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an class=第1867章震驚  怪醫圣手葉皓軒??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最懂你的H漫畫平臺,魔女和宅男的最愛,點擊立即進入不一樣的二次元世界??!

    ..,

    閱讀!知秋,是知秋,他和華仁堂的人聯合,給我爸下毒,企圖奪走逆鱗。許若夢幾乎是泣不成聲的說:現在梁峰已經被他殺死了,幾位師兄也同樣下落不明,我爸也被他們帶走了……快,快去救他。

    知秋這個王八蛋,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玩意。葉皓軒重重的一拍桌子。

    葉皓軒,我為什么不能動了,為什么?許若夢這才發現自己的身體一動也不能動了,她有些驚慌失措的叫了起來。

    沒事,你中了毒,這只是毒性盡除后的一些不適應的癥狀罷了,不用擔心,會好起來的。葉皓軒連忙安慰道:休息幾天就好了。

    葉皓軒……許若夢緊緊的握著葉皓軒的手,她淚如雨下的說:答應我,救出父親,和幾位師兄。

    你放心吧,我一定會的。葉皓軒點點頭。

    許小姐,你好,我是林雨彤,是他的女朋友。林雨彤走上前,說到自己身份的時候,她明顯的遲疑了一下,但是隨即她釋然了。

    既然當初已經答應,不顧一切的去喜歡這個男人,那么不管他有多花心,他身邊有多少個女人,她都會包容。

    你……找到自己家人了嗎?許若夢吃驚的看著葉皓軒。

    找到了……她就是。葉皓軒笑了笑道:介紹一下,林雨彤,我女朋友。

    她真漂亮。許若夢的神色有些迷茫,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恭喜你……找到自己的家人……

    天知道,許若夢的這句話里,到底有多落寞……

    葉先生,需要幫忙嗎?葉皓軒走出門以后,李豪跟在葉皓軒的身后問。

    不需要。葉皓軒停住了腳步,他轉身道:你們也幫不上人,因為我師父是一位天境高手。

    天境……李豪吸了一口冷氣,盡管他不是江湖中人,但是他也知道天境高手這幾個字代表的是什么意思,真的如葉皓軒所說,許哲是一位天境高手。

    那有天境高手坐鎮的一診堂卻被人端了,那他們這群人即使是全殺上去也沒有什么意義。因為普通人與古武者之間的差別,不是用數量就能彌補的了的。

    是的,師父是一名天境高手,有他在,一診堂仍然落到了今天的地步,那只能說他的敵人比我師父更加厲害,你們去了,也只會白白送命罷了。葉皓軒淡淡的說。

    可是……我可以安排一些槍手之類的在外面,和你里應外合的。李豪仍想體現一下自己的價值。

    不用了,高手不屑用熱兵器,就算是槍,對他們也沒有什么大的用處。葉皓軒笑了笑,他的神色微微的變冷,隨即他大步走了出去。

    不管是誰,只要他傷了許哲,傷了一診堂的人,葉皓軒都會讓他付出代價,另外還有華仁堂,葉皓軒早主不看華新父子不是什么好東西,現在他們終于原型畢露了,但是他們敢打一診堂的主意,他就讓他們知道后悔兩個字是怎么寫的。

    華仁堂……

    今天的華仁堂,早早的就打烊了,因此還引來了一些老客戶的不滿,華仁堂在這里立足的時間并不久,但是他們已經引來了一大批忠誠的客戶,在這方面,看起來華貴還是有些經商天賦的。

    夜色中的華仁堂,顯得有些安靜,但是今天晚上,注定不是一個安靜的夜晚。

    父親,那女人還是沒有找到。華貴來了一間書房,華新坐在輪椅上,他在看著一本醫書。

    找不到,就不找了。華新把手中的書放到了一邊,他閉上了眼睛,顯得有些疲憊。

    可是……如果不找到她女兒,他是不會就范的。華貴道。

    他不就范沒關系。華新微微一笑道:只要他女兒還惦記著他的生死就好了,她會回來救他父親的。

    那樣的話,我們豈不是有些被動了?華貴猶豫了一下道。

    被動?華新笑了:一點也不背動,她不會報警的,這是江湖事,江湖事,江湖了,就算是她把整個鎂國的警察叫來了也沒有用。

    那我們現在該怎么辦?許哲的嘴很硬,我們從他身上,根本得不到有價值的消息,關于逆鱗,他只字未提。華貴道。

    呵呵,他倒是個嘴硬的家伙啊,沒關系,我會有辦法讓他開口的,現在帶我去看看他。華新冷笑了一聲。

    地下室一層,這里有一間十分黑暗的地牢,在地牢里面有各種奇形怪狀的刑具,這里的燈光有些昏暗,在這里,你可以看到各種各樣的刑具,這些刑具有些十分的古老,和古代時候拷問犯人時候的東西是一模一樣的。

    許哲雙手被綁在鐵鏈上,他被半吊在那里,而知秋在他的跟前走來走去,他顯得有些焦慮。

    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師父竟然會這么硬氣,不管他用出什么手段,許哲愣是一聲不吭,直到現在,他還是一點有價值的消息也沒有問出來。

    你到底說還是不說?知秋突然停住了腳步,他死死的盯著許哲喝道。

    許哲現在可以說是遍體鱗傷,只是他的目光依舊那么清冷,看著眼前神色猙獰的許哲,他突然笑了,他一邊笑,一邊搖頭。

    他在笑自己,因為眼前的這個人是他的徒弟,也是他一手調教出來的,曾經,他把甚至想把自己的衣缽都傳給這個人。

    但是現在,他卻反過來用鞭子狠狠的抽自己,他覺得自己以前真是瞎了眼了。

    你在笑什么?知秋大怒,他覺得許哲在嘲笑他,以前,他總是活在許哲的陰影下,現在他終于可以撕破臉,對許哲任意打罵了,但是許哲仍然沒有向他屈服。

    我在笑,我以前真的瞎了眼了。許哲定定的看著知秋,冷笑道:不管你在兇,對我打的在厲害,但是有一點你是改變不了的,那就是,你永遠是我的徒弟。

    那又怎么樣?知秋冷冷的說:你相信嗎,我會有無數種方法讓你就范的。

    我相信你很有手段。許哲笑了笑道:而我剛才也看到了你的手段,但你想得到逆鱗,我只能告訴你,妄想……

    你……知秋大怒,他拿起身邊一個燒的通紅的烙鐵,湊到了許哲的臉前,冷笑道:我一直在想,剛才我對你是不是有些太仁慈了?我一直沒有用上這玩意,我想你應該知道這玩意的痛苦吧。

    我當然知道。許哲淡淡的說:來吧,放到我身上試試,讓我感受一下,我徒弟到底是怎么用這些東西對待我的。

    你真的以為我不敢?知秋大怒,他感覺自己像是被許哲牽著鼻子走一樣,現在他是階下囚好不好?

    你敢,但我能承受得住,你可以用這東西對付我,但如果我哼一下,我反過來叫你師父。許哲笑了笑道:不信,可以試試。

    知秋不在廢話了,他直接把手中的烙鐵放到了許哲的胸口前,伴隨著一陣嗤啦的響聲,一陣白煙冒了起來,整個囚室里馬上傳來一股焦糊的味道。

    許哲身上被燒出一個恐怖的傷口,那種燙傷的程度,讓所有人都有些心驚膽戰,但是他咬緊牙關,硬是一聲也不哼,好像那塊烙鐵根本沒有放在他身上一樣。

    許哲只是用那幅帶著一絲笑意的目光看著自己的徒弟,他對燙在自己身上的烙鐵,似乎沒有一點感應一樣。

    知秋開始慌了,不知道為什么,看到自己師父這樣無悲無喜的眼神,他有些后怕,他不自由主的退了一步,手中的烙鐵驟然落到了地上。

    呵呵,我沒有想到,許先生是位硬漢啊。伴隨著華新的笑聲傳來,華貴推著輪椅走了過來。

    我不是硬漢,我只是覺得自己的徒弟用這個對自己,我感覺不到痛。許哲笑了:華先生,這么晚了,還不休息?

    不,我有些睡不著。華新搖搖頭道:我這雙腿治不好,我會一直失眠的,如果許先生真的有醫者之心的話,不妨把我們需要的東西交出來,治好了我的腿。

    它治不好你的腿。許哲搖搖頭道:你需要的東西,我也沒有,你所聽到的那些,只不過是一些傳聞罷了。

    我不相信它是傳聞。華新微微的搖搖頭道:不管是歷史也好,傳說也好,只要有些東西流傳在世上,那就一定有他存在的道理,所以我相信許先生身上,一定有我需要的東西。

    你不相信,我也沒有辦法。許哲微微一笑道:還有什么手段,盡管施來了,我能撐得住。

    許哲,你這條老狗,你真的以為我們沒有手段控制你了嗎?華貴冷笑了一聲道:告訴你,如果不是我父親掛念著我們之間是同行,我早就用一些特殊的手段對付你了。

    哦,是嗎?許哲笑了:你的意思是,我還要感謝你嗎?閱讀!

    ( =

    百度直接搜索: "天晴書院" 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www.tqshuyuan.com = 天晴書院)

免費看片APP    美女直播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福利大放送

chinesevideo国产在线_国产网红黑料吃瓜网站_亚洲一卡2卡3卡4卡5卡乱码_yellow字幕中文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