是個悶葫蘆?!绷仲|歪頭躺在他的懷里。

    聶正均低頭捏了捏她的鼻尖,“現在長進多了,是個合格的媽媽?!?br/>
    “那做妻子呢?”她仰頭問。

    聶正均故作沉吟了一下,惹得她不耐煩的推他。

    “說實話,在我的預估值之外?!甭櫿χf。

    “你的預估值是多少?”

    “你確定要聽?”

    “嗯?!?br/>
    “如果百分制的話,我對你的期待值在二十到三十之間?!?br/>
    “喂!”林質氣惱的撐起來,捶了一下他的胸膛。

    “你應該感到高興,這樣我都敢義無反顧的娶你,足以見得你對我的重要性?!甭櫿笾?br/>
    手笑。

    “現在呢?”

    “八十五?!甭櫿裏o私的說。

    “為什么被扣十五分?”林質是個追求完美的人,學生時代功課都是無限逼近滿分的人,很執著

    這略低的分數。

    “唔......不喜歡嘗試新鮮的事物扣五分,經常因為孩子忽略丈夫扣五分,不配合我出席各種宴會扣五分?!彼娴恼J真的分析道。

    林質張大了嘴巴,她以為他是逗她玩兒來著,沒想到他真的說出了個二五四六來。

    “后面兩個我能理解,前面那個是什么?”

    聶正均摸了摸下巴,打量了一下她微微透出的胸口,說:“在某方面太保守,有時候新地點新姿

    勢也不錯?!?br/>
    林質磨牙。

    “想咬我呀?”他笑著捏著她的腮幫子。

    林質撲上去,“別以為用激將法我就會上套?!?br/>
    “那你現在是......”他雙手枕在腦后,笑彎了眼睛。

    林質紅著臉趴在他的胸膛上,激動得連眼睛都紅了,“我、我試一下新買的套子......”

    ————————————我是小魚兒戀愛分割線——————————

    小魚兒長到十二歲的時候已經初見美人的雛形了,亭亭玉立,有些顧盼生輝的味道了。

    家有少女,最應該擔心的就是早戀問題。

    “早戀?只要不太過我不反對?!北涣鹆柕降臅r候林質這樣說的。

    “什么叫過?”

    “肢體接觸,除了親吻以外,下一步我都反對?!绷仲|冷靜的說。

    琉璃笑得前仰后合,“你現在這么說,等她真的喜歡上男生的時候有你頭疼的!”

    頭疼嗎?林質不覺得,因為她覺得自家少女真的在戀愛。

    “媽媽,又有哥哥給姐姐打電話了?!钡诺诺诺哪_步聲傳來,一個穿著帽衫的小男孩跑過來。

    林質笑著摸摸兒子的腦袋,“又被趕出來了?”

    拿著拼了一半的樂高,他撇嘴,“我不喜歡姐姐,我喜歡大姐姐?!?br/>
    “你不是說大姐姐愛你揪你臉蛋兒?”林質笑著抱著他。

    俊秀的小男孩兒半靠在媽媽的懷里,說:“大姐姐會給我買樂高買冰激凌買酸奶......?”

    “那小姐姐呢?”

    “她不僅愛捏我的臉,還愛揪我的屁股?!彼挠杏嗉碌奈孀∑ü?,委屈的癟嘴。

    五歲的小男孩已經抽條,但因為從小基數太大所以屁股還是肉肉的,走起來來一甩一甩,極其可愛。別說小魚兒了,就連林質都忍不住捏捏。

    “嗯,小姐姐真是不可愛,媽媽就教育她?!绷仲|起身站起來。

    小兒子揮著拳頭,恨恨的說:“媽媽快去,好好的教育他!”

    林質憋住笑上了樓,看他撅著屁股一個人在沙發上玩兒。

    敲門進去,一個倩影背對著林質正在做作業。

    “媽媽?”小魚兒回過頭來,少女的臉上有著兩抹淡淡的紅暈,“小白鯊就去找你告狀了?”

    林質放下果盤,說:“學習別太刻苦,休息一下吧?!?br/>
    小魚兒笑,“人家的爸媽都是讓孩子認真學習,你和爸爸倒好,反著來?!?br/>
    林質淺笑,三十幾歲的人皮膚白皙瘦削高挑,每次家長會都是一次驚艷大眾的場合。二十來歲的時候她的顏色不算極其出眾,但三十來歲的時候,歲月在她身上留下的智慧和淡然,讓她脫穎而出,愈見風韻。

    “媽媽,爸爸說你以前考試都是第一名的,你是怎么做到的?”小魚兒好奇的問。

    林質挑眉,“也許是沒有早戀?”

    小魚兒的道行還是不夠,臉一下就紅了,囁嚅道:“媽媽......”

    “我開玩笑的,我不反對你戀愛?!绷仲|說,“如果碰到自己喜歡的男生任性一回又如何?青春

    不拿來談戀愛好像是有點兒浪費,以后連回憶都不知道從何而起。但是呢,戀愛也要把握一個尺

    度,成年人的戀愛方式與你們很不一樣,你明白嗎?”

    “我知道的?!毙◆~兒低頭,一撩發,耳朵透紅。

    “所以,真的是在戀愛咯?”林質笑瞇瞇的問。

    才知中招,小魚兒詫異的抬頭,羞惱大叫:“媽媽!”

    “好了,不逗你了?!绷仲|攤手,“我就是來囑咐你一聲,你也不小了,知道什么不該做吧?”

    小魚兒瞪著她,半響后挺直肩膀,答:“知道?!?br/>
    林質點頭,站起身來說:“別影響學習,也別太沉醉于此了?!?br/>
    “.....嗯?!奔毴跷孟壍穆曇?,跟平時爽朗熱情的她很不一樣。

    林質往外走,要關上門的時候又叮囑了一句,“別讓你爸爸知道了?!?br/>
    小魚兒很愛聶正均的,但她沒有辦法把少女的心事跟爸爸分享。點了點頭,她說:“謝謝媽

    媽?!?br/>
    林質笑了笑,拉上門。

    這樣就可以了吧?她靠著門長舒了一口氣,手心微微出汗。

    教育女兒比兒子難就難在對早戀的處理態度上,過猶不及,一松一弛,尺度要掌握得剛剛好。她

    第一次面對這樣的問題有些無措,但她又想到自己的那一段早戀,她難得的沒有后悔。即使最后的那個人不是他,但她仍然感謝那個清爽如山間泉水的男生,他給了她第一次心動的體驗,繼而教會她何為喜歡。

    據說只有百分之一的人會和初戀走到最后,那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呢?他們也許后悔,也許懷念,也許像林質這樣,下一次能遇到更好的愛情。百度直接搜索: "天晴書院" 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www.tqshuyuan.com = 天晴書院)

免費看片APP    美女直播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福利大放送

chinesevideo国产在线_国产网红黑料吃瓜网站_亚洲一卡2卡3卡4卡5卡乱码_yellow字幕中文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