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an class=宮家小公主5  天降萌妻:宮爺攬入懷??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最懂你的H漫畫平臺,魔女和宅男的最愛,點擊立即進入不一樣的二次元世界??!

    .. ,天降萌妻:宮爺攬入懷

    上課鈴聲在空蕩蕩的校園響起,走廊里先是傳來一陣急促慌忙的腳步聲,持續了沒幾秒,徹底安靜了。

    像是按下了某種開關鍵,整個世界都寂靜無聲。

    宮憶錦一路小跑著,氣都喘不勻,終于在樓梯間的拐角處看見了喬衍的背影。

    他跟別人不一樣,聽見上課鈴聲也跟沒聽見似的,步伐不緊不慢,兩只手都插進褲兜里,閑庭信步。

    背影挺括如一棵松柏,后腦勺上有一撮頭發翹起來了,隨著走路一晃一晃。

    宮憶錦剛要開口喊住他,男生似乎有所察覺,步子微微頓了一頓,慢悠悠地轉過身。

    他眼皮耷拉著,似乎因為剛才見不到她有些不開心,卻在撞上她視線的這一刻,眼睛晶亮有神,泛著黑寶石似的光。

    大步走到她面前,喬衍垂下眼,手腳都無處可擺,虛虛地握著拳,手心里出了汗,心臟急促跳了好幾下:“你怎么來了,上課了都?!?br/>
    樓道里除了他們兩人,再沒有別的人,安安靜靜。

    她的校服規規矩矩穿在身上,外套的拉鏈拉到鎖骨下面一點的位置,里面的白t恤扣子一粒??酆?,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頸。

    小姑娘跑得急了,紅潤潤的像是染了唇膏的唇瓣微微張闔,呼呼地喘氣,臉蛋紅彤彤的,本來就凌亂的發絲更亂了,有幾縷散下來,軟趴趴搭在臉側。

    “你來找我怎么不叫我???”

    她喘了口氣,仰起頭來看他,卷翹的睫毛長長的覆在眼瞼上,聲音軟軟的像含了一顆糖。

    喬衍的心都融化了。

    她仍然執著地看他,等他回答。

    喬衍心更軟了,抬手撫著額角低低地笑出了聲,俯下身來,順從本心展臂抱住了她,灼熱的薄息撩過她白嫩嫩的耳廓:“嗯,就不想打擾你?!?br/>
    他的衣襟敞開,兩人之間就隔著一層薄薄的棉質t恤衫。

    淡淡的洗衣液的味道縈繞在宮憶錦鼻尖,好像是酸甜的檸檬香氣。

    很是清新好聞。

    宮憶錦耳朵紅了,輕推開他。

    他們還在學校里呢,被人看見可怎么辦?

    喬衍歪著頭看她臉紅的樣子,無聲笑了:“想你了?!闭Z氣帶著委屈:“文科班和理科班隔好遠?!?br/>
    宮憶錦沒說話,有點想笑。

    喬衍清楚現在是上課時間,不是說話的時候,目光依依不舍黏在她臉上,低聲說:“回去吧,上課了?!?br/>
    他傾身向前再次抱了她一下,很快松開了,兩只手搭在她肩上,將人調轉了一個方向,推著她往前了兩步。

    宮憶錦忽然繞到他身后,抬起手拍了拍他的后腦勺,將那一撮翹起來的發絲拍下去。

    “你也回去上課?!?br/>
    她回過頭看了他一眼,擺擺手,笑顏如花,飛快地往教室跑,像只一蹦一跳的小兔子。

    喬衍嘴邊的弧度一點一點上揚。

    目送她消失在教室后門,他才散散漫漫地轉身離開,手抬起來,撫了撫后腦勺那一處被她觸碰的地方。

    ——

    毫無疑問,宮憶錦回到座位就面臨了同桌審視的眼神,像x光,在她全身上下來來回回掃射。

    宋倩茜兩只眼睛里都寫著“從實招來”四個大字。

    宮憶錦假裝沒看到,收起桌面的卷子,拿出這節課要用的政治書。

    宋倩茜不死心,伸出一根手指在她胳膊肘上捅了捅:“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老實交代清楚,你和校霸到底怎么關系?”

    昨晚宮憶錦從外面回到寢室就有些不對頭了。

    一個人不知傻笑什么,刷個牙都能因為走神吞下了一口牙膏泡沫。

    宮憶錦眉毛微皺。

    以前一聽到人家提起“校霸”兩個字,她腦海中就不由自主浮現一個不修邊幅的地痞流氓樣子,怎么現在聽到就感覺不一樣了。

    喬衍那張臉出現在腦中,他垂著眼看她時神情專注認真,溫溫柔柔的,跟三月的春風似的,哪里有半點校霸的樣子。

    “你知道嗎?我剛才從后門進來時,就看見校霸倚在門框往里看?!彼钨卉甾D過頭看著后門,指了一下喬衍站過的位置,嘖了一聲:“你是沒看到他的眼神,能滴出水?!?br/>
    宮憶錦:“……”

    她覺得太夸張了。

    宋倩茜舉手發誓:“你別不信?!彼斐鰞筛种?,指著自己的雙眼:“我這雙眼睛看得清清楚楚?!?br/>
    宮憶錦提醒她:“老師來了?!?br/>
    宋倩茜抬起頭來,果然看見了站在前門的政治老師,腋下夾著一本書,背部佝僂低著頭進來了。她趕緊噤聲。

    腦內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燒,她實在忍不住,瞥了一眼講臺上的老師。

    年過半百頭發稀少得像是要出家的政治老師的嚴厲指數排名第一,宋倩茜有點怕他,不敢找同桌說話,寫了一張小紙條給她。

    “你是不是在跟大佬談戀愛?”

    雖然她私心里覺得不太可能。

    她平時上課吃飯睡覺都和小錦在一起,除了一些特殊時間,也沒見她跟大佬有接觸,怎么大佬就突然跑來給她送糖,她還不顧上課時間追了出去,差點遲到。

    要說他們之間沒點什么,八卦小能手宋倩茜同學是絕對不相信的。

    宮憶錦手里捏著她遞過來的紙條,咬了一下下唇。

    還有兩個月就高考,正式的課程早就結束了,剩下的都是復習時間,每天跟機器似的,不是寫題就是講題。

    今天這一節課,剛好是寫題。

    老師交代了一聲,就坐在靠門邊的椅子上,垂著頭看書,沒管教室里的一幫學霸們。

    宮憶錦想了想,也沒想瞞著別人。

    她在紙條下邊寫了一個字:是。

    紙條被她捏成一個小團,偷偷地推到宋倩茜那邊,耳根后邊微微有點紅,第一次經歷這種事情,她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宋倩茜寫下一個選擇題,迫不及待地抓起桌上的紙團,腦袋縮在書堆后邊,瞄了一眼老師,然后才小心翼翼展開。

    爾后,她驚悚無比地扭頭看向同桌。

    上下嘴唇顫啊顫的,無聲地擺出口型:臥槽!

    她昨天還在想,將來到底哪個優秀的男生能抓住小公主的心,沒想到,這個男生出現得這么快!

    居然就是喬衍!

    對上她吃驚的眼神,宮憶錦更不好意思了,低垂著頭,腦袋快要埋進臂彎里。

    ——

    下了晚自習,風雨不改雷打不動的雙人組被拆散了,因為宮憶錦要去找喬衍。

    宋倩茜背起小書包,喃了句小沒良心的,憤憤地扭頭走了。

    宮憶錦撿起桌上的幾本書裝進書包里。

    教室里還有幾個同學在打掃衛生,她打了招呼,從后門出去,沒看見喬衍,往對面理科樓走去。

    誰知在樓梯道里遇見了哥哥宮樾,宮憶錦嚇了一個哆嗦。

    “過來找我?”宮樾笑了一下,走到她面前,在她腦袋上揉了揉。

    宮憶錦笑不出來了,“啊”了一聲。

    談戀愛的事告訴宋倩茜沒什么,她又不會告訴別人,但是要是跟哥哥坦白,她還是有點怕怕的,雖然哥哥對她百依百順。

    她總覺得他知道了會生氣。

    宮樾手搭在她肩膀上,笑瞇瞇地,完全沒有平日里的淡漠樣子:“走吧?!?br/>
    宮憶錦耷下肩膀,亦步亦趨跟在她身后,扭頭看了一眼就在不遠處的十三班教室門,里面還亮著燈,不時傳出打鬧的聲音。

    宮樾看出她的心不在焉:“還有別的事?!?br/>
    “沒沒沒有?!睂m憶錦搖頭,馬尾辮一甩一甩,心虛的不敢看他的臉。

    兄妹倆一起長大,她從小到大就沒什么事能瞞得過這位遺傳了老爸全部特點的二哥。宮樾黑眸微瞇,一邊下樓一邊側頭看身邊的人。

    最終他什么都沒問,一路送妹妹到女生寢室樓下。

    等宮樾走遠了,宮憶錦連忙拿出手機給喬衍打電話,還不等她開口,喬衍的聲音就急急忙忙傳來:“你先走了?”

    宮憶錦單手捂住眼睛,覺得很對不起他:“我本來要去找你,結果被哥哥撞見了,就……”

    好像不用往下解釋了,喬衍立刻明白,一點都沒生氣,還低低的笑出聲。

    爽朗的笑聲伴隨著輕輕的晚風,順著電流鉆進耳朵里,宮憶錦彎了彎眼,跟著笑了。

    她走下臺階,站在路燈下等人:“那你現在在哪兒?”

    “回頭?!?br/>
    電話那邊的人的聲音好像近在咫尺。

    宮憶錦愣了一下,放下手機,轉過身來。

    喬衍就站在不遠處,校服外套敞開,懶懶散散地抬著眼看她,嘴角勾著笑,在她看過來的時候,舉起手機招了招手。

    少年烏黑的發絲在昏黃的燈光下泛著一層淺棕色,眼睛格外的亮。

    他就站在原地,張開雙臂,等著她過來。

    宮憶錦裝了手機,手指捏住兩邊的書包帶,小跑著蹦到他面前,被他抱了個滿懷。

    空氣里有淡淡的草木香,他低頭,鼻息間都是小姑娘身上的甜香味。

    清風拂過,她的發絲軟軟地掃過他的下巴尖,癢癢的,卻不想伸手去拂開。

    “你都看見我了,還問我是不是先走了?!睂m憶錦頭埋在他懷里,聲音有點悶,說出來的話帶了撒嬌的意思:“你有點壞?!?br/>
    喬衍嗯了一聲,笑出聲來:“嗯,我是挺壞的?!?br/>
    宮憶錦:“……”

    兩人手牽手沿著林蔭道走。

    四月份的溫度不冷不熱,最是舒適,兩人穿著同樣的校服,踩著同樣節奏的步伐散步。

    喬衍心里開心得仿佛有個小人在跳舞,面上卻拼命忍著,想要在女朋友面前維持正經的形象。

    拐過一條小道,越發僻靜了,偶有小蟲子的叫聲響起。

    兩人握在一起的手微微出了汗,滑溜溜的,喬衍緊了緊手,不舍得松開。

    他這一晚上其實都輕飄飄的,沒什么真實感,比昨晚確定關系后還反常。

    喬衍沒談過戀愛,以前在四中上學,手底下一幫小混混,他們都談了女朋友,各種騷操作他也都見過,有些畫面甚至沒眼看。

    但是那些東西,他統統用不到宮憶錦身上。

    感覺她就是一朵軟嫩嫩的花骨朵,寒風冷霜啊什么的都不能承受,需要他小心呵護疼寵。

    眼下的氣氛正好靜謐,他腦中不受控制想到某些廢料。

    想吻她。

    喬衍在胡思亂想,沒注意到路,直到宮憶錦停下來,扭頭看著他,黑白分明的眼珠映著路燈的光,柔柔的蕩開漣漪。

    喬衍別開眼,不敢與她對視。

    喉頭有些發癢,聲音低低的沙?。骸澳憧粗易鍪裁??”

    這句話一問出來,他媽的就后悔了。

    他可能真跟張謙說的一樣,有病。這種娘們兒唧唧的話,根本不像是從校霸的嘴里說出來的。

    宮憶錦還是仰著頭看他,聲音細細軟軟,心里想著什么直接說了:“我覺得,你長得好好看?!?br/>
    睫毛長長的,眼形狹長,帶著一點不易讓人靠近的銳利,鼻子又高又挺,嘴唇的顏色有點深,偏梅色。

    喬衍身子一僵。

    喉嚨微不可察地輕滾了一下,細小的吞咽聲淹沒在風聲里。

    四周無人,太他媽適合干壞事了。

    =

    百度直接搜索: "天晴書院" 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www.tqshuyuan.com = 天晴書院)

免費看片APP    美女直播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福利大放送

chinesevideo国产在线_国产网红黑料吃瓜网站_亚洲一卡2卡3卡4卡5卡乱码_yellow字幕中文手机